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212章 永别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12章 永别

作者:鲤红鱼
  阳光的射线在那一刻变得倾斜,杀戮之刃在这一刻绽放,十二色终于认真了起来,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击就会结束这场战斗。

  然而,意外总会不期而至。段文横的利剑忽然刺向黑色。

  暗影无形,墨中求败。那黑色就像浓浓的墨水融入到了水里一样,忽然散开,然后又突然出现在段文横的身后,段文横不顾黑色,提剑径直的杀向绽放的紫色。

  正准备绝命一击的紫色,连忙向后,同时打出暗器九尾钉。

  那钉子看起来有九条尾巴,径直向段文横的双目冲去。

  段文横挥剑隔击,同时淡淡的冷笑了一声,剑光斗转,向自己的身后。

  他身后正是黑色,其身如墨,其心似冰,令人寒而不栗,心惧如焚。

  对于杀戮的剑,无论是什么样的生命形态,都只是食物而已。

  段文横挥剑猛刺,那黑色墨气急忙倒转,一抖手射出一根尖刺,似剑非剑,似椎非椎,只一道黑气,扑向段文横的面门。

  段文横撤身让步,横剑再挥,一通劈麻乱斩,墨气散而又聚集,却已遭受重创。

  紫、白、墨绿如黑之手脚,从三测杀向段文横。

  此时他方杀退黑色,正喘着粗气,刹那间想要提起真气,面对三色,已然有些不及。

  独孤焱剑似长蛇,忽奔向紫色咽喉。紫色不停,白色过来招架,独孤焱剑尖一挑,下次白色小腹。

  白色自顾不暇,向后退去,藏蓝刚猛之刃前来,挡住独孤焱。独孤焱欲求围魏救赵之计已宣告破产,那边苏朝天抡刀厉喝,截住紫色、墨绿,但背后却遭受黄、橙、赤、褐的重创。

  段文横屏气凝神,举剑横扫黄、赤、橙三人眼睛,同时逼退褐色。十二色协同不能取势,从新聚拢在一起。

  独孤焱等三恶亦聚拢在一起,打算以三对十二。

  是敌人、还是朋友?有些本就不是非此即彼那么简单。

  正如那如潮水般涌上来的死士一样,他们得了多少好处?张景胜给了他们多少利益?难道这世上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吗?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不是这样,古今为何又有那么多人,明知会死,也要舍弃生命的向前冲?

  只是这昂贵的代价所换来的,有时未必是人们想得到的。

  原本以三对十二,就已占尽劣势,现在又多了这么多的死士,战局显得更加棘手。

  三人拼劲力气,总算杀出一条血路,向着寒月谷的深处行去。曲折的山崖,留出仅可通过一个人的出路。

  段文横和苏朝天似乎早就查阅过此处的地形,大家都很清楚,留在最后面的一位,恐难逃毒手。

  而红玉等人,因为没有受到十二色的阻截,所以率先从此处杀出。

  如今这里只剩下三恶与东岛的杀手死士们。一场生死较量在所难免,没有会愿意死,可要一起生,貌似太不现实了。

  段文横提剑迎住十二色,独孤焱剑锋抖动,力抵十几名死士,稍占上风。苏朝天提刀在前,离峡谷的狭口最近,此时若走抽身便是。

  可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回去……

  很多年前,他们曾经历过类似的围堵,那时想要除掉他们的,是中原的武人,但三人协力游斗,最终杀出重围。

  现在的遭遇未必就比当年更凶险多少,苏朝天道:“天茫山一战,雪中送客。”

  这是一句暗语,讲的是在天茫山遭受围攻时,他们所用的战术。今日,他们来不及安排战术,苏朝天的意思是,他们还要按照当年的战术来执行,这样,三个人就都能够活下去。

  当时苏朝天和段文横为主力,苏朝天凭借刀法的狠辣,在前面先冲,将敌人砍的血肉模糊,以残忍的杀人手法,惊吓住一部分敌人。

  剩下有经验丰富的,由段文横老辣的剑摆平,独孤焱负责殿后补漏。

  然而今时不是往日,所面对者皆是亡命之徒,此外又有十二色相助。

  彼强此亦强,今日之独孤焱远超当时之独孤焱,剑法有刚有柔,刚柔并济,软硬兼施,纵然敌方强大,但人犹畏死,死士又何尝不会惊慌失措?

  再者当年的追兵也并非一无是处,八卦阵、锁命井、江湖各派好手,亦菲等闲之辈。

  他日三人能同心协力,冲出重围,今日又有何不可?

  答:“今日已不可同心尔!”

  段文横横剑大喝:“姓苏的,老子今日和姓张的有仇,故而不与你计较。你冤枉老子,害死倩倩,又侮辱她在先,我身为东岛人,又岂能再与你合作?那儿有路,快滚吧!”

  独孤焱反手一剑,似龙吟海角,浪起天涯,刷的一道寒光经过,顿斩三名死士于剑下,道:“张景胜对你无义,焦倩倩对你无情,何故念之?不如今日杀出重围,来日在做了断。”

  段文横长剑一立,剑法陡变,如长龙卧波,归元千里,风起间,十二色不敢近身。回身道:“独孤贼子,非我故人,他人不知,我知你父为朝廷鹰犬,没少尽犬牙之力,今日你又奉命,前去漠北。我堂堂一代浪侠,岂与你这等人渣威武!你二人抽身离去,天涯海角,永不相见,休再啰嗦,否则我反向一击,顷刻毙了你二人的性命。”

  独孤焱还待犹豫,苏朝天忽然左腿中剑,所伤之处,却是左脚脚筋,脚筋一断,那人不残,也废了一半儿,如此当误之急,他却如此不留神,实在令独孤焱有些不解。

  苏朝天以单刀会斗二死士,显的极为吃力,忙向独孤焱求救:“快来助我脱困,快!”

  独孤焱忙挺剑过去,劈开两名死士,问道:“伤势如何?”

  苏朝天道:“已如废人。”

  段文横大喝道:“再不快滚!等老子反悔,可脱身不得。”

  独孤焱带着脑子的疑惑,提着剑,劈开几名死士,向着峡谷的狭口行去。

  谷的另一侧也不知如何,红玉等人一去不返,好似没了音信,独孤焱带着双重疑惑,泪别段文横。

  这一别,难保便是永别。百镀一下“冷色江湖爪书屋”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