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商运红途 » 第1583章 小三住家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583章 小三住家

作者:三三五五
  赵炳南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道:“老婆,哎,他们会不会收买那些清洁工啊?我突然想起,我准备下班的时候,清洁工进来搞卫生垃圾,特意翻了翻垃圾以桶……中午的时候,她刚清理过,没几个小时怎么又来了?”

  陈丽芬愣了一下,道:“你们平时都什么时候打扫卫生?”

  “下午下班的时候。也就是我走的时候,他们才进办公室。”赵炳南回答道。

  “你的办公室不是秘书负责打扫的吗?”陈丽芬不解地看着赵炳南。

  “这不是秘书的工作。”赵炳南答道:“秘书有空的话,他可以检查一下清洁工有哪些做不到的,如果有不干净的地方,秘书可以再弄一弄,但这不是秘书工作的范围。原来卫秘书每天都先到我办公室进行打扫,后来我告诉他,这些让清洁工去做,他就没有再继续。”

  “清洁工翻你垃圾桶的时候,里边有什么东西吗?”陈丽芬不无担心地看着赵炳南。

  “没有,自得到孩子的被撸去后,我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赵炳南说道:“我用过的纸巾都是直接扔进洗手间里去,他们想从我这里得到半点东西,那是不可能的!”

  陈丽芬点头,道:“反正这阵子你得加倍地小心,他们达不到目的,肯定不善罢休。”

  ……

  说话间,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饭菜也已经弄好,陈丽芬看了看时间,道:“哎,老公,现在都七点了,怎么还不来啊?不会路上出什么事吧?她给你电话或信息了吗?”

  “不着急!”赵炳南气定如神地坐在沙发上,道:“别看兰雨洋外表看上去一副通事的样子,其实心里的小九九谁也打不过她,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她比谁都小心,那些人碰不着她!”

  “你那么自信?”陈丽芬歪着头看赵炳南,道:“如果她真是你所说的那样的女人的话,你或许也玩不过她!”

  赵炳南不置可否地摇了摇,我不想跟她玩不玩的,我跟她现在已经完了,剩下的只有孩子的关系。”

  话音落下,门口处传来了门铃声。

  “哎,到了!”陈丽芬往门口处看了一眼,没有动身。

  赵炳南也坐着不动,看着陈丽芬。

  “你看我干嘛?开门去啊!”陈丽芬用嘴示意了一下赵炳南,道:“去吧,给人家一个笑脸。”

  “还是你去吧,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赵炳南还是没有动,看着陈丽芬,道:“你要表现出你是这家的主人啊,别让人家给你占上风了!”

  陈丽芬奇怪地看了赵炳南一眼,随之站了起来,道:“你真跟她没有关系了?是没有感情了,还是没有那种……那种关系了?”

  “好了,去吧。”赵炳南没有再接陈丽芬的话,而是向陈丽芬摆了摆手。

  陈丽芬无奈地站了起来,理了理头发,往门口走去。

  门开了,兰雨洋拉着个行李箱站在门口,一头披肩卷发自然地垂在肩上,一条天兰色连衣裙紧紧地裹在身上,两座山峰,高高的耸立着。一双大眼睛,在挺直的鼻梁两旁一眨一眨着,小而红润的嘴唇,紧紧的抿着……

  显然,兰雨洋这一身打扮和妆容是精心准备而来的。

  “哦,陈姐,你好!”看着陈丽芬有些敌意的看着自己,兰雨洋微微一笑,道:“赵副书记让我来的,打扰了!”

  在此之前,陈丽芬和兰雨洋是见过面的,不仅见过,还为了赵炳南谈判过。但尽管如此,她们见面都是在外面,兰雨料从来没有在陈丽芬的家里出现过,倒是陈丽芬到过兰雨洋和赵炳南所居住的家里。

  “打扰是肯定的。”陈丽芬毫不客气地回答,道:“我现在是为了赵炳南才收留的你,也是可怜孩子……”

  “谢谢陈姐!”看着陈丽芬没有让开自己进来的意思,兰雨洋脸上带着笑容,道:“我代孩子谢谢你!”

  本来兰雨洋想说“代赵副书记谢谢你”,话到嘴边又咽了下来,如果真这么说的话,那她连家门都有可能不得进。

  “进来吧。”陈丽芬没有把兰雨洋的话接下来,而是转过身就往客厅走,边走边说道。

  兰雨洋拖着行李箱进了家门。

  又从手里拿着的一个小袋子里,拿出一又拖鞋,然后穿上。

  “过来吃饭吧。”陈丽芬在餐厅里冲着兰雨洋叫道。

  兰雨洋应了声,就往客厅去。

  “你来了,吃饭去吧。”兰雨洋刚走到客厅,便看到赵炳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头看了她一下。

  兰雨洋心里完全懵逼,她没想到赵炳南竟然在家里,而且对她的到来好象很谟然,就连叫自己去吃饭,也就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那般。

  看着跟自己打过招呼后,径直往餐厅去的赵炳南,兰雨洋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悲愤:不管怎么样,我给你生了个儿子,实现了你的梦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现在竟然对我这样,你等着瞧,我也不是好惹的!

  想到这里,兰雨洋脸上浮现出一丝淡然的笑意,道:“我先去洗个手,你们无吃吧。”

  看着兰雨洋走进洗手间,已经坐到餐桌旁边的陈丽芬,道:“你也不能对人家过于冷谟,你还有求她的事呢,你惹怒了她,那些重要的证据不到手,你也无奈!”

  赵炳南微微地点了点头,低声道:“谢谢老婆的提醒,你不说这个我都忘记了,行!就听你的,对她好些,把她手上证据哄出来再说!”

  话音落下,陈丽芬终于明白,赵炳南老老奸巨猾,等的就是她的这句话,否则,他会一直装下去对兰雨洋的谟然。

  尽管心里明白,但是陈丽芬却不动声色,静等兰雨洋出来。

  不一会儿,兰雨洋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儿子的下落找到了吗?”兰雨洋在赵炳南和陈丽芬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抬头看着赵炳南。

  “没有,正在找。”赵炳南回答道。

  “你一点不着急啊,那可是你的儿子!”兰雨洋也不顾陈丽芬盯着自己看,声音大了起来,道:“那么小的孩子,被人撸去,生死不明,你真的就一点儿不着急!”

  “他怎么不着急?回到家里就哀声叹气。”陈丽芬把话接了过来,道:“先吃饭吧,这么晚了,也饿了的。”

  陈丽芬的口气软下来,也就是为了哄住兰雨洋,把她手中的证据哄出来就好办了。

  “来吧,欢迎你到我们家。”陈丽芬端着葡萄酒杯,冲着兰雨洋,道:“这些菜都是我做的,我们家赵书记吃了一辈子我做的菜,口味什么的都定形了……”

  “我听炳南说过。”没等陈丽芬说完,兰雨洋也跟着举起了杯子,微微一笑,道:“他说,你做得一手好菜,只要他想吃什么,你就立即去学,然后回家做给他吃,你真的很能干!我可不行,我是天生要人服侍的命,只有别人为我服务,我不可能为别人服务。”

  “哦,那你就太有福气了!”陈丽芬把杯里的葡萄酒喝净,道:“只是不知道真的能不能享这样的福气。你比如说吧,我们家赵书记,他跟任何人在一起,都是人家照顾他,他和你一样,他不会去照顾任何一个人。”

  “可是,奇怪啊,他跟我在一起,都是他照顾我。”兰雨洋嘿嘿一笑,喝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道:“就比如说,我生了儿子小洋洋之后,除了我妈之外,就是他照顾我们娘俩了。这或许是我给他生了个儿子的原因吧。”

  看着兰雨洋一副得意的样子,赵炳南几乎看不下去,端着酒杯跟兰雨洋碰了一下,道:“小兰啊,你也回到华西了,先好好在这儿住下,关于儿子的事,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去弄。你呢,好好休息就行了。”

  赵炳南说完,把杯里的红葡萄酒喝净,兰雨洋也跟着喝了一小口,道:“好吧,我听你的。但是,我得出去把你给我的那些证据拿回来啊。”

  “哦,对了,你说到这个我也随着说说。”赵炳南把杯子放到桌上,看着兰雨洋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尽快地把证据给我,他们现在已经拿着儿子的毛发去做dna,如果他们难测出来小洋洋是我儿子,那我完全就败下阵来,但是,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如果在dna检测出来之前,我把那些证据举报到纪委,那么,我就完全没有事!”

  “你是说,拿着证据举报他们,一定要赶在儿子dna检测报告出来之前?”兰雨洋大大的眼睛看着赵炳南,道:“如果在检测报告出来之后呢,情况又会怎么样?”

  赵炳南点了点头,道:“对,没错!如果我们走在他们的前面,他们想怎么着都不行了!如果检测报告出来之后,虽然也能告倒他们,但是,我也玩完了!”

  兰雨洋想了想,转头看了陈丽芬一眼,道:“好吧,今天晚上我去拿,明天你就可以举报他们了。只是我不知道,那东西放得到那么久了,不知道还在不在。”

  赵炳南愕然地跟陈丽芬对视了一下,他没想到兰雨洋这么干脆,原先还变着法子不给,还开出500万的价码,现在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豁达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