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104章 伤感与分离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04章 伤感与分离

作者:鲤红鱼
  “独孤大哥,你为什么点我的穴啊?”白铃不错眼珠的看着他。

  独孤焱笑而不语,朝着段文横一笑,道:“麻烦了……”

  段文横什么也没说,板着脸,像一个冷漠的剑客,却又忽然跃到独孤焱的身边,扛起白铃,径直的奔向天王洞,他继续杀人,所以他要跟着八面阎王他们,杀出一条血路,杀到爽!

  独孤焱微笑的面庞渐渐消失在灰沉的昏暗之中。

  白铃欲哭无泪,心里酸酸的,说不出的痛苦。

  “他为什么不和自己一起走?留在谷底,难道还能活吗?”

  白铃的忧郁并没有阻挡段文横的杀戮。他冲过去,一剑劈向在他前面逃命的一位武士。

  那一剑猛的像野兽,好似孤狼。那武士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劈成两半,从脑壳一直到裆下,肠子、心、肝、肺等皆被劈成两半,这一下两边倒很对称呢,如果放在秤上称称,两半尸体体上下差不了二两,死相极其惨烈。

  有一位二十出头的汉子,是武士里的一个小头目,提着一柄奇特的弯刀,带着十几名弟兄,从队伍的前面折返回来,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八面阎王的命令,见到段文横就上来拼命。

  可惜,段文横没他想像中那么好惹。

  那汉子弯刀一挑,斜向上直取段文横的小腹。段文横表情依旧,黑齿剑直插那汉子的前心。汉子纵身后退,段文横再度向前,紧追不舍,左右各有一名武士持刀剑向他杀来。

  段文横好似疯狗一样,不理不睬,继续朝着领头的汉子杀去。

  那汉子一时惊住,心道:“这厮莫非是要以命换命不成?”

  正在思考之时,段文横忽然收剑,向左右各挥一次。两侧的武士皆以为自己要得手,却不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巨大逆转,二人双双丧命,被黑齿“咬”掉了脑袋。

  那领头的汉子没想到段文横的剑会如此之快,深感对不起死去的弟兄,拎刀刺向段文横的胸口。

  剑长而弯刀短,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只听噗的一声,那汉子心脏被戳了个正着,遂吐了口鲜血,手腕一软,弯刀落地,死尸也随之摔倒。

  就那小头目倒下的同时,段文横又宰了六个,且各个死相凄惨。血腥程度令白铃不敢直视,心道:“这人怎的如此暴力?简直就是杀戮的机器!没有人性!”

  见此,周围的敌人看段文横的眼神里无不带着恐惧。

  那些人再没有敢主动向段文横发起进攻的了,可他却依旧不依不饶,见人就杀,抓住就宰。

  白铃弱弱的问了一句:“这位剑士,你怎的如此残暴?”

  段文横道:“令敌人畏惧的帮手,难道不是好的帮手?”

  白铃在他的背上,只觉得有些恶心,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段文横又道:“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你,闭上眼睛就行。”

  白铃依言,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没勇气看下去。在她的内心深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独孤焱他就是一个杀人狂魔,人家郑家已经都认输了,他们都答应放我们走了,可他还是将人家一家人都杀了,那么多的人命啊!那是活生生的人啊!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啊!白铃你知道吗?郑家有一位千金,名叫郑态,长得简直比你都甜,可就是这样,也被他一剑给杀了。还有他父亲……白铃、铃儿,就他这样,我怎么会喜欢他?所以,我要想尽办法躲开他……还有还有,你这次要找他帮忙,他也许会帮,不过你可一定要顺着他的性子来哦!”

  那时的她,已听说柳正气的不仁之事,苦笑着摇了摇头,暗想:“若是换了柳正气一家,杀光了也不为过。”

  此刻,她瞧见段文横的疯狂举动,又想起来夕日红玉的话,她心里不禁闪出一些念头,一不小心就说出了口,道:“独孤大哥才不会这样,连不敢还手的人都杀。”

  段文横冷漠的前行着,好像并没听见。可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是如此的固执。

  两个人眨眼之间,已进入天王洞。

  天王洞与其余两洞不同,里面到处都充满了毒气,如果一不小心吸入肺腑,轻则浑身无力,晕倒当场,重责性命不保。

  那些武士都随身携带着防毒的器皿,在入洞之前,都准备妥当。段文横一身横肉,内劲之强,远在独孤焱之上,他屏住呼吸,负重千斤,可不间断前行三个时辰,因此不必在意毒气。

  但他知道白铃底子弱,因此从死人身上取出一套防毒材料,给白铃安置妥当,随后挺剑杀入,紧接着又是一阵惨绝人寰的杀戮。

  洞内点着火把,并不漆黑。八面阎王不知去了何处,一群挣扎着想要害活命的人,顺着中间一条宽阔的路面搏命狂奔。

  段文横连杀带走,一路冲出洞去。出洞时,艳阳已高照,天上晴空万里,脚下的沙土伴着血渍,如泥泞的洼路,踩上去湿漉漉的。

  白铃这时穴道已自行解开,她没想到自己会活着出来。可她却并没有表现的十分惊喜,对段文横道:“独孤大哥怎么还不出来?他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上来?”

  段文横斜视了她一眼,这时武士们已经逃光了,至于去了哪里,恐怕只有八面阎王才知道……

  白铃看了看段文横,他被血衣包裹着一样,根本看不出原有的面貌。

  白铃想了想,人家毕竟救过自己的性命,又忍着哀痛,道:“谢谢这位大侠,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讳,只是我太着急了,我想见独孤大哥,他怎么还不出来?他什么时候才出来?他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

  她一连问了十几个“他他他”,可见,连傻子都看得出她对独孤焱的关心。

  段文横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道:“她死了,活该被埋。”

  白铃只道了个“你”字,便哭的说不出话来。她太想他了……她哭着想要返回洞里,沿着洞向下,去找他,可洞口已被黄沙填满。周围除了几具死尸,就剩下了寂静的沙海,白虎、独孤焱、撒哈拉……他们到底是死了,还是去了什么别的地方?白铃一时不得而知,能力她停止哭泣的,恐怕只剩下了侥幸心理。

  晚了点,抱歉!

  (本章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