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明月归人来 » 第六章 偷香窃玉 路见不平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六章 偷香窃玉 路见不平

作者:婆婆纱
  华国有着浓厚的玉石文化,认为玉代表吉祥,更是寓意君子,所谓谦谦君子,质洁如玉,所以从皇室到民间,只要家境稍好,皆有带玉之习惯。

  只不过因家世原因,这玉的品质也有高低好坏之分而已,迦陵深知这行走街上的往来客商以及本地的大户人家,身带玉佩皆不凡。

  于是经常趁夜色难辨分明之际,干些一些“偷香窃玉”之事。

  这日,夜色将至,这街道人员熙熙攘攘,前些时日的元宵灯会所留下的花灯依然燃放,故街道灯火透明,迦陵早已做好装扮,易了容,佯装一乞丐儿,行走在街上。

  看见一些浮夸子弟,便上前擦身而过,很快,迦陵便偷得了几块不错的玉佩玉环,想来今日收获不错,便想去那江城有名的“德味轩”打打牙签。

  于是便来到一处藏衣物之处,换上出府的服装,向那酒楼走去。

  刚至酒楼,便听小二热情招呼道,客官里面请。随后将迦陵带到靠窗一处坐下。

  “店家可有什么推荐的好菜好酒?”迦陵心情不错看了看店小二。

  小二一看眼前这公子衣着富贵,样貌极俊,气度不凡,于是心下便有了分寸,

  “这位公子,我就给您推荐我们德味轩的传家菜秘制“蟹黄狮子头”,是用10月份西江蟹的蟹黄用油熬制成蟹黄膏,然后放入肉糜中,拌上鸡汁和生粉,合着成团,再热油煎至金黄色,鲜香至极!您必然是要点一份的”

  “好!来一份”,一听自己平时爱吃的蟹黄狮子头,迦陵立马说道。

  还有我们大师傅最新独创的“台鲞煨肉”“翠柳芙蓉肉”“家野鸡卷”也是极好的,这位公子要不要都来一样?

  小二眉开眼笑看着迦陵。

  迦陵心下道,好个会营销的小二,光听报得菜名已是让人垂涎欲滴,明明只看见我一人,却让我点这么多菜。

  不过她并未斥责小二,反而笑了笑:那便都来一样吧。

  再给我上一壶茶!

  “好咧!这位公子,请稍等”店小二看到迦陵如此一说,笑逐颜开。

  不消片刻,这酒菜皆上齐,迦陵一看那狮子头,不由得食指大动。

  便拿起筷子,朝那蟹黄狮子头夹去,轻咬一口,只见狮子头肉糜包裹着蟹黄心,这一口咬下,蟹黄膏流出来,肉香味加上蟹黄的鲜美,经过舌头的咀嚼,鲜味四溢,美味无穷。

  迦陵记得前世里有一句很经典的话:“人生一世,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这边迦陵吃着美味,正自陶醉之间,突然听到女子啼哭声音,于是便寻那声音出处。

  只见一妙龄女子和老者不知因何事被一桌客人训斥。

  美食享受是一件能够让灵魂快乐到炸裂的事情,但是若是被人中途打扰了,那将是一件让心情爆炸的事!

  迦陵皱了皱眉,停了下来,想要看看到底是扰了她的好兴致,不一会便弄清了原委。

  原来哭泣女子和老者是一对卖艺的父女,因这酒楼掌柜怜悯,便让他们每日在这酒楼里给客人唱点小曲,挣一点微薄的收入。

  今日父女俩来到酒楼唱曲时,被一纨绔子弟给看上了,言行举止之间轻浮至极,女子无声反抗之余,打翻了那公子的壶中酒,洒了他一身酒水。

  于是这浮夸公子正好借题发挥,大声训斥起来,想要女子赔偿他那一身价格不菲的锦袍,可怜那对父女穷苦卖艺,哪有银两赔偿。

  听至此,迦陵不由心头一火,想她在前世,就好打抱不平,想那锦袍男子,似有强抢民女之之势,迦陵看了看,她道是谁,原来是江城闻名的吃喝嫖赌样样都会的王家公子,王一豪,好一个欺男霸女的货色!

  迦陵便想好好教训这个纨绔子弟,只见王一豪站起来要将这女子硬拉入怀中时,那锦袍之下的一块品质上等的玉佩跃然于眼前。迦陵突然她眼神一亮,便有了主意。

  “今天便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迦陵看似无意夹起一块鸡丁,然后突然运功,鸡块便向那王一豪飞去。

  王子豪看着眼前女子哭泣犹如樱花带泪,不由得色心大起,一边威胁训斥,一边猴急地想将女子搂入怀中,不想突然之间,膝盖传来一阵巨疼,瞬间便跪在了地上。

  “哎呦!是谁暗算老子!哪个兔崽子,快给小爷出来!”猛然跪地上的王一豪,一阵狼嚎。华国人文武并举,这王一豪虽然不学无术,但可能为了平日里能耀武扬威,倒是学了几分武功,这膝盖处突然受力,他便知是被人偷袭了。

  “嘴巴太臭,给你擦擦!”

  破口大骂的王一豪,瞬间,便看到空中飞来一物,火花电闪之际,来不及闭上嘴巴,便直奔他口中,被塞了一嘴巴。只听得他“呜呜呜”直叫唤,事发突然,他身边的狐朋狗友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帮他取出口中之物,一看原来是这小二平时擦拾桌子的抹布,王一豪一看,只觉恶心异常,胃部一阵翻腾,便“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这边吐得眼泪哗啦,那边众人看到纨绔子弟的丑态,纷纷哄堂大笑起来。

  王一豪是羞愤交加,心想今日怕是遭人暗算了,要找到他怕是不易。

  又想了想那一对父女,忙抬头看了去,扫视一周,哪有那父女身影,看来是趁着刚刚的突发变故跑了!这下真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迦陵眼看那对父女乘着混乱离开,看了看气成猪肝色的王一豪,灵机一动,便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小二结账!”

  结完账后,迦陵状似不经意的向王一豪走去,王一豪这边脸红脖子粗的正在四周巡视,想要找到暗害他的“凶手”时,突然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

  只见一粉雕玉琢的公子翩翩走来,这王一豪,平时作风恶劣至极,荒淫不羁,看见貌美的男子竟然也起了色心想染指。

  这不刚走了一个美娇娥,这又来了一个翩翩佳公子,这刚刚吃了大亏的心,竟然丝毫记吃不记打,又蠢蠢欲动起来。

  看到只有迦陵一人,便想趁迦陵擦身而过时,硬撞了上去,想要趁其不备撞倒之际给搂住。

  只见迦陵嘴角一翘,身体巧妙一转侧身,再借有巧劲,状似不经意便将这王一豪摔得七晕八素,而迦陵则快速取下了那锦袍下的玉佩,晃眼之间便下了酒楼。

  当王一豪从地上爬起时,早已不见了迦陵身影。

  在众人的哄笑之下,这王一豪唯有和他那群狐朋狗友灰头土脸的离开了酒楼。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坐有二人,将这场闹剧从事发看到事毕,而迦陵的所有小动作都落在了他们眼里。

  其中一人身着玄色长衫,外罩一黑色大氅,金色暗纹,肩宽体建,身材极为壮硕高大,虽坐于那,但气势异常逼人,此人大致二十岁左右,眼神刚毅,五官极为俊美,器宇不凡。

  而坐于他右侧一人,着青衫,眉眼清隽,未束发,发如墨色倒别有一番疏狂之味。

  “萧冽,想不到江城竟然有如此人儿,看来这江城有好戏看了。”青衫男子笑道。

  只见黑衣男子萧冽眼神沉了沉,看了看身边郭少荇,未发一言,便起身往楼下走去。郭少荇看了前者背影,笑着摇了摇头便快步随萧冽而去。

  迦陵教训了王一豪,又得了一块品相上佳的玉佩,心情自然极好,随后逛了逛西街,眼看这夜色正盛,月色极美,不由得想去西江边转转,边走边哼着前世的一首歌: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虽然服了药丸后的迦陵声音为男子声音,但因还是少年,所以声音清亮,而西江水有韵律的波动下,似乎成了迦陵歌唱的伴奏,显得十分动听悦耳。

  想想在前世,经常去k唱歌,自称麦霸一枚,如今在这异空大陆,迦陵也只能对天空,对江水高歌一曲了。

  迦陵前世身在长江江畔,不料重生在这华国,也是居在了西江江畔,不知这是偶然还是有着什么不可告知的原因。

  迦陵看着西江水西江月,喜悦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正待转身离去时,突然,似乎听到远处隐隐传来很急的脚步声,她正待要前往高处一看,不料突然一黑衣男子从半空而降,跌入面前。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