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嗜血之刃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七十三章 嗜血之刃

作者:鲤红鱼
  “好啊!你敢偷我的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话间,红玉在段焦的腰上一抽,拔出她的佩剑,朝独孤焱斜刺过来。

  独孤焱运气凝剑,赤红的剑刃渐渐退色,像消失了一样。

  红玉凝剑不发,反问道:“你用这是什么功夫?”

  独孤焱也很纳闷,“我也不知道,或许是这柄剑的缘故。”

  “你就是用这一招答应十二色的?”

  “就是凭这一招,当心了!”独孤焱说着,陡然出手。

  无色之剑带着他的一同消失在空气中,惊呆了在场的众人。

  红玉忽然向前一跃,宝剑斜向上发力,刷的一下,白刃齐刷刷断为两段。紧跟着哎呦了一声,剑柄落地,肩膀上中了一剑。

  独孤焱瞬间出现在红玉的身前,吓得连忙丢下宝剑,跑过去抱住红玉,道:“我不是故意的红玉,我没想到会真的伤了你,对不起红玉。”

  她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但伤口却极为特别,看着很浅,其实很深,血流出来成丝装,像极薄的瀑布。

  独孤焱像疯了般按住她的伤口,那一刻他竟无法控制自己的剑,拼尽全力,也只是变了行剑的路线,而收不住手。“对不起红玉,我没想到这剑这么快,我……”

  红玉方才只顾着惊讶,全忘了独孤焱说些什么。

  也许是那剑太快,以至于到了现在,她还没有感觉到疼痛。伤口上只是凉凉,如抹了白霜。

  说来也怪,虽然流了很多血,但那伤好的却很快,红子华拿来止血药,独孤焱为其敷上,只过了不到半刻,血就止住了。

  独孤焱还在为了误伤红玉而难过不止,可红玉却并未介意,反笑道:“瞧你急的,又不是什么大伤,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会责怪你!”

  独孤焱吓得面色惨白,说道:“什么小伤啊?流了那么多血,还疼吗?”

  红玉紧盯着肩上的伤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有这么窄的剑痕啊?我之前从没见过,虽然是受了伤,可却不怎么疼,好跟被蚊子叮了似的,估计过会儿就会疼上来了。”

  独孤焱拿着药补,连忙给红玉包扎伤口,忽然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伤口,我见过……”

  红玉道:“你当然见过了,杀十二色的时候,你用的不就是我的剑吗?”

  “不,不对,那时候我根本没机会查看他们的伤口。”独孤焱直愣愣的看着红玉的伤口。

  红玉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剑,“那是什么时候?我可还没用它打伤人呢!”

  “是谁呢?我竟然有些想不起了……”独孤焱双手抱着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唉!想不起来就别硬想了,是不是伤口又复发了?走,快到屋里,我给你瞧瞧去。”红玉怕他刚才运气过猛伤口复发,拉着他的手,向房里走。

  独孤焱停住脚步道:“我没事,只是觉着自己好像忘了什么,虽然那伤口很小,不过却很深,好在没有伤到要害,万一刺中的地方不是胳膊,是哽嗓,那就糟糕了,还好、还好……你要好好的养伤啊!”

  “你怎么了?”红玉听出独孤焱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独孤焱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就是好害怕,那柄剑真的是太快了,以后我绝不能用它与人切磋,否则一旦失手,后果不堪设想。”

  红玉想他还是在为误伤自己而内疚,笑道:“没事,轻伤,不要紧的,再说比剑哪儿有不受伤的?在孤雪峰时,我不还打伤过你吗?这次的伤,和那时的你比起来,还轻得多呢!”

  她这么一说,倒提醒了独孤焱。脑子里嗡的一声,想起了十几年前的场景,那鲜血、那伤口,几乎与今日所见如出一辙。

  红子华上前道:“小女伤的不重,你不必担心,以后不用此剑比试就是了。相比这件事,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我要告诉大家。”

  独孤焱虽心事重重,但这几句话却已听入耳中,他知道红子华素来谨慎,绝不会因小事召集大家。

  只听红子华接着道:“最离奇的一件事,张景胜复活了。”

  “复活了?”几乎所有在场的人异口同声的惊问道。

  红子华十分严肃且镇定,是以他早已知道确切的消息,震惊和惶恐早已过去了。

  “是的,他就是复活了,而且已经与七十二岛的众杀手们回合了。”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被白衣男子给杀死了吗?”独孤焱最是觉得不安。

  傅樱梅道:“谁说的?他不是被那那个人杀的。”

  “那是谁?”红玉急着问道。

  傅樱梅道:“对,张景胜不是他杀的。”

  “可段焦说是他杀的呀?”红玉疑惑的指着段焦道。

  段焦满脸不安,道:“我当时没看清,所以就以为是他杀的呢!”

  傅樱梅道:“这傻丫头,是被那‘白衣大侠’迷住了,所以老往他脸上贴金,有的没的都往他身上按。”

  女孩子的心思,果真如海底针,你永远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刚才还恶狠狠的说着,他永远都不回来正好,可背地里却又不知道替人家吹嘘了多少。

  独孤焱看着不安的段焦,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忽然,他的脸被人掐了一下,“你想什么呢?”

  独孤焱什么也没想,看着满脸醋意的红玉,来不及解释,又被踢了一脚。他只能痴痴的发笑……

  傅樱梅接着道:“我确实没能看出他的路数,招式很散,内力很强,但若不是靠着偷袭,他还伤不了沙依然侍。沙依然侍的内功也很强,要不然那一击说不定真的能要了她的小命。”

  独孤焱又是一阵好奇,“既然沙依然侍杀了张景胜,他怎么又奇迹般的复活了?依照沙依然侍的性格来判断,她不会对敌人手下留情啊?更不会给自己留隐患。”

  傅樱梅道:“其实这也是我的好奇之处,她的手段的确很特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敢相信,她竟然能将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瞬间吸成一具干尸。”

  红玉惊讶的捂着嘴,脑海里顿时回想起了一个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