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46章 松针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46章 松针

作者:鲤红鱼
  白铃道:“其实,我是来找你帮忙救人的,不是杀人。我们白家的事,我是听红霞姐姐告诉我的,原来她去找柳正气求救时,也受尽了屈辱,还……还怀了他的孩子。”她说的此处,略停了片刻,又道:“独孤大哥,这事儿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呀!”

  独孤焱笑了笑,道:“就算我想对别人说,天底下又有几人会听?”

  白铃也笑了笑,接着讲道:“她无意中得知了我们玉岭门被灭门的真相,本也没打算告诉我,可她见我对你的恨意太深,又不想我冤死好人笑死贼,所以她才把她经历的事情,都给我讲了一遍,我这才明白。于是,我把我知道的事情,也都对她讲了一遍,她这才怕你不是柳……柳混蛋的对手,所以要我来帮忙转告你一声,她让你不用再替她去杀柳正气了。”

  独孤焱笑了笑,心道:“看来她也是个多情的种子,只可惜古往今来,红颜多是薄命。”想到这儿,他道:“你还没说,你要我帮你救的人是谁呢?”

  白铃擦了擦泪,道:“当然是我的哥哥,白战。”

  独孤焱道:“我不是已经救过他了吗?怎么?他的伤情有变?”

  白铃脸上露出淡淡的笑,道:“那倒没有,只不过红玉姐在一本医书中得知,哥哥的伤原来可以复原。只是要修炼一种特殊的内功,那个功法的名字叫……”

  独孤焱的脸色骤变,眼角眉梢都带着喜色,忽然打断她的话茬,抢道:“你刚才说是谁在医书中查到的消息?”

  白铃很淡定的答道:“是红玉姐啊!”

  独孤焱的心都已快跃出身体,他激动的抓着白铃的双肩,复问道:“红玉她没死?”

  白铃显得有些尴尬,改口道:“不不不,她死了,我刚刚叫错名字了,是红霞姐姐在医书里查到的。独孤大哥,我二哥已经去西域寻找内功秘籍了。我听说邪皇教的人很厉害,所以想请你帮帮忙,万一……”

  独孤焱仰天叹息了一声,淡淡的道:“哏!我真傻,人死怎么可能复生呢?她那时明明已经没了心跳……”

  他只听到叫错名字了,思绪便已混乱,至于白铃所说的邪皇教之事,根本没有入耳。

  片刻过后,白铃又接着问道:“独孤大哥,你说邪皇教的人真的很厉害吗?”

  独孤焱这时方才缓过神来,问道:“你刚才问我什么?邪皇教?”

  白铃道:“对,邪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不远处的荒草里有人接道:“邪皇教当然很厉害,比你们中原的武林盟主不知强了多少倍。”

  独孤焱与白铃向着声音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者,他佝偻着腰,头上剃的很光,却不是和尚。他没有眉毛,两只眼窝深深坍陷下去,眼睛很亮,鼻子很高,鼻孔很大,一张鮸鱼嘴,满口黄牙。黝黑的皮肤,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土人士。

  老者穿着一身粗布的黄袍,却不是黄沙的黄,那比黄沙的颜色淡了许多。他背后背着把弯刀,比月牙弧度稍微小了那么一点,长度不足三尺。

  老者见独孤焱不住冷笑,道:“听中土的人士说,你已经不能用剑了。”

  独孤焱温柔的笑着,道:“不能用剑,不代表不能杀人。”

  “哦!”老者惊了一声,又道:“看来我来的时机不对。”

  独孤焱道:“你来的时机很对,只是不知你是怎么找到的这里?”

  老者道:“听说求皇在世时,有一个十分忠心心的门童,叫什么快刀手叶游侠。听说他的刀很短,刀刃只有一尺来长,但杀人从不出第二刀。”

  独孤焱点了点头,道:“如此短的刀,一刀若不中,很难有机会再出第二刀。看来你已经向他问过路了。”

  老者也点了点头,冲着白铃一笑,道:“这位姑娘恐怕也已经向他问过路了吧?”

  白铃在山下确实问过路,并且问了不止一个人。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老者笑道:“呵呵,都说他很忠心,我看他却很偏心,人家女孩子问路,一问一个准,我去问路,他却不告诉我。他既然不肯告诉我,那就该忠心耿耿,死也不说,可没想到我只剁了他的双手双脚,他便什么都说了,嘿嘿!真是可笑。”

  白铃听闻吓得一哆嗦。脑海猛的回想起上山时的场景,她向很多人问过路,可一提起独孤焱,没人认得,更没人告诉她。只有一位奇怪的老伯,告诉了她独孤焱居住的地方。可没想到,还不到一日的光景,他竟已被剁去手足。她简直不敢相信。

  独孤焱冷笑道:“他已经够忠心了。”又转而对白铃道:“你想让我帮你报仇吗?”

  白铃有些犹豫,她心想:“柳正气武功高强,我若说想,他若去了不敌,岂不枉送性命?可若说不想,没有他的帮助,便得不到那部内功秘籍,报仇更是无从说起……”

  她正犹豫着,独孤焱又道:“你若想让我帮你报仇,就去林边的野地上,给我捡一把松针。”

  白铃挠了挠头,心下觉得奇怪,但也只好依了。

  片刻,她拿着一大把松针回来,独孤焱数了数,总共有八十七根完整的,独孤焱从里面抽出一根,将剩余的八十六根放回到她的手里,淡淡的笑道:“这里一共还剩下八十六根完整的松针,你一定要把它留好。”

  白铃有些不解,她当然不解,问道:“为什么?”

  独孤焱道:“因为每一根松针,都代表着一条人命。你一共捡了八十七根松针,送了我一根,还剩下八十六根,我替你杀八十六个仇人,每人一根。”

  “啊?”白铃大为不解,看着自己手中的松针,心道:“这比绣花针还细的松针,竟然都代表着一条人命,早知道我再多捡点好了,那样他就要帮我杀更多的人了。”

  可转念又一想:“红玉姐姐总劝我不要妄开杀戒,仇恨能放下的就放下。我捡那么多的松针,又没有那么多的仇人,何苦呢?”

  独孤焱笑了笑,转身向着那老者道:“雪山老妖,你伤了我父亲的故友,现在,我只能用这根松针送你上路了。”

  雪山老妖听后嘿嘿一笑,道:“哼!一根松针,比绣花针还细,就算是求皇在世,也不敢对我说如此狂妄的话。”

  独孤焱笑道:“不试试看来怎么知道呢?”

  雪山老妖缓缓取下背上的弯刀,弯刀如血一样红,薄如蝉翼。

  雪山老妖弯刀在手,淡淡的说了一句:“来吧!”

  (本章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