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叙临风 » 第九章:转变的开始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九章:转变的开始

作者:丁夜
  丁夜逃出来一如既往的来到的集合地点,望了四周不见叹清风却见到了睡着了的路大牛。于是上前狠狠的拽了路大牛的鼻子,叫醒他道“老头呢?”

  “嗯,老大,他走了,让我把这个给你,说你看了就知道了。”路大牛说完把一个袋子递给了丁夜,丁夜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袋子,伸手摸了进去,便打开一块布上面写道“徒儿,你长大了。该去历练历练了,总不能让老头们保护你一辈子呀,我们看情况而定,2到5年内不会找你,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的活着,用所有的力气让自己活下去,师傅们对你为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去跟吴桐找到张苍义…”

  丁夜把信看完,内心无比失落。

  信上交代的很清楚,第一让他去四大宫阙,袋子里面有入门令牌,四个令牌随便进去一个,其他的丢掉。第二,学成归来后,去律剑音找传他功法之人。第三,找到吴桐,陪同吴桐去找张苍义。

  ‘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去?’丁夜看着书信皱眉想到,但是别人让他不要做的事情,他就会偏偏做,尤其是三位疯老头的。丁夜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大牛回到了余香村。

  村里格外的寂静,周围的鸡狗不时传来叫的叫声,把周围衬托的无比寂静。

  “老大,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俺爹是不是下地干活了。”路大牛看着丁夜,见丁夜不理他也只好默默的跟上。

  ‘好大的血腥味?在村中间?那里不是坟地吗?怎么回事。’丁夜皱眉看了看周围,默默的带着路大牛向坟墓碑林走去。

  丁夜看了看天,似乎别无异常,但是每当对着一个方向的时候,血腥味儿就格外的重。

  “吃下这个,这样别人就发现不了我们。”丁夜递给路大牛的药丸,那是他专门装死用的,屡试不爽,但药丸也几乎用光了。

  “你们只要乖乖的,交出张家登位,我们扰你不死。”一群人再次出现,丁夜躲在远处听的清楚,也看的清楚。不止是南村的人,可以说全村的人全到了。

  “老大,村里人都在那里呢!”路大牛刚要上前,就被丁夜拉住,然后捂住了嘴。拉着路大牛换了地方。

  ‘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这里就会有如此的血腥味儿,但是大牛好像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丁夜皱眉的看了路大牛一眼,随后再次完前方看去。

  “我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张家 的人怎么会来我们这个破地方,还请仙人明鉴。”**路漫天(路大牛的父亲)站在众人前面说道。

  “哼!张家禁术到现在都有残余的灵力,再不说别怪我不客气,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地底下到底有什么。”一男人说道。

  ‘他们到底是不是四大门派的…是我害了他们。’丁夜想到这里惭愧的低头,却也愤恨,但同时又被那人说的话吸引了。‘地下有什么?这里好像外来人都不得入内,被人不是尊称为圣地的嘛?’此时的丁夜即惭愧又好奇。

  律剑音的一位美女已经摆好了琴,轻轻一拨,瞬间三人被音波撕碎。

  “你们欺人太甚。”路漫天刚说完,又听到琴弦波动的声音,他身后的三个孩子,瞬间人头落地。

  丁夜和路大牛傻傻的看着,他们长这么大,何曾见过这个场面,孩子落地的瞬间,眼睛都没来得及合上,脸上的泪痕像是一把无情的刻刀,深深的刻在两个娃儿的心里。再看看路漫天的身边,断头的断头,斩腰的斩腰,但是他依旧笔直战力,似无惧生死的战士,来到了生命的终点。

  ‘畜生!’“我,我就是张家登位!”丁夜用银针把路大牛扎昏,然后跑过去,大声叫道。

  男人看了看丁夜,随手一摊,丁夜直接被拉在空中,然后被重重的率在路漫天的面前。男人怒视丁夜道:“就你这种蝼蚁,也敢冒充张家登位。”男人说完狠狠的握拳,周围依旧毫无变化,但丁夜瞬间感觉被压缩了一般,大口吐血,微微颤颤的站起来,怒视这里所有的人。

  “这小子?有点能耐!”男人说完知趣的退了一步。

  “四大门派,服饰华丽却又不同,蜀山苗族,你们妄为…”丁夜还没说完,律剑音的女徒又拨动琴弦,一把气剑直接劈向了丁夜,速度太快,避无可避。让人意外的是,应该被辟为两半的丁夜,依旧站在那里,而他身后一条直线的人全被辟为两半。

  丁夜呆呆的回头,身后无论男女老少,死的不明不白。周围再次爆发哭喊哀怨。却又被路漫天制止。

  “此人不可测。”苗族身后的使者对众人说道。

  “你退下。”路漫天说完,口念咒语,然后他身后的死人的鲜血全都汇聚到了他的双耳。他上前道:“我与你一站!只求放过。”

  路漫天说完,随手一摊,手上即刻出现了一把血枪。路漫天怒视眼前人,眼神悲凉,望了望天,也看不见神明到底在何方。

  “有意思!”我来会会他,持生寺的僧者说完,上前就是一掌,顿时卍字大起,冲在了血枪之上。此时的路漫天满脸都是汗水,显然他很吃力,而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这村子里的人,每个人的食指似把利刀,把身前的人活活杀死,只留下一群妇孺。如此路漫天战力大增,随后一声大喝,四大门派站在最前面的人活活被脚底长出来的血枪刺穿挑起。

  丁夜知道,如今他们就是强弩之末,因为路漫天确实没有任何修为,他呆呆的看着身后,又看了看路漫天,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的内心在惊叹这种邪魔外道的功法,但是,他们却在保护妇孺?,丁夜惊讶忘记了流泪,内心有一种枷锁似被打开,那种道德的约束与正义的约束,此刻似乎早已困不住他万般疑惑。

  “让我们试试!”一易门的一位长老徐徐走来,略带笑意的看着路漫天。说完瞬间20多位一易门弟子,摆出剑阵,开始跟路漫天对打。

  对面气剑纵横,路漫天依旧是一人一枪,不断的阻挡。

  “噗!”路漫天的胸口直接被刺穿,但他的鲜血却慢慢的流向他手里的长枪。血枪如龙,以不变应万变,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路漫天受伤越重,战力就越强。

  周围压力越来越大,丁夜几乎战都站不稳,他看到一坐山压了下来,那座山越来越近,慢慢变大,随后铺天盖地,变为天狗食日一般,慢慢的吞没了光亮。

  路漫天‘吱吱唔唔’念起咒语,随后血风大作,周围的空气不时发出赫赫声响,狂风似万里而来,在他们身边汇聚,瞬时对面地动山摇,众人随风而起,血风呼啸,仅仅片刻,对方便被血风撕裂不止百人。

  对面拿出一道符文,金光灿灿,发出万丈光芒,它直升天机越来越大,栩栩生辉,活脱脱的把血风退了颜色。活下来的人慢慢回到了地上,身上的伤口,甚至是表皮都在慢慢的恢复。

  丁夜呆呆的看着,脸色惨白,他颤巍巍的凝视这神圣的符文,又被卍字金光再次吸引。

  “皈依百纳”一妖僧大声一喝。

  却见对方卍字金光汇聚一尊俯视众生的巨佛,配合那只巨符,似乎巨佛的手上握着一道天符。

  “唵嘛呢叭咪吽”妖僧念起佛家真言,如万人咏唱一般震慑这里所有人。

  “哐当!”一声巨像,巨佛双手合十,随后巨手一摊一卧,握住这遮天蔽日的巨山就如握住石块一样,往路漫天的血风里一砸。

  “后退!”一易门长老刚说完,却见路满天把纵身一跃,虽一丈有余,却枪指地面,瞬间一易门出战的一半弟子,全被脚下长出的血枪挑起。

  路漫天再次持枪而立,一手结印不断比划。

  “轰隆!”巨佛,大山,红风皆消失不见。丁夜回头一看,四处一片皆被夷为平地,随后周围树木再次快速生长恢复原来的样貌。

  苗族弟子看了看四周哈哈大笑道:“不愧是四象结界,如此大的动荡,却不损分毫。”

  “好!”丁夜大叫好的同时,也在看路漫天,他现在大喘粗气,持枪站在那里,怒视前方。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