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二百九十章 剑影情心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九十章 剑影情心

作者:鲤红鱼
  雨停了,风却没有止住,天下总有刮不尽的恶风,也有斩不尽的恶人。会牵扯着每一个世人,驱使着他们,使他们从一个个善良温柔的人,变成一个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同样,有时也会激励着我们,使人不甘于现状,努力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这一战,与沙依然侍交手的人并不多,她真正的对手也不过是白铃一人而已。

  白铃受了很重的伤,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嘴角不停往外渗着血。在他身边的段焦一动不动的躺着,也不知是死是活。周围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有的死了,有的却还活着。

  望着眼前狼藉的景象,独孤焱感慨颇多,喃喃道“倘若世上没有这么多玄妙的武功,那么天下人还会如此横斗吗?”

  这么多年过去,独孤焱收集了太多玄妙的武功秘籍,练功是为了使自己变得更强,更为的是找到自己的杀父仇人。可杀父仇人依旧还是没有找到,他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个恐怖的想法,如噩梦般萦绕着他。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整个天下的高手,我已经见到了……”想起第一次离开孤雪峰的时候,叶游侠曾经对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天下武功最高的人,未必就会死在天下武功更高的人手里。”

  想起红玉杀死沙依然侍的场景,独孤焱心底忽然涌上一阵赞同之意,喃喃自语“的确,杀死对方,未必就一定要比对方武功高强。可……”脑海里又不由得回忆起父亲死时的惨状,身中数十剑,那不似是被杀死,而是被活活折磨死。

  如果不是武功远胜于他,那就是他心甘情愿被人折磨死。

  那副画面,不禁又令独孤焱回想起十二色死时的场景,几乎每个人都中了数十剑,且每一剑看起来都不是致命伤。

  正在这时,忽听红玉喊道“爹爹你怎么样了?”

  独孤焱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红子华仰面倒在废墟上,目光呆滞望着蓝天,任凭红玉如何叫喊,就是一动不动,仿佛灵魂已飞上了蓝天。

  红玉使劲的掐了几下他的人中,可还是没有反应。

  在独孤焱的另一侧,传来一阵阵微弱的气息,“焱哥哥……焱哥哥,你醒了吗?醒了吗?”

  独孤焱急忙的奔过去,是白铃在叫他的名字。

  白铃高高的举起一只手,不停的摸索,仿佛是处在黑暗之中。那一击已令他重伤,奇经八脉具已震断,是先天一炁,引领着他,叫他的意识聚而不散。

  独孤焱抓住他的手,已摸不到他的脉搏,当下泣不成声,“我在呢……都怪我一时大意。坚持住,红玉一定有办法救你的……”

  “不不,我才不要她救,她救不了我,我已经没救了。”白铃倔强的说道,声音垂危,两眼无神。

  红玉查了查父亲的脉搏鼻息,见他只是陷入的幻境太深,一时并无性命之忧,听得那边哭声大作,赶忙奔过去查看。

  白铃虽是倔强,这时本无让红玉替他治伤之意,但却无力反抗,手被红玉抓着,在脉搏上一掐,确已无脉。红玉又将手放在白铃的脖子上探了探,亦无脉相。

  红玉一急,以真气惯入他的体内,游走于他的奇经八脉,当时吓得不轻,低声言道“什么?他的经脉竟然都已断了,得赶快接上才行!”

  独孤焱闻言大吃一惊,问道“怎么办?经脉也能接得上吗?”

  红玉道“你帮我,用你的内力帮他活血,我来接他的经脉。”

  两个人将白铃从地上扶起来,开始对他运功,倔强的白铃想要抵抗,却又力不从心。

  重塑经脉需要消耗大量的元气,独孤焱深怕红玉的身体吃不消,一只手扶着白铃,另一只手搭在红玉的肩上,将自己的一部分真气,送至红玉的体内,起初她还在以自己的内力进行反抗,她不打算连累独孤焱,但运气行至后半段,她确实累得不行,独孤焱的真气如洪水般涌入她的体内,滋补着她的身体。

  经过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治疗,白铃的经脉已算初步接好,红玉还想帮他加固一下经脉,但被独孤焱和白铃阻止。

  白铃虽被医好,却是泪流满面,低着头,又累又伤感,面对红玉,他当然是愧疚万分,低声道“谢谢!谢谢你救了……不止一次……”

  红玉道“客气个啥?以后咱们都是一起的了,对了!”说着又恍然大悟一样,望向段焦,“我得看看她们都怎么样了?”

  段焦挣着眼睛,原来她已经醒了,虽然同时在天上落下来,但白铃吸收了大部分的震动,她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头有点晕。

  白铃这时头枕着一块青石,躺在地上,胸口一起一伏,呼吸顺畅,显然已无大碍。

  红玉想过去给段焦把把脉,但段焦突然坐起,道“我不用你把脉,我没事。”忽然又反问道“你既然没中招,干嘛不早点出手?害得……害得人家飞那么高!”

  段焦言语中充满责备之意,白铃解释道“这不能怪她,要是她也和我们一起正面冲的话,那我们都得死。”

  段焦道“我知道,连白哥哥都打不过的人,她又怎么是对手。只不过就是看不惯她,老在这儿装好人。”说着,将嘴嚼的很高。

  “快别这么说……”白铃知道她是生了醋意,连忙阻止道。

  独孤焱望着红玉微微一笑,伸手到她额头上擦了擦汗,而后放在嘴边嗅了嗅,喃喃问道“唉~这什么味啊?”

  红玉一愣,随后笑着推了他一下,到不远处的溪水边洗脸,捧起两捧水,在脸上冲了冲,接着溪水的倒影,向水中观瞧,自己竟然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怎么会?不,不是的,我怎么可能是她呢?我不是,我不是……独孤焱快救救我……”红玉一边呼喊着,一边往回跑,砰的一下,撞入一个人怀里,她抬头一看,那人正是独孤焱。

  红玉哭喊着,身体抖做一团,练声道“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她,你快救救我独孤焱。”

  只见独孤焱表情僵硬,全不似刚才那样的和颜悦色,冷声道“不,你是她,你从一开始就是她,你们从来就是一个人,你是……”

  红玉哭的差点昏死过去,一低头,见自己的双足正在水面上,大概是骤雨过后,留在地面上的积水所形成,那倒影亦如她溪边是看到的那样。那不在是她原来的样子,而是另外一个人,是沙依然侍的样子……

  她揪住独孤焱的衣领不放,来回的拉扯道“独孤焱你胡说,你胡说……我不是她,你快救救我,快救救我!我怎么会成了她的样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