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枪剑齐鸣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五十七章 枪剑齐鸣

作者:鲤红鱼
  李一鹏目光抖擞,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打了个哈哈,笑道:“呵呵,上次突围之后,几经辗转,我遇见了hong zhi和红霞,从她们口中得知几位要共来红拂医阁避难,我这才带着他们,先来一步。岂料想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一场混战之后,我和他们两个走散了。我想既然他们要来红拂医阁,那不如我先来一步,在这边等着大家。”

  “你果然等到了……”

  独孤焱的语气虽然不对,但话没有错,李一鹏手捋山羊胡频频点头。

  段焦和傅樱梅等人一齐将目光投向红玉,均寻思着:“莫非我们躲在孤雪峰时,你与妹妹有过书信往来?还是我们来此途中你和她有过联系?若非如此,她二人怎知我们要来红拂医阁呢?可若有联系,何不一同前来?况且,咱们此行来红拂医阁,目的也不是为了避难,而是救人,找十二色决一死战。怎么……”

  只见红玉慢慢的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先到是主,请李道长先行带路吧!”

  李一鹏见红玉面无表情,也不询问妹妹下落,心中觉着有些不对,但无话反驳,只一个劲儿的点头道:“好好,我这就带几位进去,不过各位可要小心了,这里面和先前的地势大有不同……”说着一转身,面朝门内。

  段焦突然一个箭步,跃到李一鹏身后,伸手去戳他的玉枕穴。

  这一下来的极快极轻,若非背后生眼,绝难发现。

  那李一鹏编了瞎话,虽然自觉完美世,但他知道,红玉等人虽不是柳正气那样的狡诈之辈,却也不是是傻子,刚刚那几句话虽然没有问题,可她们的表情不对,因此他在心里早做提防。

  此时忽听身后恶风不善,他头也没回,猛的一伸手,摘下腰间金丝软藤野蟒qiang,qiang尖对准了脑后恶风,突然刺出。

  段焦吓得猛然一收手,金qiang扑了一空,待要回身再刺,见段焦已然退回本位。

  李一鹏哈哈笑道:“怎么着?小娃娃,是技痒想试试贫道的伸手?”

  独孤焱抢先冷笑道:“不是技痒想试试贫道的伸手,她只是想教训一下贫嘴的。”

  李一鹏听完一愣,感觉到事情不妙。

  傅樱梅朝着段焦喝道:“我就说你不行,你偏不信,怎么样在人前丢脸了吧?”

  段焦气的一噘嘴,没吭声。傅樱梅接着道:“说你你还不服,这下麻烦了吧!让李道长知道了咱们没有中套,就得硬来了,这小子武功也着实了得,可凭我的青光剑想要赢他不难,但要生擒可就费点功夫了。”

  独孤焱淡淡道:“实在不行,叫我来。”

  傅樱梅道:“不必了,还是我来吧!一会儿万一撞见了十二色,还得指望你呢!”

  李一鹏急问道:“你、你们什么意思?是想要为难贫道吗?”

  傅樱梅上前一步,伸手抽出自己的大号宝剑,剑尖寒光一闪,直指李一鹏的鼻子尖,喝道:“牛鼻子,还不死心吗?”

  李一鹏一抖掌中金丝软藤野蟒qiang,把脸往下一拉,简直比驴脸还长了两寸。见事情败露,他也无法再藏,冷喝了一声,道:“哏!既然你们如此无理,休怪我李某人qiang下无情,你们,哪个先死。”

  哪个先死?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豁出去了,他心里明白,还哪个先死,在场的除了那些无名之辈,也就年纪最小的段焦不是他的对手,余下之人,哪个拿出来都难对付。

  傅樱梅道:“休说废话,少扯闲谈,看剑!”说着往前一纵身,劈头盖脸就是一剑。

  这一剑乍看之下势如钢刀,以砍为主,霸气全开。再往里面看,虽是“砍”字当头,却非真刀,若他横qiang力挡,则剑势一缓,抽刀如剑,拉回来再刺他的前心。

  独孤焱暗暗点头称赞:“怪不得她一女流之辈,在江湖上名头却能与三恶并肩,看来她的剑法虽出自段文横之手,却不与他相同,霸气之中带有缓式,缓中带急,急中有式,竟不在段文横之下。”

  只听李一鹏骂了一声“好歹毒的贼婆娘,看qiang!”

  果不出独孤焱所料,那李一鹏横qiang阻挡,傅樱梅剑往回一拉,收剑再刺,直奔前心。

  李一鹏回qiang侧挡,qiang剑相击,当的一声,李一鹏与傅樱梅各后退两步。

  傅樱梅剑走梨花,一招雪中送炭,将剑尖再次送到李一鹏的眼前。

  李一鹏抖擞精神,向外闪躲,同时想要剜qiang回刺,不料傅樱梅宝剑一横,再扫他的面门……

  一转眼九招过去,这开局九式当中,李一鹏无一次进攻的机会,被傅樱梅逼的连连后退,全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

  又斗了二十几招,李一鹏见她剑势虽猛,然自己全力应付却并不能打伤自己,心中暗暗叫喜。

  可再斗五六个回合,他便有些发慌,心道:“援兵不知何时才到,我与她纠缠太久,恐独孤焱等人上来帮忙,再者说,我一直防守,何时是个尽头?qiang乃百兵之贼,我何不找机会给她一下,说不准她只顾着进攻,却忘了防守。我先一击重创她,然后趁机以她为人质,唬出条路来。”

  想到此处,他便下定决心,想要找到傅樱梅的破绽,然而傅樱梅一剑接着一剑,剑剑都是要人命的杀招,李一鹏又和她斗了十几个回合,实在找不到破绽,急得满头是汗,心道:“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傅樱梅陡然间一剑刺向他的小腹,剑势甚猛。

  都是行家,谁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一剑剑势太猛,实乃有去无回的一剑。一旦失手,便再难有还击的余地。

  李一鹏一边侧身招架,一边暗暗叫喜,心道:“看来这丫头还是年轻,在人前说了大话,想要擒我,却迟迟不能得手,此时也必是心急如焚,想要一击定胜负,可惜了,这可是个转败为胜的好机会,我的抓住了!”

  当当,傅樱梅先是一剑刺空,接着又挺剑一挑,却被李一鹏震脱了长剑,身子向前一时收不住脚。李一鹏见此大喜,狂笑道:“小美人儿,你就在这儿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