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欢喜吾同 » 第二百零五章:花不离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零五章:花不离

作者:羚羊520
  “易欢易喜,我好歹对你们也有救命之恩,你们说的不说一声便从我那里走了,未免太过没有情义了吧。”

  易欢着一身白衣,温润清雅。

  易喜着一身黑衣,挺拔英俊。

  看着气质与形象大变的双生子,沈思清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目光微凝,将视线移到了,被易欢易喜挡在身后的女人身上。

  “你们身后的姑娘是何人?不打算为我介绍一番吗?”

  沈思清明显感觉到自己话音刚落,易喜便有意将身后之人遮挡得更严实了。

  “沈少爷,易欢还未问你,为何带人闯我宅院,沈少爷便是于我等有救命之恩,这番动作,似乎也不是君子之为吧。”

  易欢知道沈思清来者不善,听见他的注意力移向了自己和易喜身后,有意岔开话题。

  因为易欢易喜皆在,加上他们身后的女人也不过三人,沈思清察觉到了他们对身后女人格外紧张,也不愈逼迫过紧。

  而是抬腿向他们走近。

  易喜见他向自己这边走近,以为他是想亲自查看自己身后的吾同,赶紧抓住了吾同的手,将她护在身后,后退了几步。

  沈思亲看到他的动作,唇角轻勾,并未直言点出,而上前坐在了易喜面前的椅子上。

  目光扫过桌上的饭菜,他看向了易欢。

  “易欢,你尚且是个读书人,应该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

  “更何况我于你是救命之恩,你该心存感激才是。”

  易欢听言,黑眸幽深了几分,温和回应“自该是如此。”

  “若沈少爷有什么需要我们两兄弟帮助的,我们必然不会推辞。”

  易欢的话让易喜眼睛闪过焦急。

  必不推辞?

  难不成沈思清让他们杀人放火,或者伤害吾同他们也照做?

  救命之恩虽大,却不能这么报吧?

  易喜正动了动嘴,要出声提醒易欢,却听到易欢继续道

  “但男儿立世,讲究有所为有所不为,若沈公子需要我们两兄弟做的事,超出法理人情,我们却也无能为力。”

  他这话说的敞亮,终于让易喜松了口气。

  沈思清听到他这话却笑出了声“呵呵!”

  “好一个“男儿立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当初让你当幕僚却是没安排错。”

  “只不过……”沈思清看着易欢,摇头轻笑“只不过你如今却种地当菜贩,颇有些,大材小用,辱没才华了。”

  来宅院之前,沈思清便派人查清了易欢易喜这几个月在干什么。

  所以他知道他们在西市卖蔬果,说白了就是卖菜。

  如今听到易欢的言谈再联想到他卖菜的摊贩身份,未免有种易欢,是在杀鸡用牛刀,浪费自己才华的感觉。

  易欢听出了沈思清对他如今的身份很是看不起,听言微微一笑“流川国这般大,有才之人数不胜数。”

  “我只是寻了一门适合自己的事情做,谈何辱没才华。”

  “更何况,我只是比普通农户多识了几个字,还算不上什么有才之人,沈少爷是高抬我了。”

  易欢的话不软不硬,气场也一直温和,让沈思清都有些捉摸不透了。

  这个双生子……不一般。

  沈思清笑了一下,微低了下头,然后抬头继续看着易欢道

  “不愧是令吾家表小姐愿意抛弃声誉私养的男人,才智果真是不一般。”

  沈思清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冷意,令易欢抿唇不再言语。

  果然是来者不善,还是有备而来。

  易喜此时边脸色大变,却是瞪着沈思清骂道“什么被私养的男人,沈思清你别胡说八道!”

  沈思清没再看他们,而是看着他们身后只露出衣物的吾同凝神笑道

  “吾小姐还是不打算出来吗?”

  吾同见对方已经知道是她了,也不藏了,从易喜身后直接走出,拉过桌边的椅子坐好看向沈思清,神情颇为不以为然道

  “看来,跟踪我的人也有你的手下。”

  少女身着淡黄衣裙,眉目精致,幽深凤眸自带桀骜不驯。

  哪里是一个女孩,分明是世家养出的嚣张纨绔。

  沈思清不是第一次见少女,可每次见她都感觉不一样。

  “吾小姐看来并不在意自己的声誉?”

  沈思清听说过吾同向来嚣张任性,可他仍是不信,一个未出阁的少女真不害怕自己的名誉受损。

  吾同其实很不喜沈思清这类人。

  说话总是拐弯抹角,认她听着很是心烦。

  想以此威胁她就直说,还装良善问来问去,吓唬谁呢?

  “我在不在意自己的声誉,和你有关系吗?”

  冲沈思清翻了个白眼,吾同眼中说他多管闲事的意味十分明显。

  吾同的态度太过无所畏惧,沈思清不知道她是真的无脑,还是天生如此胆大。

  未出阁的少女养男人,私相授受,还是太师外孙女。

  这事要是传出去,口水都能将她淹死。

  她哪来的底气这般无所畏惧?

  吾家给的吗?

  难不成她不懂站的越高,摔的越惨这个道理?

  沈思清对吾家这位表小姐的想法十分好奇。

  “呵呵!”

  他笑了一下,看着吾同“吾小姐真是奇女子。”

  “只不过,我想看看,呆会儿你还能不能如此无所畏惧。”

  吾同听到他的话挑了挑眉,以为他想让他的手下动手,冷哼一声开了口

  “哼!你要是敢在这闹事或者把我的事说出去,你的事我也会给你抖出去!”

  他的事?

  沈思清不解的望向她。

  他和吾同少有交集,她能知道他什么事?

  吾同对上他不解的目光,只说了三个字“花满楼。”

  吾同的话刚出口,沈思清的脸色便是一变。

  花满楼乃是流川国王城的一个大酒坊。

  坊中有双绝。

  一绝乃是远近闻名的桃花酿,浓香味绝。

  二绝便是酒坊少主花不离,倾城貌绝。

  而重点便是这位倾城貌绝的少主花不离,他是个男人。

  还是某个斯文少年心头的朱砂痣,旁人说不得,更碰不得。

  “你怎么会知道?”

  沈思清自诩行事谨慎,在外人面前,从来没有对花满楼中的某人表现过异样。

  除了……

  被吾澈撞见的那一次!

  该死!

  他不是保证了绝不嚼舌根吗!怎么还会将此事告知吾同这个表妹!

  言而无信之人!该死!

  沈思清以为自己猜中了真相,对于吾澈更加深恶痛觉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