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重生之名门嫡女 » 所谓偿命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所谓偿命

作者:斯妖斯妖
  东方白心里一咯噔,沈瞳是在这里等着他吗?所以她算定了他作为一个孝子,东方白不会杀她!

  “你父亲,你弟弟,整个沈家你都不要了吗?!”东方白怒问,“你可别忘了现在沈家还是掌握在我的手里!”

  沈瞳冷了脸,沈家她是不敢轻举妄动,沈贤要是出了什么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心安,好不容易多活一世,她唯一想做的不过是护着弟弟平安长大,然后守住沈家和矿脉,在她的有生之年,大兴屹立不倒二而已。

  只是这样的愿望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太沉重了,沈瞳突然感觉到一股子无力感,凤青莲曾经是怎么过来的呢,她放弃了爱情,换来了家族,而现在她,要放弃家人才能换来家族吗?

  “你是个聪明人,无论到时候谁坐上了皇位,谁都不会轻易动你,甚至是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但是你偏偏要选择他们而放弃我吗?要知道本王的母后是你嫡亲的姨奶奶,而我算得上是你兄长,是离沈家最近的人!”

  沈瞳无力的笑笑:“口口声声是我兄长,却为何要这么对待沈家人?既然也是我嫡亲的姨奶奶,为何想要置我于死地?”

  “就算是这样,外面都是我的人,那一万人攻进来也要点时候,这时候本王若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你们又奈我何?”

  沈瞳摸向了怀里的响箭,姑苏辞哪里不明白,一步跨至沈瞳旁边,沈瞳手拿着响箭,打量着响箭上雕刻的花纹,花纹简单,纹着一只独角兽,独角兽是云昭皇室的图腾,就好比龙是大兴的图腾一样,云昭规矩比大兴还要森严,能雕刻独角兽图鞥的东西都绝不简单。

  “多长时间?”

  “一刻钟。”姑苏辞自然而然的接了下来,“他们到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我能撑。”

  沈瞳知道知道这个我能撑大概是什么意思,现在的人手不够,逐星只会些拳脚功夫,自保尚且是能够的,只是沈瞳根本不懂什么防身功夫,既然姑苏辞说了能撑,她也就放手一搏了。

  响箭出手,是无声的。

  沈瞳微微一愣,姑苏辞的手就揽着她的腰际,移形换步,四人同时退到了窗子前,三儿从腰上抽出一把软箭,他是会功夫的,

  风雨雷电是姑苏辞送给沈瞳的,个个都有残疾,不是听不到声音就是哑巴,姑苏辞解释道:“都是耳聋的,这个东西是蛊虫,能唤醒种在他们身体里的蛊虫。”

  蛊虫?沈瞳知道云昭人人都擅长养蛊虫,尤其是云昭皇室,更是把蛊虫当做控制下人的一种工具,不同的蛊虫有不同的效果,而蛊虫是分为两种,一种是种植,一种是外用,她忽略了就算是姑苏辞远离云昭十年之久,但是从就学习养蛊的大皇子,怎么会不懂这些?

  姑苏辞敢笃定他能撑一刻钟的时间,并非逞强之言,在大兴的这十年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一个暗无天日日子里,他每日研究关于蛊虫的点点滴滴,身边没有人对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蛊虫能到哪个地步,只是最近这两年,他学会了从云昭带过来的所有书上的蛊虫种植方法。

  “倒是一对亡命鸳鸯!”东方白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手一挥,身后士兵带着闭门兵器就要砍杀上前,“那就让你们做一对死鸳鸯吧!”

  数十个士兵喊杀上前,却被眼前的场景深深吓退了。

  东方白不明白,“还不快上!”

  士兵们脸上露出极度恐惧的表情,慢慢的后退,更有甚者颤抖着手,手上的兵器都掉了个干净,包着脑袋大叫然后转头就跑,直到所有士兵都差不多退到了东方白的位置,东方白这才看到这一副让他头皮发麻的场景,十几条,不!是整整几百条毒蛇交缠着,从窗棂,从墙角,从墙缝中源源不断的爬出来,那翻腾的,纠缠的毒蛇让见多了大场面和血腥场面的东方白都生生后退了一大步,而那几百条毒蛇开始慢慢向他们靠近。士兵们无不抖得跟筛子似得,连手上的兵器都拿不住了。

  而姑苏辞站在蛇群之中就好似万蛇之王,三儿对这个场景没有丝毫的恐惧,对于云昭人来说,蛇虫鼠蚁都是最平常接触的东西。

  就是逐星悄悄退了一步,脸上不由自主的漏出一丝恐惧来。

  三儿站在了她身前道:“不用怕,蛇不会咬咱们。”

  蛇是不会咬他们,但是就不代表不会攻击东方白,东方白慢慢的退出了屋子,也有胆大的士兵拿着手中宝剑砍爬到院子里的蛇,只是数量太多,有些士兵大呼叫的,顿时造成了大波的混乱,沈瞳冷眼看着,姑苏辞生怕她怕了,双手一直环抱着她,蛇群似乎是极为畏惧姑苏辞,周围三米之内,蛇群几乎是默契的,全不敢靠近。

  “放心。”沈瞳淡淡的道,“这些东西我还是不怕的。”

  姑苏辞点点头,放在沈瞳腰上的手却没有放下来。

  蛇群制造的混乱不过只是一时半刻,久经沙场的东方白不过片刻便镇定了下来,当即砍杀几个极为畏惧的士兵,大声道:“谁要是再后退一步,犹如此人!”

  血的教训在面前,士兵们对死的惧怕顿时战胜了恐惧,有人哆哆嗦嗦的也上前砍杀蛇,毒蛇虽是机敏,但又哪里抵得上几十数百人的集体绞杀,脚下蛇的残尸越来越多,东方白距离姑苏辞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近,而此时,一刻钟终于过去了。

  就在还差不过几米的距离时,姑苏辞甚至拿了墙上的重弓,手上弓箭蓄势待发,援军到了。

  沈瞳这才看清楚那群跟风雨雷电一样的队伍,一支如同影子一样的杀手,不过数十人,赶到的时候却生生扭转了局势。

  东方白被逼得节节败退,而十三皇子东方琦攻进皇宫了,喊杀声不绝如缕,待一切都平静下来,沈瞳才松了一口气。

  她算漏了姑苏辞的实力,皇后给她的药一半是解药一半是毒药,而这种介于解药和毒药之间的秘药弄来不容易,而解开却更不容易。

  她是有解药没错,而这个解药就是她,她喝下那杯茶水,就是把解药种在了自己的身上,只能保证自己不死的前提下,太后才能得到药引子得以解毒,沈瞳从来就没想过要活着,这一回她连自己都赌上了。

  东方白被控制,宫中形势依旧严峻,皇后带着宫人迎接东方琦,东方琦却没有登基为帝的意思,他做的种种大部分是为了保住这大好河山,而私下而言,他性子未定,一向以东方曜马首是瞻,他带着兵虽然是勤王的名义,但是难保那些亲王大臣们会心有猜测,皇后想不到最后的风向却莫名其妙的吹向了东方曜,东方曜在危急关头救了皇帝,自然是名声所系,剩下三个与这场造反看似毫无关系的皇子,一个三皇子被抖出来早与东方白有牵连,那一枚印章老早就被搜了出来,至于六皇子东方弈,虽说平日里也算是贤名远扬,但是现在也只能与东方曜分庭抗礼。

  东方志迟迟未醒,沈瞳的身份却越发的微妙起来,各派想要拉拢,却又惧怕她的实力,这回就成了烫手的山芋,而她住在姑苏辞院子里却变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和谐感”。

  沈家解除危机这也多亏了姑苏辞,姑苏辞说他提前安排了风雨雷电四人前去沈家,虽说是以前的旧主子,但种在他们体内的蛊虫却也没解,这个安排却救了沈家一家人,沈瞳听见回答,这才放下了心来。

  直到第三天,东方曜把沈瞳请到自己的大殿中,沈瞳这才见到了前一世帝皇的真正威严所在。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卿博城步步金莲之奢靡。如此穷工极丽,沈瞳倒还是第一次见呢。接着沈瞳推开珊瑚长窗,窗外自有一座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夏初,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故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华清宫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风雅涧’。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

  前后出廊硬山式,殿顶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正脊饰五彩琉璃龙纹及火焰珠。面阔五间进深三间。殿内“彻上明造”绘以彩饰。内陈宝座、屏风;两侧有熏炉、香亭、烛台一堂。殿前月台两角,东立日晷,西设嘉量。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栏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城上风光莺语乱,城下烟波春拍岸。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

  情怀渐变成衰晚,鸾镜朱颜惊暗换。昔年多病厌芳樽,今日芳樽唯恐浅。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沈瞳转过头来,是东方曜无疑。

  东方曜瞧着眼前的女子,突然想起了凡师傅说的一句话,浩渺宇宙间,任何一个生灵的降生都是偶然的,离去却是必然的;一个生灵与另一个生灵的相遇总是千载一瞬,分别却是万劫不复。说到底,人与人的相遇,是人生的基本境遇。爱情,一对男女原本素不相识,忽然生死相依,成了一家人,这是相遇。爱不是对象,爱是关系,是你在所爱之人的身上付出的时间和心血。

  当时他听着,只觉得了凡这人不过是在卖弄罢了,只是到了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什么是爱呢?每一次倾心,最初总是不经意的邂逅。电光石火,摩擦心痛。眼神交汇,深深浅浅,刹那心动,成永劫。蒲公英恋上树的落寞,树恋上浮云的自在,也许初相遇,已是场注定了的安排。而幸福,不是长生不老,不是大鱼大肉,不是权倾朝野。幸福是每一个微的生活愿望达成。当你想吃的时候有得吃,想被爱的时候有人来爱你。

  东方曜他觉得自己已经错过了,错过了地久天长,错过了山盟海誓,剩下的,只有这一腔的遗憾吧。

  “你想要什么?”东方曜问。

  “东方婷。”沈瞳淡淡的道,她忘不了流月惨死的模样,忘不了自己内心燃烧的仇恨,所以她要东方婷血债血偿!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