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51章 平家惨案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51章 平家惨案

作者:鲤红鱼
  涂老大几乎要尿了出来,颤抖着说道:“被、被送走了,说要孝敬邪皇大人,这、这具体我也不知道。还说什么他是想偷天书的……”

  他的话,已经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独孤焱手指轻轻一弹,那根松针飞了出去,威力如唐门的暗器飞针一样,但不同的是,独孤焱靠着内力,而唐门则是以机器发射出去。

  松针自涂老大的头顶刺入,直至心腹而停。他没有流血,或是流的很少,但却死了,便如被恶鬼索去了性命一样。

  白铃注视着独孤焱,她想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独孤焱也微笑的看着她。

  白铃道:“独孤大哥,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

  “听你的。”独孤焱的回答倒很干脆。

  白铃皱了皱眉,她若是有思路,也就不必问独孤焱了。可他明明有思路,却偏偏说要听她的,故意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时,那妇人在她闺女的呼唤之下,也已醒来。那妇人一睁眼,见自己的闺女没事,又转目望向那两名匪徒,起初还以为他们只是晕了过去,等走近了才知,那两人原来已经死了,但她却看不见伤口。喃喃问道:“唉!他们怎么死了?”又转回头,看着女儿道:“你没事吧丫头?”

  那姑娘点头道:“我没事,刚才多亏了这位大哥哥出手相助,才惩治了他们两个恶人。”

  她说“恶人”两个字的时候,语气显的格外沉重。是以刚才他们二人,都为了争夺白铃,而将自己推来推去,心中既是羞愧又是尴尬。她心道:“我难道就比她差的那么多吗?”

  她越想越恨,恨不得将那二人碎尸万段。

  她其实不知,倘若她是一个男人,便也会和他们一样……

  那妇人看了看独孤焱,道:“伙子,你是怎么把他们打败的?”

  独孤焱笑了笑,道:“他们自觉作恶多端,悔恨而死,与我并不相干。”

  那妇人听了一愣,那姑娘闻言也是一惊,她们从没想过人还有这种死法。

  独孤焱也从没想过,所以他也觉得很好笑,又笑道:“他们俩个死活并不重要,眼下最关键的还是找到老伯,不知他现在是否安全。”

  白铃忽然跟着笑了起来,她这才明白独孤焱为什么会常常发笑,原来世人真的很奇怪,这种荒唐的笑话,竟也有人相信。

  四个人,出了院子,向西行了不足半里,只见由短木围成的羊栏,里面有上百只羊。

  那些羊显然是受了惊吓,在栏内东躲西藏,不停的奔波。

  “老头子、老头子……”那妇人一连喊了数声,不见有人回应。

  “爹、爹……”那姑娘跟着也喊了两声,还是无人回应。

  那妇人颤颤巍巍的走过去,想打开羊栏子的门,进去看看,不料手一摸在门上,竟沾着黏糊糊的东西。

  她随即低头一看,门上有血,老头子正在看着她……

  两只眼睛如牛眼一般明亮,里面布满了血丝,恨意在那双眼中怦然而现。没有谁的眼睛,会比那双眼睛恨意更浓……

  他好像矮着身子,比他跪在地上时还矮。他还会动,但头上长了一只独角,角上带着血,好像羊角的一只。

  那妇人又惊又恐,任谁见了也会惊恐,她又喊了一声:“老头子!”

  他还是没有答复,忽然,他的身子好像往起一挺,下面露出半张羊脸,那妇人顿时呆住。

  人头怎会长在羊头上?

  那自是不可能的。是有人将他的头切下来,插在了羊角上,刚刚那羊低着头,人头以下的部分,正好被羊栏子的门挡住,所以才呈现出那番景象。

  他死的太惨了……

  片刻,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独孤焱在一旁看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白铃眉头皱的更加深了,她转头看向独孤焱,片刻,问道:“怎么会这样?”

  独孤焱径直的走向那颗人头,伸手从羊角上将其取下,他将那颗头拿在手里,轻轻的晃了晃,只觉得颅内中空,比一般的人头要轻了许多,他喃喃道:“脑髓已经被人拿走了。”

  “什么?”

  白铃问了一句,但独孤焱没有答,他付下身子,从地上拾起一段残肢,那是一条胳膊,上面有被人啃食过的痕迹,没人会问那条凄惨胳膊是谁的,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

  独孤焱拿着胳膊,带着人头,返回到那农户的院子当中,掰开两名死者的嘴,对比胳膊上的牙印,这期间白铃一直都跟着他。因为她害怕,这里死的人虽然不够多,但绝对够惨。

  独孤焱点点头,道:“果然……”

  “怎么了独孤大哥?”

  白铃又问了一句,独孤焱还是没有答,他在两个人的尸体摸索了一阵,随后从涂老大的怀里取出一样东西。

  是一个葫芦,沉甸甸的,葫芦嘴不大不,正好和那头颅上被犄角戳出来的窟窿相同。

  独孤焱又点了点头,喃喃道:“原来如此。”

  白铃这时心急的要命,她见自己问了两次,独孤焱都不答她,气的撅起了嘴,板着脸,嘟囔着道:“有什么了不起啊!还要瞒着我,哼!”

  独孤焱正要告诉她,但见她生气的样子,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她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白铃满脸委屈的道:“独孤大哥,你还笑我,我就那么好笑吗?”

  独孤焱笑道:“我没有笑你,你不好笑,你好美……”他本不想称赞她的美貌,可又忍不住。

  白铃羞涩的转过身去,捂着嘴,悄悄的笑着。

  独孤焱好想跟上去,抱着她,但他没有,他的目光再次投向那葫芦。他将葫芦塞拔掉,将葫芦微微倾斜。那葫芦里流出的,果然是脑浆。

  “白铃你看。”

  白铃闻声转了回来,目光注视着那葫芦流出的脑浆,她当然不认得,所以问道:“那是什么?怎么还黏糊糊的?”

  独孤焱笑了笑,道:“当然是人的脑浆。”

  白铃听后吓得一哆嗦。

  独孤焱道:“祁连恶鬼,黑白无常,他们盘踞祁连山多年,专门残害过往的行人。祁连恶鬼,食人脑髓,黑白无常夺人精魄。没想到,他们教出来的徒弟也吃人肉。这一葫芦的脑浆,多半是他们拿去孝敬祁连恶鬼的。”

  白铃呆呆的看着独孤焱,嘴里嘀咕道:“食人脑髓,夺人精魄……”忽然抖了一下,她自是觉得害怕,却又忍不住问道:“独孤大哥,这食人脑髓,我能理解,可夺人精魄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独孤焱道:“精魄指的是眼睛,黑白无常专门挖人的眼睛吃。”

  “啊!”白铃又陷入沉思,随后用双手捂着双眼。

  独孤焱痴痴的笑着,还是因为她的样子太可爱了,可爱的令他无法不爱她。就算他忍着,心里想着别的姑娘,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上她。

  白铃忽然焦急的抬起头,目光直直的望着独孤焱道:“独孤大哥,咱们去找祁连恶鬼好不好?”

  独孤焱道:“你不害怕了?”

  白铃摇摇头,道:“害怕也得去,我怕我二哥……”

  独孤焱沉默着。二人又赶回羊围栏处,只见那母女二人已双双毙命。杀她们的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她们自己。

  这一个荒废的山村,没几户人家,更没有几个男人,失去了顶梁柱的她们,又该怎样活下去呢?悲伤与绝望,交杂而至,死意不知不觉涌上心头,她们或许也有别的路,更好的路,但她们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