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48章 无法推卸的麻烦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48章 无法推卸的麻烦

作者:鲤红鱼
  白铃苦着脸,又哀求道:“独孤大哥,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

  独孤焱道:“什么事?”

  白铃道:“你能不能先陪我去一趟西域,回来再报仇啊?”

  独孤焱很是不解,原因还是他根本没听见她所说的话。

  白铃正视着独孤焱,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那迷人的双眼,再加上可人的表情,相信这世上能不被她迷倒的男人,也就只剩下了公公太监。

  独孤焱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白铃笑道:“就知道独孤大哥最仗义了,我其实是怕我二哥出事,他自己一个人先去了西域。我听红霞姐姐说,西域的邪皇教很厉害,所以万般无奈之下,就来找你帮忙了。”

  独孤焱当然很吃惊的看着她,目光好似在问:“你们的仇人是柳正气,又去招惹邪皇教干什么?”

  白铃虽然不是很聪明,但也不至于猜不出他的意思,又笑了笑,道:“红霞姐姐说,只有修炼成邪皇教的《夺天术》,才可令大哥复原。她还说那门武功很厉害,等我们都练成之后,三人合力,必可轻松战胜柳正气。所以,二哥就很着急,兴匆匆的,一个人先跑去西域了。我担心他有事,我又不厉害,所以……”

  独孤焱痴笑着,道:“《夺天术》夺天地之功,据为己有,何等可怕的功法!古今中外,又有几人真能练成此功?只怕他们的现任邪皇,也不见得练成了此功。”

  白铃听后也是一惊,道:“啊!这么厉害!”

  独孤焱笑道:“我独孤焱纵横江湖,称得上是一流高手,可从不敢打邪皇教的主意。那《夺天术》乃邪皇教镇教之宝,又岂可轻得?只盼你此刻快马加鞭赶去西域时,你二哥的尸体还没有被沙漠里的风暴吹干。”

  此话一处,白铃的眼泪已无法抑制的流淌出来,她哭着道:“独孤大哥,求求你……”她上前抱着他的腰,继续哀求道:“我知道了,我现在不求能弄到那本秘籍,只求二哥能平安归来。我求求你了独孤大哥,只要你能帮我救回我二哥,我什么都答应你。我……我知道我没什么能给你的,我只有这一副皮囊,你若是愿意要,我……”

  她脸红的早已如一张红纸,接着道:“我随时都可以给你。”

  独孤焱温柔的笑着,道:“那好啊!我不是给了八十六根松针吗?要是能救会你的二哥,我们用掉多少松针,你就要给我生多少个孩子,好不好?”

  白铃哪里顾得想那么多,她只是不停的点头。

  独孤焱却觉得,自己多半已救不回她二哥。

  独孤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囊,带上那把不会杀人的剑,从独孤山上下来。

  山脚下,一片松林的边上,住着一户人家。白铃先前在这里问过路,依稀记得那位老者的容貌,他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头,头发和山上的雪一样的白,白白的胡子,白白的脸,长满了皱纹的额头,说起话来总是“那可不咋的”的口头禅。

  白铃忽然觉得有些口渴,对独孤焱道:“我们去那家讨口水喝怎么样?”

  她不说,独孤焱也正在往那老者的家里走。她说了,独孤焱只是淡淡的答道:“不用讨,直接喝就行。”

  他又笑眯眯的看着白铃道:“一会儿,你帮我杀个人。”

  “什么人?”白铃好奇的看着他,心道:“你本事那么高,怎么不自己杀?”

  独孤焱道:“你一定能杀的了的人。”

  推开松木制成的大门,狭窄的院落,一条毛毛小道,直通正房。

  走进院子,里面静悄悄的,只有一个老者的呻吟声。

  他没有迎出来,而是喘着粗气问道:“是焱儿来了吗?”

  独孤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房门口止住脚步,道:“你应该早些告诉他路的。”

  老者已然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只是叹了一句,道:“嗨!那可不咋的!”

  “老爷爷,我能进去喝口水吗?”白铃道。

  独孤焱道:“想喝就喝吧!”

  里面老者又说了一句:“那可不咋的!想喝就喝呗!”

  水缸在外屋的门口处,内门开着,只有一个门帘隔着,清风吹过,白铃拿着水瓢,正要喝水,斜眼顺着门帘的缝隙向内望去,只见满地的鲜血,一只染血的手,脱离了身体很远,就在紧挨着内门的地上。

  她下意识的丢掉了水瓢,口渴之意已荡然无存。

  “独孤大哥……”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独孤焱很平淡,似乎这一切他早已知道。

  独孤焱闭着眼,道:“还记得我进门前和你说过什么吗?”

  白铃当然记得,“杀人”。

  她掀开帘子,只见地上趴着一个人,正是那老者。他的四肢已然没了,身体被几根长钉定在地上,他流了很多血,不过伤口显然被处理过,否则他早已因失血过多而死。

  白铃走到老者的面前,老者抬不起头,但见那一双绣花的帆布鞋,也已识得她的身份。

  “老爷爷,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

  她说着蹲下身子,但老者还是看不到她的脸。

  老者苦笑着道:“你们能出现在这里,说明我的仇已经报了。嗯!能见到你重新振作起来,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他后面的话,分分明是在对独孤焱讲。

  “那可不咋的!”门外独孤焱在道……

  “嘿嘿……”

  “动手吧!”独孤焱的话很温柔,温柔中又带着些许冷气。

  白铃回头望着房门的方向,道:“可不可以不是我?”

  独孤焱想了笑,道:“如果由我来动手,就要消耗掉一根松针。你愿意拿出来吗?”

  白铃红着脸,她当然明白独孤焱的意思。接着道:“可我不想杀这个老爷爷……”

  独孤焱道:“你就当他是柳正气……”

  “可他不是……”

  “杀人有时候是需要手感的,你从来没杀过人,也没有体验过杀人的感觉,以后即便练成了绝世武功,也是杀不了人的。杀不了人,又何谈报仇?”

  独孤焱的话如钢针一般,刺入她的骨髓。仇恨的欲望顿时燃烧了起来,可她还是有些犹豫,毕竟眼前的人不是柳正气。

  老者笑道:“死在你这双纤纤玉手之下,原比死在他的手里要强,给老夫一个……”

  老者的声因突然止住。

  (本章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