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冷色江湖 » 第20章 情缘情剑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0章 情缘情剑

作者:鲤红鱼
  郑游龙继续道:“如果这位少侠没有杀死我那么多的手下,我收了信,自当放人,只是……”

  红霞道:“郑大侠,刚刚这位张前辈是代晚辈出手,你要杀要剐,就从我来吧!红霞若是皱一皱眉头,就算我白活。”

  郑游龙冷笑道:“呵呵,红霞姑娘倒是有情有义,我郑游龙倒也不是绝情之人。死者长已矣,唉!就算我杀再多的人,他们也不能复活,可这事如果就这样算了,一来对不起死去的弟兄;二来岂不是显的我江南郑家,太好欺负了吗?”

  红霞道:“依郑大侠的意思……”

  郑游龙道:“郑家与医阁此次的矛盾,主要还是因为一味药引起的,倘若你们能交出那味药,或是它的配方,我郑游龙立马放人赔罪,如若不然,哼哼,可就别怪我郑某不讲情义!”

  “什么药?”红霞问道。

  郑游龙笑道:“这味药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凯旋’。”

  玉、志、霞三人对视了几眼,均摇了摇头,红玉道:“据我所知,我们红拂医阁并没有这味药。”

  郑游龙撇着嘴,冷笑着走出门去,“这味药红拂医阁一定有,而且,普天之下只有你们红拂医阁才有。”

  独孤焱回头看着红玉,脸上带着微笑,但目光中却带着疑问。他在等她的一句话,只要红玉点一点头,他便立刻冲出去,结果了郑游龙。

  他有自信,能够在九剑之内,除掉郑游龙,就像郑游龙自信,能够在他的剑下逃脱一样。

  人往往都活在自己的认知当中,就像他们一样,到底谁的自信是自信,谁的自信是自负,只有真的试过才会知道……

  独孤焱没有动,因为她并没有点头。

  情,是一件奇怪的东西。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缘,也是一件奇怪的东西,不知从何时开始,为剑而活的他,活着竟只是为了博她一笑。

  如果说情能叫人生死相许,那么缘,就可以叫一个“剑痴”,变成一个“情痴”。

  天下美人千千万,独孤焱见过没有成千,也有上百,可他却只中意红玉。也许,是她出现的恰到时机,也许,她的性格刚好克他……

  红玉突然转过身,在书阁里疯狂的翻找着,她当然在找一本医书,是有关于“凯旋”的书。

  刚刚被摆放好的书籍,又被翻的杂乱不堪。

  不止是红玉在找,红楠、红志也忙的不可开交。

  独孤焱在一旁静静的开着,看着她焦急的样子、认真的样子……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仿佛都美到骨子里。

  时间一点点过着,一天、两天、三天……阁楼里书被翻了一遍又一遍,可连半个“凯”字也没找到。

  “那本医书到底放在哪里?难道真的没有吗?难道又是郑游龙耍的花样?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种种问题,困扰着红玉,昼夜难安。

  又一个晴朗的上午,一个跛子带着一封信,缓缓走进书阁。

  那郑游龙的催促信,信上写的很坚决,如果在三日之内,还不能交出“凯旋”,便杀了红子华,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红玉看着信,忽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独孤焱当然会抱着她,抱着她,心里感到无比的满足,但同时也有些难过。

  看着她憔悴的样子,他险些流泪。他亲吻着她,运用真气,为她疏通经脉,她太累了,即使醒了也得好好休息,可她既然醒了,又怎能停下寻找救出父亲的方法?

  她无奈的看着他,留下了泪。“你……还是走吧!”

  “不,我有我的方法……”

  “你的方法,太过残暴,我不允许你那么做。”

  “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难道不是好方法?”

  红玉摇了摇头,她不认为杀戮能够救出自己的父亲。

  ——江南的天很会下雨,大雨中,三个人,吃力的行着。他们穿着白色的衣服,像雪一样的白,头上戴着雪白色的孝。

  为首的是一名不到二十岁的男子,他长得很清秀,皮肤很白很嫩,像个大姑娘一样,但走起路来,却是英姿勃勃。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她的脸也很白,但不是那种正常的白,而是一种惨白,她眼睛很柔美,但里面却藏了太多的伤感。

  姑娘走起路时踉踉跄跄,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但她却不要人扶,她宁可死在路上,她就是如此的倔强……

  在姑娘的身旁,还站着一位年轻的小伙子,他比第一个男子要年轻,但比那姑娘要稍长些。

  “咳咳……”姑娘不住的咳嗽,忽然吐了一口血。

  领头的男子回过身去,“小妹……”他伸手想要搀扶,但那姑娘一摇头,道:“大哥,我没事。”

  领头的男子道:“小妹,再坚持下,马上就到红拂医阁了。”

  三个人说着,推门进了医阁的正门,可里面空荡荡的,冷眼看去,就像他们的家一样荒凉。唯一的差别,就是这里还没有经历过大火的洗礼。

  “有人吗?有人吗……请问有人在吗?”领头的男子大喊了数声,见四下无人回应,绝望的流下了泪。

  那姑娘看起来也很伤心,她道:“大哥,看来是我命已该绝……”

  三个人于是依附河边,抱头痛哭。

  忽然,一个红衣的女子,撑着伞,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红霞将他们三人带到总阁,询问三个人的姓名。

  那领头的男子目光闪烁,心中的恐惧,不知不觉的写在了脸上,他含糊着答道:“我叫阿战,”用手一指比他小一点的男子,又道:“他叫阿虎。”

  那姑娘倒不用他介绍,上前一步,道:“我叫小铃。”

  红霞其实并没有听,因为她的心思已全在那本“凯旋”的身上。她假装知道的点了点头,道:“哦!”目光里却没有半点神。

  阿战道:“我家世代以捕鱼为生,前几日,突然来了一位大恶人,听江湖人称说,他叫独孤焱。他不问是非,不问情仇,无故杀死了我的父母,又打伤了小妹。我兄弟二人拼死护着小妹,总算杀出一条血路。可小妹却伤得太重,倘若无名医医治,恐性命难保。我们又听说红拂医阁有病必医,有伤必治,所以特此前来,求侠女替小妹医治。”

  这些话,一字一句的,传入阁楼上的独孤焱和红玉的耳里。

  红玉看着独孤焱,显得极为吃惊,因为她们自相识之日起,几乎是形影不离,独孤焱怎么可能去无故伤人?

  (本章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