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情剑葬心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六十六章 情剑葬心

作者:鲤红鱼
  “不、不、不”独孤焱一连说了三遍,可还是没能阻止七十二岛的趟子手们。

  他见到了苏朝天在他面前倒地的场景,这是他的嘱托,怎么可以还食言?独孤焱的心好似被刀子来回戳插,痛不欲生。

  峨眉派很多已经跪倒的人忽然又站了起来,他们来此并不是真的想要屈服,这只是他们的权宜之计,依照春月的意思,他们宁死一战,但苏小妹毕竟年长,在江湖上历练的多了,知道什么是该隐忍,什么时候该爆发。她劝阻峨眉派众人,忍辱负重,等待时机以求东山再起。

  不料却撞见独孤焱造此劫难,忍不住开口鼓舞,出此横祸。独孤焱深感痛惜,峨眉众人更是怒火中烧,一个个横眉立目,准备决一死战。

  张景胜仰头大笑,全不把天下众人放在眼里,殊不知这些人都在谋划着如何除他。

  独孤焱忽然站了起来,他握着红玉那柄赤色的宝剑,如死灰复燃一般站立着。

  红玉的血,他的血,都流淌入那柄剑中。

  赤剑虽然饮血,但它的颜色却正在慢慢变浅、变淡。

  张景胜既吃惊又好奇,“哦!哦?原来你还没死?你还能站起来?嗯?哈哈哈……独孤焱,你真是好样儿的。”

  独孤焱剑意冰冷,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忘了仇,忘了爱,忘了一切的一切。

  就当红玉已经死了,就当她从来都不爱自己,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终于,他呐喊了出来:“大不了,我杀了你们这群混蛋之后,再 sha谢罪,死去有她的世界里去陪她。”

  “哦!好狂妄的口气呀!杀了我们再 sha谢罪?”张景胜极其不屑的说道。“你有那个实力吗?”

  独孤焱没有理睬他,心里只想着自己已经死了,和红玉一起去了另一个世界,眼前的一切,都是不甘心的行尸再报复恶人。

  绝境之中,他真的做到了心中无我,我无众生的地步。

  淡忘掉一切,爱恨情仇皆化为尘烟,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景象,那就是闪闪发光的剑。

  他感受到了手上有一股温暖的力量,在向他体内奔涌,最终流进他的内心。

  他的剑变成了无色透明,像空气一样,一柄为情而生的剑,正在为守护"qg ren"而战。

  两情血,伴泪止,思之痛,何时好?但愿同归化尘土,春夏秋冬长相伴。

  梦中人,尚未醒,却把尘剑化心剑,为夫饮得仇人血,为情哭红一双目。直到剑色衰,化影自无形。相思苦,断肠痛,苦中相思断愁肠痛中痛,不思生……

  不仅剑透明,人也变得开始透明。

  十二色从没有见过这种异事,但他们脸上毫无惊异,内心也毫无波澜,因为,他们要对付的是人,而不是剑。

  正如独孤焱所想:“杀人的,从来都只是人,而不是掌中的武器。”

  一瞬间,十二色再次组成了一道剑气,宝剑再次指向独孤焱的胸口。

  可就在宝剑将要挥出的一瞬间,独孤焱消失了。他变成了完全的透明体,也许会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间,但他的气息还在。

  突然,十二色罗网般紧密的布置,在一瞬间瓦解,队伍中最弱的墨绿随之倒地。

  因为独孤焱看透了他们的剑气,虽然看起来天衣无缝,虽然看起来那么的无坚不摧,但在剑术已领悟到“无”的境界的独孤焱眼里,他们就已不再无敌。

  沉着而高傲的张景胜这时终于慌了起来,可此刻他想要放弃十二色,独自逃走都很困难。

  他只能期盼十二色剩下的十一个人能顶住压力,彻底击溃那个神出鬼没的独孤焱。

  这一套剑法是以“无”字为核心,无辈无气,无苦无心,无情无仇,将自己至于无地开始,最终达到无有对手的境界。

  也许当初张景胜创建十二色时,曾经想到过这么一个境界,也企图让人来填充这一位置,但那个人最终没能达到这种境界,后来甚至也不再为他效力,反成为他一生最恨、最爱的仇人。

  剩下的十一人看不见独孤焱,也不再看,更不去看地上的死人。

  忽然一团气刮过,十几个人拼命的施展手段,但貌似他们气因为少了一个人缘故,而变得无法再相互联通,反应明显比刚才慢了不少。

  紧跟着,青色倒地,橙色重伤,胳膊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一节。

  黑色看出了独孤焱这是要吃柿子可软的捻,却也像最初的独孤焱那样,感觉到一阵阵的无奈。

  “闭目!”黑色大喝了一声,让所有还能够战斗的人闭目。

  练气者所谓的闭目,并不只是闭上眼睛那么简单,而是让大家闭上肉眼,用心眼去看。

  很快,最后的对决开始了,刃气飞舞,在有些普通人的眼里,十二色也消失了。他们的速度快的惊人,有时候能瞧见他们的残影,有时候什么也看不到。

  有人会被误伤,有人退却,也有人坚挺。有的人被飞来的刃气杀死,也有人侥幸逃脱。

  重伤者不计其数,轻伤者实属常态。

  如此猛烈的对抗一直从中午对战到傍晚,再从傍晚对抗到深夜。

  黑似乎给了黑色一层庇护,他好像觉得反正我看不见你,你也看不清我。大家摸黑打,更好,但很快,他就知道他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独孤焱的境界已经与看无关了,持续的战斗已令十二色减员不少,就在刚刚,又一个人倒了下去,就剩下最后的三色,蓝、褐、黑。

  很明显,在刚刚的一击中,独孤焱也受了伤,只不过没人知道他伤了哪里。但不难发现,黑的双刃上带有血迹,但他从来没有击中过同伴,所以那血一定是独孤焱的。

  寒气再次略过,蓝、褐各中一招,但同时黑的双刃上再多一丝血迹。

  杀戮变成了煎熬,看哪一方更能坚持,也许最终大家都会死,胜负只能靠先后来判断。

  血光起处,又一个人到了下去,这次是褐。

  黑变得有些不再冷静,咆哮着奔向蓝的身边,这一次他的双刃斩再次染血,同时伴随着一声剧烈的惨叫。

  那个人倒了下去,带着不甘且诧异的眼神……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