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倾诉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七十一章 倾诉

作者:鲤红鱼
  “不,你有你的好,你更善良,更单纯,不像她那样复杂,你要对谁好,或是不好,爱或者不爱,都会表现的很清楚,可她不一样,她明明……明明那样的在乎我,可为了不让我觉得亏欠她,所以表现的冷漠无情、甚至要、要嫁给一个年近花甲的土财主,你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吗?”

  独孤焱说着说着,老毛病就又犯了。多少次,他曾下定决心,甚至是在佛前发誓,这一辈子无论发生什么,他都绝不会再流一滴泪。

  可现在,他又哭了起来,像个软弱的孩子,或者说他就是软弱的孩子。

  独孤焱哀婉着、断断续续的讲述着他和芳的事……

  讲完了她,又提及娥的事,提起她,就不会不提起当时的心情。

  而那个一蹶不振的状态,又是因红玉而起。

  独孤焱当然没有责怪谁的意思,他只是想要倾诉自己的无奈。

  此刻,她觉得自己的这一遭罪,没白受。

  独孤焱颤颤道:“……我将她们埋在这里,是想着以后报了仇,可以回来陪她们。本想也把你带来……可你却自己跟来了。我、我没想过要三妻四妾,我只是觉得亏欠你们,所以我本打算孤独终老。在得知你没死的消息以后,我恨不得飞去江南找你,可我想了又想,总觉得那样实在是太对不起死去的她们,毕竟她们都为了我付出了生命,我应该受到惩罚……这都是我做的孽,我为了寻找杀父仇人,或许多少也杀死了些无辜者,这就是报应吧!孤雁南飞自凄凉,情仇敌忾又何方?江湖事是无穷尽,万恶到头终凄凉……红玉,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会连累你的。”

  红玉红着眼圈,道:“已经连累不是吗?有些人,生来就是要被连累的。”

  “不,”独孤焱擦了擦眼泪,道:“红玉,我只希望你开开心心的活着……”

  红玉道:“怎么还开开心心的活着?我父亲被抓,怎能不救?凭我自己,要是不被你连累的话,怎么救得出来?嘿嘿!”

  她说着,又笑了起来。那岂是该用“连累”来形容的?她这样反着讲,是在故意逗他笑。

  “你会帮我把父亲救出来的对不对?”

  “嗯。”独孤焱点头答应。

  红玉深情的说道:“其实我对你也有亏欠,我那时可以和你好好说的,可是我没有。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独孤焱肯定的回答。

  红玉笑着一拍他的肩膀,道:“就知道你不会。”

  独孤焱顺势抓住她的手,道:“其实我心里面最最重要吗那个人,一直都是你,我真的不想你受到我的牵连。”

  红玉笑道:“好啦!你不用担心,我不都说了吗?我生下来就是要被你牵连的。你虽然杀了一些不该杀的人,可你也救过很多人啊,比如说我、还有白家兄妹,她们现在一定感激你感激的要命。忘了吗?那个白家姑娘,她可是还想着要给你生孩子呢!”

  “没有的事……”独孤焱脸上一红,羞的连忙放开了手。

  红玉见他如此,心中莫名的涌上一阵欢悦。

  独孤焱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帮白家寻找夺天术吗?”

  红玉先是摇了摇头,而后道:“我猜你一定是心软,见那白家可爱的姑娘朝你一摸眼泪,哭诉道:‘嗯~独孤大哥,帮帮人家嘛~’你当时啊!骨头都酥了,一下子就答应了。‘呃!那好吧!不过你可要给我生孩子啊!’‘嗯,没问题独孤大哥’……”

  红玉绘声绘色的一通表演,搞得独孤焱哭笑不得,只得不住的摇头。

  稍微安静了片刻,独孤焱一本正经的道:“其实我帮他们,还有另一个原因。”

  红玉也一本正经的问道:“什么?”

  独孤焱道:“其实不管怎么说,白家的那场惨案,还是因我和表妹而起。如果那天她不自称是玉岭门的人,就算柳盟主要灭白家,也要再从新找个理由。”

  红玉又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独孤焱的鼻子,道:“没想到,你还挺能编的嘛!”

  独孤焱一皱眉,刚想争辩,红玉却又一下子收敛起笑容,接着一本正经的道:“不过我相信你。做我的男人吧!你杀了那么多的人,老天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做了我的男人,我救过很多人。从我第一天学习医术开始,就一直在救人,我想这和你没有休止的杀戮差不多吧?你杀我救,我所积累下的功德,应该也可以洗刷你所犯下的罪孽。”

  独孤焱吃惊的听着,那表情只能用一个“呆”字来形容。红玉说的很突然、很直白,令他始料未及。

  沉默了很久,尴尬的动了动嘴,又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总之是惊喜多于担忧。

  红玉坦然的笑道:“怎么了?不喜欢我啊?是放不下死人,还是放不下白家的姑娘?”

  “没、没有,都不是……”沉吟了片刻,接着道:“你的功德,都用来洗刷我的罪孽,那你岂不是很亏吗?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啊!你说的倒也是,如果我的阴德都留给自己,说不定可以成为菩萨呢!不过,还是帮帮你吧!也许我前世欠你的呢!反正无所谓了,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也许这就是老天的安排吧!我不求再得到多少多的福报,只求在未来的这场风波里,我们都能平平安安的,家人也能平平安安的。”

  她似乎也能预感到什么,毕竟现在几方面的人,都已经动了起来,且动静都很大。无论是红拂医阁,还是江湖三恶,都注定了无法置身事外。

  独孤焱感动得又差点哭了出来,揉了揉眼睛,道:“做了那么多坏事,我还没有做过菜花贼呢!今天我也要做一次……”

  “不行!”

  “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行……”

  ……

  次日,独孤焱祭拜了祖宗灵位,又见了见那白衣老者。

  老者什么都没有告诉他,只在地上留了八个字:“大厦将倾,狂澜即倒。”

  独孤焱随即起身,带着红玉,又折返回江南。这一次,他的目标很明确,也很坚定。

  杀人,只是为了救更多的人。

  他要知道,到底是是谁那么无聊,会偷走芳和阿柔的尸骨。更要知道邪龙的秘密。

  此外,他隐隐觉得,杀害父亲的大仇人就要露面了。天地虽大,但这场风波更大,任何一个强者都绝无置身事外的可能,其中也就饱含了那位打败了父亲的强者。

  他一定也在某一方的势力当中——独孤焱可以肯定。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