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冷漠凄寒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冷漠凄寒

作者:鲤红鱼
  “你难道就不知道害怕吗?”红玉好奇的看着独孤焱。

  独孤焱反而将更好奇的眼神向她投来,脸上露出既苦涩又凄凉的笑,道:“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人,不懂得去珍惜深爱着自己的人,害的她为自己丧命,同样,我也没有办法报自己一生最大的仇恨,我就是一个废人,或许死亡对我来说,反而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所以老天才不会轻易的放过我。”

  他忽然仰望着星空,满天的星斗好像都在嘲笑他没有志气,可他偏偏却不会垂泪。

  夜空下,缥缈着的一条黑影,或许正是刚刚逃走的巨龙,可它现在看来,却是无比的渺。

  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又道:“我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死,可他都没有叫我死,所以我只能这样活着。”他将目光缓慢的移向红玉。

  她看起来很不开心,也许她的心里在怀疑着什么,可独孤焱已经懒得去思考那些了。

  看着眼下那些奇怪的尸体,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段能勾起他伤心的往事。

  “放下仇恨、放下仇恨……”他喃喃的念着,可心里的恨意却又在不断的加深,伤害了被人的人,当然可以随随便便的放下,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又貌似没什么不可以,可谁又能设身处地的去思考呢?

  独孤焱眼神渐渐变得森冷而又可怕,那些恐怖恨意,突然凝聚在那张原本看起来很温柔的脸上。

  剑气忽然变强,甚至不想还鞘,他不知道自己想杀死谁,却又谁都想杀。凝望星空,这股无情之火不知从何时开始燃烧,是她的冷漠?

  可她似乎也并没有。

  是蹉跎的岁月?

  可他并不老。

  仇恨?

  可那已然是往事……

  是尘封的记忆,那些人,让他记起了。

  钉在墙角上的一支袖箭,勾起了他对表妹的那一段回忆。这里所住的,绝对不是普通的寻常百姓。

  果然,经过一番的折腾,他在哪家人的衣柜里,找到了一些唐门特有的暗器,不过这家人死的依旧凄惨。可能他们也没想到,会突然闯进来个怪物,将他们全都杀死,因此连暗器都还没有组装好,只有一支微不足道的袖箭,看来也没有影响到那巨龙的食欲。

  独孤焱冷漠的依偎在墙角上,如一具死尸。

  “是自己害了最疼爱自己之人……可她却想要嫁给别人,那也是我负了她,这一切都是应该来的报应吗?”

  “你去哪里?”独孤焱忽然站起身,红玉急着问道。

  “去杀人……”

  “杀谁?”

  “和你无关……”

  “我和你一起去。”

  “不必……”

  她从没见过这样森冷的独孤焱,“难道这就是他心里最真实的一面吗?”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认知。

  她真的不想再跟着他一起,可又总觉得很失落。

  独孤焱根本无人可杀,因为当他回到客栈里的那一刻,整个镇子里的人都已经死光了。

  那些尸体看起来,就和白天埋的一样,干瘪零散,地上没有一滴血,只有简单的打斗痕迹,房屋却受到了严重的毁坏。

  没人呼吸的寂静,死气沉沉,连一滴汗水落地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嘈杂。

  一个人,愕然的站在废墟上,身着红衣。他知道她是谁,可忽然涌起的怒火和愧疚,让他没有理由再去哄她,就这样结束两个人的旅行吧!

  他需要冷静,可一想起那个人,他根本就无法冷静。

  憎恨驱使着他,走进那片昏暗的森林,没有月光的关顾,星辰那微不足道的光辉,也无法突破到这里。

  凝望着他的剑,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到孤雪峰上,和他亏欠的人相聚。

  一个人的旅途,没有什么行囊值得他去收拾,就这样默默的上路。

  瑟瑟的寒风,又是一年的初冬,雪地上,一横寂寞的脚印。

  痴情人去痴情天,

  人间空留痴情冢,

  荒草蔼蔼衬香骨,

  尘世菲菲渡劫难。

  情难禁,怨难消,愁云不尽天何明?志难酬,仇难了,不如黄土不自由。

  石碑上的字还在,可却少了那两句:“积雪层中常青树,树下埋着痴情人。”

  树下的痴情人确实不在了,石碑还在,坟却不知被什么刨了。

  独孤焱左思右想,能找到这里的人不出三个,一个就是白家大姐白铃、她和自己一同去的西域,没有时间,也没有理由挖走自己心爱之人的坟墓。

  剩下的两个,一个就是苏朝天,玉面阎君,他只对活着的人感兴趣,死人他一点都不感兴趣。

  最后一个,他只愿掩埋别人,作为杀戮的机器,他更不会将已死之人挖出来再杀一遍。

  “会是谁呢?”独孤焱瘫软在地上,或许还有一个人可以为他解惑,那便是孤雪峰上的白衣老者。

  “不会啊!他没有理由啊?难道是她们又活过来了?”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横生出一些不理智的想法,让听着就好笑。

  “苏朝天、段文横、老者、白铃……这样一算来,也就只有他们四个人……等等,会不会是苏妹,她很调皮,可她怎么会拿死人来和我开玩笑?”

  山下,慢悠悠的走上来一个,她双臂紧抱着肩膀,脸被冻得铁青,鼻涕眼泪止不住的流。

  远远的,她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从江南,一路追寻到此。她不适应北方的天气,可还是跟来了,也不懂得加衣服,就那一身红装。走在街上,总会被人指指点点。有的人很讨厌,还上去问她:“是逃婚呐?还是着急嫁人……”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如果换了她是独孤焱,这一路上不知要死多少人,可她一个都没有杀,在她看来,只有大仇人才值得动手。

  他就躺在那里,也不看她。

  夜里,山岗上刮起一阵大风,这风是从北边来的极寒无比。

  虽然她有些内力,但还是架不住这刻骨的寒风。

  独孤焱依旧躺在地上,像是被冻死了一样。可还是没有死,并且活的好好的。

  “为什么呢?”红玉摸着眼泪走到他的身边。

  “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冷漠?”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