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悟危机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悟危机

作者:鲤红鱼
  十二色行如一体,气息相连,绵绵如长蛇阵,飘飘如海中妖。十二人收发紧密,配合得天衣无缝。

  独孤焱进攻一色,而十一色联手庇护,有攻有守,攻守得当,全不给他一点机会,即便是看起来像陷阱一样的机会也没有。那才配称之为真正的绝望。

  若无红玉从旁侧影,独孤焱早已死于十二色之手不下十次。

  独孤焱主攻,虽每一击都拼尽全力,但都无所获。红玉主守,也只是勉强抵挡,三招之中,总有一招需要独孤焱转攻为守,方能化解凶险。

  说是有道,实战无形。刃气飞舞,百丈之内,草木顽石皆受其害。

  远远观之,已看不见人形,只有刀光剑影舞做一团,不经意间,已斗至二百余个回合。

  独孤焱左臂上中了招,而红玉真气也快耗尽,手脚酸软,浑身乏力。

  十二色当然也是自组合成立以来,第一次遇见如此难缠的对手,灰色肩膀也受了伤。那一处伤,换来的是独孤焱的伤,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势均力敌,而实际上,是十二色占尽先机。

  红玉与独孤焱先战张景胜,后又与十二色展开决战,不仅气力上吃亏,连气势上也不占先。

  如果十二色再迟来一步,眼下也许会另有一番景象,但事实从不给他们假设的机会。

  十二色气息相通,灰色所受之伤,虽不比独孤焱的轻,但痛楚却由十二个人分担,最终摊到每个人身上的痛感,也不过和被猫挠了的感觉差不多。

  刀光剑气忽止,看似平静,却都在酝酿着最后一击。十二色突然改变原来的站位,不再包围着独孤焱与红玉,他们反而站成一条直线,样子看起来好像是要逃跑,但独孤焱找不到他们逃跑的理由。

  现在,他们正是一鼓作气的最佳时机。

  独孤焱猜的果然不错,十二个人并不是完完整整的一排,而是组成了一柄剑的形状。

  粉、蓝、白、灰、赤五色为剑刃,紫、黄二色为护手腕,分立赤色左右,墨绿、青、橙两色为剑柄,立于大后方,唯黑、褐二将为剑锋,利于尖端。

  整体配置得当,好钢确实都在剑刃上。

  剑气化一,光照得天空都有些暗淡,好像一闪一闪的。

  冷色就是凶器,江湖就是羔羊,似乎这天地间没人可以对抗他们,而他们就是江湖十二色。

  十二色从来都不只有十二种颜色,他们是由十二种力量组成的一件凶器,完美的只是缺少情感。十二色从来也不只是十二色,他们也曾是人,也曾有属于自己的姓名,可现在,剑道的光芒已经掩盖了他们的一切,包括他们的本性。

  杀气冲云霄,鬼魂不可近。一剑化白骨,白骨不可惜。

  在这股强大的气势下,独孤焱竟然忘了自己该做什么,该干什么,压抑、恐惧、无奈……仿佛你用什么样的招式都不可以化解他们的进攻,好像无论如何挣扎,结果都是一样。

  最后的契机,红光一闪,一柄赤色的剑当在他的身前,“说好的,我主守,你主攻,就让我来接下他们的这一招,这也许是他们最强横的一招了,如果你能侥幸活下来,替我报仇……”

  “开什么玩笑,你怎么可能……”

  独孤焱挺立着长剑,脑海里忽然回忆起一副画面。

  在旌旗上所有剑术之中,他只有一种剑术没有悟透,就是那一直闪烁着的剑术。

  一开始,他也以为那只是因为时间久了,上面招式有所丢失。

  但渐渐的,他发现,那不是因为有些内容丢失了,而是悟天下剑神之术,若有若无。

  有剑似无剑,剑从无中生,那才是最强之剑。也就是世人心中的剑。

  那闪烁的……若隐若现的……不正和当下的十二色有些接近吗?

  可惜独孤焱所发现的太晚,十二色果真成了一把剑,一把巨大的剑,身体为剑身,精神为持剑人,气为剑气。

  仅仅是一剑,就令独孤焱所有的希望都坍塌。

  “这是人能达到的境界吗?”他在问。

  “如果真的有神,神仙要如何o jie当下所面对的剑术?如果是妖魔,就能比这更强?”

  疑问,在红玉倒下去的那一刻停止。

  而事实还要比独孤焱预想的更加可怕。红玉以全部的力量接下一击,然而那柄巨大的气剑并不会挥一击而停下,他还有更多的招式。

  独孤焱泪眼相望,下一个倒下去的,应该就是他了。

  不过,为了那一句话,“如果你能侥幸活下来,替我报仇”他也要振作起来,拼尽全力去反抗。

  他果然活了下来,但也只是因为和他们最初预想的不一样罢了。

  一开始,他们认为,十二色聚而成剑,也只是一式,若一击之下,不能将独孤焱与红玉全部杀死,也就会散开,变回原来的模样,或是耗尽体力,任由宰割。

  但实际上,他们就像真的钢铁所炼成刀剑,一直粘在一起,先是一击,放倒了红玉,紧跟着又朝独孤焱刺来。

  独孤焱拼命的咆哮着,向前一跃,用剑尖顶住黑、褐二人的掌力,心道:“我不相信,你们区区的肉人,真的能挡住钢铁!”

  “你们有气护身,我的剑同样也有气护着,气与气,相互抵消,肉掌可比不过钢铁!”

  事实与他预想的截然相反,对方的气凝聚的看起来比钢铁都硬,根本不会因他的气而有所削弱。

  独孤焱心道:“难道是他们人多,真气也变得更强更坚硬?”

  他拼命的调动自己的真气,坐井观天的内功暴动起来,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连天上的白云,都被卷曲成一个枯井的模样。

  危机关头,独孤焱的内功竟然突破到了另一种境界,“坐井观天外天,无相龙云,为我铸井,更看天外浊天,亢龙有悔,难成滴水……”

  这几句所吟,正是夺天术中最深层的造化,观星语。

  独孤焱从来都没吟过,此刻却不由自主。

  连天地都为之变化的气,是生物之以息相吹也?还是天地铸造万物,赐予万物之气?

  一时间很难了解,不过十二色却并不为所动。

  独孤焱气势虽凶,能够震慑万物,而他的气毕竟是零散之气,虽能聚少成吨,却不足以撼动利剑,利剑无风,挺拔凝聚,独孤焱所差的,是对气的凝聚力。21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