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49章 朝天一刀快无痕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49章 朝天一刀快无痕

作者:鲤红鱼
  白光一闪,那老者即刻无声。杀他的却不是白铃,而是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人。

  他虽是中年人,但头发雪白,也没有留胡子,干净的面颊,懒散的笑容,打扮的反倒像个青年人。

  他走的不是门,而是窗户。一跃进入房内,一刀了解了那老者的性命,随后刀又归还入鞘。

  所以白铃只见到一束光,因为他太快。

  她之前见过这个人,是在红拂医阁里。

  他的衣服和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就和那时的一样。他的速度也和那时一样,白铃不由得向后退开几步。

  苏朝天笑了笑,道:“我猜他死在你的手里,一定不如死在我的手里快活。你说呢?”

  白铃看着地上的尸体,半晌,竟未能发现伤口。因为那本就没有痕迹。

  苏朝天看着房门的方向,道:“能用一根松针杀了雪山老妖,看来你已经恢复了。”

  独孤焱没有进门,但他知道苏朝天是在和自己说话,他没有急着回答,只是转过身去,淡淡的说道:“看来你已经去过我家了。”

  苏朝天笑道:“当然,三恶聚,风云变。”

  独孤焱也跟着笑了笑,道:“呵呵,看来你也已经见过他了。”

  苏朝天点头道:“不错。可我更想见识见识你的松针,到底有多强。”

  独孤焱道:“答应我一件事。”

  苏朝天道:“什么事?”

  独孤焱道:“帮我把他的尸体埋了。”他没有说是谁的尸体,只是说“他”,但苏朝天却知道,他说的就是房里的那位老者。

  独孤焱不等苏朝天答话,又道:“白铃,我们走。”

  白铃这时恨不得飞去西域,听到独孤焱呼唤自己,顾不得多想,一跃冲出房去。她的脚刚迈出门口,就被独孤焱揽在怀里,于此同时,一道白光也追了过来。

  “好快的刀!”白铃顾不得惊讶,吓得忙一闭眼。只听当的一声,那刀竟被一片树叶弹开。

  “你功力又长了!”苏朝天的刀又已入鞘,仿佛刚才根本没有出过手一样。

  独孤焱笑了笑,带着白铃已飘落在马背上,道:“剑气所致之处,草木皆可为利刃。”说着一拍马背,白马长嘶一声,奔了出去。

  苏朝天又跟了上去,白光闪动之处,竟劈向马头。

  这马是宝马,但也快不过他的刀。

  眼看那马便要砍到,独孤焱突然抽出长剑,挺剑猛刺。他知道,松针是对付不了苏朝天的。

  苏朝天大笑了三声,身体飘落在十丈外的一块石头上,刀又已还鞘,紧接着道:“你不是不想用那柄剑再杀人了吗?”

  独孤焱一面催马远行,一面道:“我是那样想的,也会那样做。但我不用它杀人,不代表我不用它吓唬人……”

  马蹄远去,苏朝天再次跟了上去。他跑的竟比马还快。

  独孤焱问道:“你还不快去掩埋他的尸体?”

  苏朝天边跑边笑,道:“埋他的人一会儿便到,却不是我。”

  独孤焱并不惊讶,因为他已感受到段文横的气息。他是一个喜欢掩埋尸体的人,只要那个人不是他杀的,他见到之后一般都会埋,如果那个人是他杀的,那他说什么也不会埋。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怪人,三恶本来就都是怪人。

  比如苏朝天,他的刀很快,但每出一刀后,便会立刻还鞘。所以从没有人清楚的见过他的刀。就连经常和他交手的段文横,也只知道他的刀如一道白光。

  苏朝天没有再向独孤焱动手,他只是奔在马前头。

  独孤焱笑道:“你是想陪我一起去西域吗?”

  苏朝天道:“西域?如果我不是有急事赶去川蜀,我一定会陪你会一会邪皇教。”苏朝天看着马头,又笑道:“你不想看看风云是怎么变的吗?”

  “想。”独孤焱道。

  苏朝天道:“只要我们三个聚在一起,风云就会变。”

  独孤焱道:“可惜我现在急着赶去西域,否则一定陪你去川蜀。”

  “那好吧!”苏朝天说着奔向了另一个方向,那自然是去川蜀的方向。

  如果说邪皇教很难对付,那么蜀中八十一门,也绝不是泛泛之辈。

  可三恶既然去了,便一定要和那里的头牌“打交道”。

  独孤焱不知道苏朝天入蜀,究竟要干些什么,但想必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苏朝天也不知道独孤焱去西域,要干些什么,但想必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两个人就此分道扬镳,各做各的事,谁也不会多说一句保重的话。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人在江湖,随时都会死,即便你什么也不做。

  独孤焱带着白铃,一路向西域行去。这一天,他们来到祁连山脚下,再往西北,人口会越来越稀,而且要到达邪皇教的总部,他们还需穿过一片大沙漠,所以他们现在必须备足食物和水。

  这些事,对于独孤焱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买了十几头骆驼,带足干粮和水,正准备向西出发,天空中忽然刮起一阵怪风,风很大,卷着黑云,一并由南向北驶来。

  此时天色也已见晚,独孤焱只得带着白铃,暂住在一农户家中。

  那家有三口子人,一个老头子,弯腰驼背,相貌普通,他的老伴儿也是个老妇人,走路也已有些吃力。还有一个闺女,由于他们老两口儿身体不是很好,所以要孩子的时间也较晚,如今那姑娘仅比白铃稍长了一点,样子倒也不赖。

  一家人以牧羊为生,虽不富裕,倒也可以度日。

  这样的家庭,房子自然不是很宽敞,三间小窝棚,房间里本就堆满了破破烂烂。

  当晚,独孤焱只能凑合着,和白铃共住一室。

  夜里,天上下起了冰雹。

  三更天左右,有人敲门,敲的正是独孤焱他们这间房子的门。独孤焱推门一看,正是那老妇人和她的女儿,于是微笑着问道:“请问二位有什么事吗?”

  那妇人道:“我那老头子怕外面冰雹太大,伤了羊群,所以去外面看羊,二更天走的,至今还未回来。可否劳烦壮士一趟,帮忙出去瞅瞅。”

  独孤焱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于是转回身对着白铃道:“起来,别睡了。”

  白铃与独孤焱住在一间房子里,自然是和衣而睡,这时正做着美梦。听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懒洋洋的睁开了眼,还以为是天亮了呢。但见房里漆黑一片,问道:“什么事啊?人家睡的正香呢!”

  独孤焱笑道:“你先起来辛苦一趟。”

  白铃道:“怎么了?”

  独孤焱道:“外面雹子大,老伯出去查看羊群,至今未归,请你帮忙出去找找。”

  “为什么是我?”白铃很诧异的瞪着眼。

  独孤焱笑道:“自然是因为你长得美喽!”

  白铃也是个热心肠的人,她虽不爱动,但住人家的房,人家又有求于她,怎好拒绝。从床上跳下来,奔到独孤焱的身边,道:“你和我一起?”

  独孤焱道:“你自己。”

  “啊!”白铃撅着嘴,只是有些不开心,她刚要出门,那家的姑娘道:“这位姐姐,我和你一起去找我爹吧!”

  她不知白铃尚比她小着两岁,因此唤她姐姐。

  白铃一笑,说了声:“没事”。便向外走,那家的姑娘紧走了几步,跟了上去。

  这时外面的冰雹已经停歇了,但却刮起了风,风不是很大,但很冷,地上的冰还没有融化。

  那妇人也觉得奇怪,对独孤焱道:“年轻人,你应该多疼爱疼爱自己的妻子,这么冷的天,你怎能让她替你出去呢?早知道我就自己去看,不求你了。”

  她没有多问,但见白铃长得水嫩,衣着华贵,想必是个富家千金。而独孤焱则是一副穷书生的打扮。她料想二人必是情投意合,私下结为夫妻,但那姑娘的家里人却不同意,所以他们才私奔远逃,途经此地……

  故而才会如此的斥责独孤焱。

  独孤焱只是笑,他既没有辩驳,更没有解释。

  忽然,大门外传来一声尖叫。

  对不起大家,今天更的晚了点。正月家里事也比较多,请大家多多包涵,另外特别感谢昨天给我推荐票的书友,真的很开心。其实也不用这么破费,点点收藏,我就很满意了,谢谢大家。

  (本章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