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228章 寂寞人生路 江湖无所依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28章 寂寞人生路 江湖无所依

作者:鲤红鱼
  一叶可以障目,一叶亦可知秋寒。一梦可千年,梦醒人未还。一笑淡恩仇,事实无所依。一剑人未亡,江湖似梦魇。

  冷色的风,冷色的剑,冷色的江湖无可依。

  人未亡,剑未断,乃前行,所见者灯火阑珊处,再回首,已暮苍然。心去矣。

  大梦初醒的独孤焱,浑身上下使不出半点力气,他在沙地里打滚,浑身沾满了泥土。

  仰头望天,万里无云,满天的星斗,看起来是那样的祥和安静。

  “我在哪里?这是哪里?”他问着同一个问题,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了两步,又跌倒在地上。头很沉重,脚很轻飘,他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梦,也许梦比现实来的更清晰一些。

  他真想在沙地里在睡一觉,但好像就算他睡死,也不会有人来找他。

  帝王交给的人物,他已经办完了。母亲在遥远的皇宫里,有人照顾,她不需要一个孝子,她只需要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现在棋子已经完成了他本该完成的任务,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无论成功与否,他都已不再重要。

  瑟瑟的江湖,凄寒无比,他要去哪里?他该去哪里?

  望着这片虚无缥缈的大地,仿佛人生只是一场梦,甚至是梦里的幻觉。

  一瞬间,他想起三恶驰骋沙场的时候,忽然觉得那个时候很好,因为有对手,也有朋友,有想做的事,有该做的事,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柳正气被杀死的时候,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但他的身体被海水禁锢着,无法动弹,也正是因此,十二色才没有察觉他的气息。

  柳正气死后,他所用的法术自然解开,水窝散开后,他一直昏昏沉沉的,似乎处在梦里。

  他沿着海滩一直走一直走,偶见几艘渔船停在岸边,渔船上点着微弱的灯火,想是渔夫一家人在船上过夜了。

  也许,连房子都没有,也许是离家太远了,明日还要打鱼,所以便不走了,无论是哪一种,他们在他眼里都很幸福。

  又渴又饿的独孤焱,来到一渔夫的船边,上前乞讨。

  那渔夫是位中年的汉子,有些驼背,见他可怜,便拿出一大碗淡水,取过两三个烧饼,送给他吃。

  独孤焱一边吃着,一边喝水。这时,那渔夫的夫人和孩子也走出船舱,她们收拾的都很朴素,是朴素平凡的一家人。独孤焱吃着吃着,忽然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想起自己一家人,在孤雪峰上生活的场景,那时似乎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也没有什么活着的理由,更没有什么欲望和目标,可就是无比的幸福。

  这渔夫的一家人岂不一样?

  那渔夫见他哭个没完,上前劝慰道:“年轻人,你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啊?你是还有什么难处吗?没事,坐下来慢慢说,我老渔夫虽然穷了点,但要是但得能帮的上忙,我们一家子是一定会帮忙的。”

  独孤焱连连摇头,道:“我只是看见你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想起了自己的过去和家人……”说着,又忍不住长叹。

  渔夫道:“没关系呀!你要是实在没地方,明个儿就帮我打鱼吧!我老汉不会亏待你,你看……”他说着用手一指自己的女儿,道:“我这丫头也年纪不小了,虽然长得丑了点,但心肠是好的,要是你不嫌弃……”

  那渔夫一言未尽,那姑娘便羞道:“爹你说什么呢?我不嫁人……”

  他儿子笑道:“爹爹,姐姐害羞了。”

  独孤焱转头望去,那姑娘十七八岁的样子,那渔夫一点也未谦虚,确实很丑,那男孩相貌倒还可以,十一二岁的年纪,一副俏皮的脸蛋,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那渔夫的夫人年纪也不小,一张黄脸,满脸苦笑的看着渔夫,道:“你呀!别把人家吓住,就见了一面,你就和人家说这个,没准啊!人家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呢!只是落了难,才到咱们这儿来的!”

  那渔夫与他夫人自此开始拌起了嘴,嚷嚷个没完,各说各理,独孤焱只装聋作哑,全当没听见。

  吃过饼子,独孤焱又拜谢那一家人,起身向西,也许他是迷了路,所以走很远也没有再遇见人家,也许是这里本就地广人稀。

  在草原上游牧的民族没有固定的住所,他要找人,语言不通,一个人靠步量不知要找到猴年马月,可他有的是时间,因为他的人生所剩下的,就只有这一件事要做了。

  江湖,恩怨,他早已看淡了。是时候要放下了。

  顶着冷风,他在风沙中走了一年,回到那个离开的地方。

  此时这里的水草有又到了丰盛的季节,赛罕花公主所在的部落,应该还到这里放羊牧马才对,可来的却是另外一个部落。

  独孤焱一边流浪,一边向学习他们的语言,仗着自己有一身功夫,在大草原上狩猎度日,虽然过不惯这种生活,但好歹他不会死。

  又一个清晨,太阳早早的爬上了山坡,周围牧马的汉子也早早的起了床去牧马。

  马儿吃着草,汉子们在草场上高歌。忽然来了一群狼,狼是这大草原上,除了人以外第一凶猛的动物,它们成群结队,向马儿发起冲锋。

  马儿吓得四处乱穿,部落里的年轻人带着弓弩,驱赶野狼,正这时,忽然从远处冲来一支队伍。

  那队伍有上千人之多,都骑着快马,并且打着旗帜,旗帜上用他们的语言标注着“犬鹰”的字样。

  人们见到这个部落的名字后,开始四散奔逃,顾不得追赶马儿和豺狼。

  强者似乎来的不善,离老远便看见有人张弓搭箭,那射的却不是豺狼,而是这个部落里的人。

  狼群见到人族之间的内战,早吓得跑的无影无踪。

  独孤焱在远远的山坡上看着,他想:“既然是犬鹰部落的军队,那犬鹰部落的公主国王,应该也距此不远才对。”

  他迎着马队跟了上去,但对方却不识他的来意,几名年轻的士兵举弓便射。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