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梦绕大唐 » 第五十五章龙的心思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五十五章龙的心思

作者:大东南
  身边那个不起眼的亲兵又消失了,算着时辰差不多也该到长安了,陛下的千骑司还是有些稚嫩,再摔打几年应该就堪大用了。

  先帝的百骑司都是万里挑一的人物,现在的千骑司,人多了,本事到底就要差些。还是太心急了啊,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千骑司,陛下的日子不好过啊。长孙无忌这个老匹夫现在权势滔天,三省六部都被他抓的死死的,一丝缝隙都没有,当真是好手段。托孤重臣,多好听的名字啊,就是不知道陛下心里是不是感觉到了危险,估计夜里也会辗转反侧吧。

  权力的争夺从来就是残酷的,陛下初登大宝,前朝老臣的辅佐不可避免,但也埋下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即使长孙无忌是陛下的舅舅也逃不脱。现在长孙无忌大权独揽,陛下心里不可能波澜不惊平淡如水。通往权力的道路上没有亲情可言,只有你死而我活了下来。

  现在就有了这样的征兆,陛下开始对武将下手,一半是出自心里的忧虑,另一半恐怕也有来自长孙无忌的无形压力吧。

  对于李治,梁建芳始终觉得他并不是别说所说的那样优柔寡断,仁孝敦厚有之,但无君王之气度。先帝何等睿智之人,阅人无数,偌大的李唐江山又岂会交到一个庸者手里。

  此次征讨突厥,虽说统兵大将为长孙无忌草拟,陛下只不过点头表示赞同,但他还是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更多的让他感觉到长孙无忌的举荐不过刚好顺了陛下的心意而已。

  大唐疆域辽阔,虽虎狼环伺,然先帝威严犹在,十二卫兵强马壮,偶有战事,大军推将过去犹如摧枯拉朽般将犯唐之敌尽数诛杀。是以四海升平,稳如磐石。此刻撤换贞观老将,虽有隐忧,但火候也掌握的不差,除了长孙无忌,陛下对朝堂动静的了解,觉不是外人看起来的那般平庸。

  再过上两年就会好些,武将被压下去了,最高兴的还是长孙无忌吧,这个老狐狸打的一手好算盘。就是不知道在最后时刻,他是否还会笑的出来。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只怕等他回过味来的时候陛下已经游龙在天了吧。无情最是帝王家,长孙无忌何等聪明之人,却被眼前的繁花似锦蒙蔽了双眼,先帝对亲兄弟都不手软,当今陛下又怎会在乎一个舅舅?

  龙就是龙,即使暂时被束缚住了利爪,也依然是龙。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一旦腹下利爪伸展,恐怕就是一场腥风血雨。也罢,自己为大唐征战四方,杀人无数,身上伤口一十三处,对得起先帝的恩遇了,垂暮之人,何不效仿李绩,关起门来,颐养天年,管他日月轮回,天地变换。世事评说,以待后人吧。

  骆弘义返回了庭州,依然做他的庭州刺史,陛下的旨意一到,就迫不及待的驾马狂奔,一刻不想停留。和军中相比,庭州简直就是神仙住的地方,骆弘义再也不觉得自己待在庭州委屈了。

  人最怕的是比较,以前和中原之地的刺史比骆弘义就觉得自己这个刺史简直和流放无疑,吃穿用度皆不能与之比。在大军之中待了几个月,终于发现庭州城也挺好的,虽然吃食差了点,风沙大了点,美女少了点,油水薄了点,但进出有骏马,吃喝有奴仆,异域风情的胡姬换了一茬又一茬,也算逍遥自在。比在军中爬雪卧冰强了无数倍。

  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掺合朝中之事,这次还不知道长孙无忌会如何安排他,虽然最终让大军攻打牢山的不是他,但结果毕竟达到了,他交代给自己的事情也算有了一个不错的结果。

  晚上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眼前那把匕首的影子终于不再出现,身子都觉得轻了不少。

  人逢喜事精神爽,胯下骏马飞奔,庭州城就在眼前,骆弘义归心似箭:“庭州城一别数月,想来尔等已久念家人,特许三日假期,并铜钱两贯。”

  身后亲兵欢呼雀跃,入得城门在得到骆弘义的首肯后就一哄而散,回家的力量是强大的,纵千里之地亦不能阻隔。后世的春节向来是回家的时节,人群犹如迁徙的候鸟一般从南方向北方,从北方向南方,亦或自东而西,自西儿东,只为除夕桌上那满满的亲情。

  到底是刺史,家中老妻尚在倚门守望,小妾仰天垂泪,骆弘义却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已经派人打探过,庭州城中又来一批胡姬,还有大秦女子,容貌惊艳,让人乐不思蜀,作为庭州的父母官,他有必要去巡查一下,看看是否有险恶用心者混入了庭州。特别是那些胡姬,妖艳无比,最能勾动男人心魄,一定要好好查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是春心萌动的男女才会做的事,骆弘义已经领略过无数女子的滋味,自然没有了此等雅兴。人一出现在青楼门口,就被青楼的老妈子认了出来,谄媚的脸都笑没了,弓着身引领着进最好的厢房。十多个仙女鱼贯而入,人面桃花,灿若彩蝶。

  早就知道骆弘义的口味,全都是最漂亮的胡姬,还有两个来自大秦,金发碧眼,皮肤似雪,引的骆弘义眼眶误解。挑选两个就把其余人赶出房间,满室春光不可言喻。

  只是在屋顶之上,一双鹰眼冷冷的旁观,片刻以后消失不见。

  整整一月有余,大军行进井然有序,伤兵大部分已经痊愈,躺在牛车之上的都是重伤,虽然大部分人不是没了一条腿就是少了一条胳膊,但比起那些死在草原的同袍,他们已经幸运了太多。

  大狗此时就是苏小义最忠实的奴仆,只要有人靠近一点,大狗都会嚷嚷着说参军近日身有不适,不能被打扰。

  军中的兵卒已经来了多次,说是伤没好利索,让给瞧瞧。明明已经痊愈,红光满面的能打死一头牛,硬说自己伤口隐隐作痛,讨点烈酒回去洗洗伤口。

  告诉过多少次,那是酒精,不是烈酒,拿回去就没一个是清洗伤口用的,都进了肚子里去。再这么下去自己的酒精就要见底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