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绝妙医术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五十一章 绝妙医术

作者:鲤红鱼
  苏朝天闻听此言,深怕妹妹伤势有变,急忙问道:“姑娘,我妹妹伤的怎么样了?”

  红玉道:“她的伤虽无性命之忧,可她的脉搏,不像是一个年幼的丫头,她像是……像是中年人,好像年纪比我还大,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练功练的吗?”

  苏朝天如释重负,叹了一声,道:“嗨!姑娘,这个你就不必多想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说吧!你再看看这位姑娘的伤势。”说着一指地上的赤菲。

  红玉又过来为她诊脉,手刚一搭在脉搏上,便道了一句:“没脉啊!人已经死了吧!”她又将手轻轻按在赤菲的胸口上,微微点了点头,以真气灌入她的体内,回头看了一眼苏朝天,道:“她怕是快要不行了,心脏被震开了个口子,想要救活她,只怕是要……要……”

  苏朝天急着道:“要怎样?”

  红玉道:“要开刀。”

  苏朝天愣了一下,“如何开刀?何为开刀?”

  红玉道:“将她的肚子割开,用针线把里面的伤口缝合,过一段时间再把肚子割开,把线拆掉。缝合内部的伤口,必须用西域的天蚕丝,否则极易伤及心脉,若在受损,她必死无疑。缝合内部的针,要用我们红拂医阁特质的玄磁针,否则也是必死。”

  苏朝天听后,冒了一头冷汗,红玉所说之物,他一样也没有。问道:“那要到哪里去寻找你说的那些东西?”

  红玉道:“啊,这个你不必当心,这些开刀用的东西我都待在身上,你只需在我给她开刀的时候,用内力护住她的心脉。到时我会用针,封住她胸口和心脏上的部分血管,你需一边替她活血,一边为她续气,否则她撑不到结束。”

  红玉缓了口气,接着道:“当然,开刀一定要等到白天,否则夜晚我看不清楚。开刀时,最好是两个人替她护着心脉,如果要一个人边活血,边续气,有些艰难。”

  苏朝天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还能救活吗?”

  红玉道:“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可以一试。”

  苏朝天道:“那今晚呢?她能熬的过去吗?”

  红玉从怀里拿出一个粉色的药瓶,从里面取出一粒丹药,用嘴嚼碎了,嘴对着嘴,给赤菲服下,道:“这是续气金丹,是最好的补药,你去给她弄些水,一会儿我再给她输些真气,撑到明天早上,应该没有问题。”

  苏朝天绕到原本房舍的正门,找了个破旧的水桶,打了一桶水,给红玉送了过去。这时只见她正在为人魔邱枯海诊脉,于是皱了皱眉,道:“做人做事,还是心为妙。我去路上看看,销毁一些痕迹,免得七十二岛的杀手找来。”

  红玉答应了一声,接着为邱枯海诊脉。

  苏朝天沿着来时的路,折返回去,路上谨慎微,将地上的痕迹扫除,顺便引向别的地方。等回到双龙客栈时,已近五更。

  苏妹坐在倚靠在红玉的身边,显然已经醒了,红玉又在为她诊脉。在她们不远处,赤菲依旧昏沉沉的躺在那里,却不见那人魔邱枯海的踪迹。忍不住问道:“邱枯海呢?”

  未及红玉回答,苏妹先道:“哥,你回来了。”

  苏朝天点了点头,又问了一遍邱枯海的事。

  苏妹道:“他已经走了。”

  “走了?”苏朝天显然觉得很意外。

  苏妹点了点头,道:“是的,她的医术很精湛,只用了三言两语,就治好了邱枯海的内伤。”

  苏朝天听完何止是震惊,问道:“这怎么可能?”

  苏妹道:“怎么不可能,我亲眼所见。”

  苏朝天更加觉得奇怪,红玉道:“这也没什么,我就是告诉他气守丹田,然后背上的三穴封死,不要乱动,腹痛时,已足三里为念,舍弃源头……”

  苏朝天听完红玉所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具体是哪里不对,疑惑的摇着头。

  苏妹道:“好了哥,红玉姑娘的医术就是惊人,赶明儿你要是再遇见邱枯海,可以自己问问,到底医好没医好。”

  苏朝天道:“嗯,其实他好不好,我倒不是很担心,我就担心你们两个。”说完眼睛又落在赤菲的身上。

  苏妹看出哥哥似乎有心事,笑着问道:“哥,你真的看上她啦?”

  其实苏朝天哪里是在忧郁她们,自从得知段文横给独孤焱写信,他心里就一直有些发慌,总好像有一根筋断了,思来想去、想去思来,可就是放不下,又说不出。

  听妹妹如此一讲,赶忙解释道:“别胡说,我怎么可能看上她呢!我是在想别的事情。”

  苏妹听哥哥如此一说,更来劲了,要不是有伤站不起来,她非得跳起来数落哥哥一顿。

  等到了天明,苏妹哥哥睁开眼睛,就看见哥哥紧握着赤菲的手,不住的揉摸,赤菲的上身赤裸着,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挡。而且,这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苏妹惊讶的捂着嘴,她应该没想到苏朝天会干出这种事来。

  一旁的红玉手里拿着一把奇怪的刀,中间弯曲,刀尖极细,刀身极薄,锋利的可以轻易切断坚硬的骨骼。

  只见她的手在赤菲的胸前摸来摸去,苏妹当下更为迷糊,心道:“哥哥也就算了,没想到她一个女人,竟然也对她那里感兴趣,还、还用手摸……”

  她的疑惑很快随着那一刀,而变得更加不解。

  赤菲的胸膛被割开,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人这么干,也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这么认真。往常就算她与人动手,杀了别人,也不会如此仔仔细细的观察别人的伤势。

  红玉何尝不是如此,可伤还要治,人还要医,退却恐惧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她拿起事先准备好的一根针,那针细的比头发丝还细,并且是软的,可以来回弯曲。

  针鼻儿的肉眼很难发现,穿线是个技巧活,不过她在动刀之前就已将线穿好。

  天蚕丝,是身体可以吸收的丝线,用来缝合伤口再好不过。可要缝合心脏上的伤口,却不那么容易。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