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妙影别动队 » 491. 确认无误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491. 确认无误

作者:秋月春风矣
  苏州河沿岸爆炸一事暂且告一段落了,凌云鹏等人密切注意着事态的后续发展,每天关注报纸上的消息,从当初连篇累牍的对爆炸案进行报道,各种猜测,到后来市府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向大众宣布调查结果是因为地震引发地下瓦斯管道断裂,致使瓦斯气体泄漏,从而引发日本军火库的连环爆炸,并累及了周边的外资仓库。

  随着这一结论的出炉,苏州河沿岸的爆炸案算是结束了,凌云鹏等人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由凌云鹏发起的鼹鼠行动算是完美收官,不仅盗取了大量的食品药品等紧俏物资和枪支弹药等军火物资,而且还假借天灾之名除去了一个小队的日本兵,炸毁了军火库,使日军受到一次重创,并且所有参与鼹鼠行动的队员均毫发无伤地全身而退。

  凌云鹏看着《申报》对此案的评述,心情大好,而侦破此案的大功臣居然是冯海泉,上次藏宝图一案,差点就要接近真相了,但却峰回路转,最后将屎盆子扣在了沪上一霸柳大虎的头上,柳大虎成了冤死鬼,替妙影别动队解了围;而这次又将爆炸案的元凶归结于地震这场天灾,又让妙影别动队逃过一劫。冯海泉一连两次将妙影别动队从危境中解救了出来,这个冯海泉倒像是妙影别动队的守护神,总是能让他们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凌云鹏不禁萌生了想去见一见这位一路护佑他们的神探的冲动。

  不过这只是凌云鹏的一时兴起而已,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是去完成赵锦文下达的任务,也就是摸清何晓光的作息规律和藏身之处,以便将此信息提供给齐恒,让齐恒将军统叛徒何晓光铲除,以儆效尤。

  这是上峰下达的任务,是不容推脱的,尽管凌云鹏内心有些抵触,但还是不得不去完成这项任务,于是凌云鹏把阿辉叫到跟前,打算把跟踪何晓光的任务交给他去完成。

  凌云鹏把赵锦文给他的何晓光的照片递给阿辉“你要跟踪的人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他叫何晓光。“

  阿辉接过照片,看了一眼”老大,这个就是何晓光?我好像听见你跟齐队长曾经说起过这个人,那次你让戏痴在楼顶上装疯卖傻也是因为他吧?“

  凌云鹏点点头”这人曾经是军统上海站行动队的队员,上次护送高子睿夫妇去重庆时,在火车站被日军发现,齐恒,何晓光还有另一名队员为了掩护其他队员将高子睿顺利带出上海,便与高子睿换了衣服,调虎离山,将日军吸引到自己身上,后来齐恒受了伤,另一名队员牺牲了,何晓光被俘,因没有扛住特高课的刑讯,何晓光将上海站行动队的情况出卖给了特高课,特高课的人便带着何晓光去行动队的据点进行剿灭,但扑了空,行动队安然无恙转移了,但何晓光的行为毕竟是叛变投敌了,按军统的家法,必须予以铲除。上面现在布置给我们的任务就是查明何晓光的作息规律和他的藏身之所,阿辉,我就把这个任务交由你去完成。你装扮成卖糖葫芦的小贩,在特高课上海总部附近进行严密侦察,若是何晓光出来了,就上前跟踪他,听明白了吗?”

  阿辉这才清楚事情的始末,他将照片还给了凌云鹏“我记住了,不过,老大,我觉得这个何晓光挺倒霉的,要不是他和齐队长调虎离山,也许高子睿两口子还走不了,何况日本人的刑讯,几个人能扛得住啊,他虽然出卖了行动队吧,可行动队现在没出什么事,都安然无恙,而且你上次让我去华德路55号,这处军统行动队的安全屋,就是担心何晓光把这个安全屋也告诉日本人了,可观察下来,那处安全屋还是很安全的,日本人并不知道有这一处安全屋,所以就用来安置洪师傅他们了,这说明何晓光并没有对日本人全盘托出,他对上海站的威胁也就很小了。我觉得何晓光可以算是功过相抵吧,军统的家规也太不近人情了,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呢?”

  虽然阿辉的想法跟凌云鹏极为相似,但凌云鹏却不能在阿辉面前表现出质疑上面决定的态度,他脸一沉,说道“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你只管执行任务,别的休要妄言。”

  阿辉见凌云鹏面色冷峻,便不再废话了“知道了,老大,我这就去。”

  第二天一早,阿辉就装扮成小贩,扛着插着糖葫芦的草靶,在特高课上海总部的附近马路上吆喝着,阿辉所在的位置是一个丁字路口,在江湾路和北四川路交界处附近,距离特高课上海总部的机关大楼有一百多米,虽然有些距离,但那栋机关大楼靠近马路的尽头,若是有人出来,则必须经过阿辉所在的位置,无论是直行,还是转弯,阿辉这个角度都能看见,而且周边也有一些小商小贩,有卖菜的,有卖水果的,有卖炒货的,有书报摊,馄饨摊,有擦皮鞋的,所以阿辉站在那儿,也并不显得突兀。

  阿辉从早晨七点开始,就蹲在这儿了,他把凌云鹏给他的一块怀表揣在兜里,准备随时记下何晓光出入此地的时间。

  到八点多时,阿辉看见从马路的正前方来了一辆黄包车,阿辉抬起眼皮看了看,车上坐着两人,其中一人好像是何晓光,但他不敢确认。

  阿辉将糖葫芦的草靶交给身旁的擦皮鞋的小男孩“哎,你帮我看一下,我去马路对面撒泡尿。”

  说完,阿辉朝黄包车前飞奔过去,黄包车夫见有人突然从眼前穿过,一惊,想要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将阿辉撞到在地。

  车夫停下来,望了望阿辉,走过去将阿辉扶了起来“你是怎么过马路的,眼睛也不看着点。”

  阿辉被撞了一下,摔倒在地,手臂上蹭破了一块皮,有些瘀青渗血,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痛苦“我尿急,想去那儿撒个尿,谁知会碰上你这么个冒冒失失的人。”

  “啥人冒冒失失了?”车夫没好气地反驳阿辉“明明是侬突然间穿出来,我还不晓得我车上的人有没有事呢?”

  车夫忙走回去,对车上的人问道“先生,你们没事吧?”

  车上的高个子还没开口,旁边的矮个子倒下车了,他走到阿辉面前,蛮横地推了他一下“你的,眼睛瞎了?”

  阿辉气鼓鼓地说道“你才眼睛瞎了,你没看见是他的车把我撞倒的吗?”

  矮个子一听,伸出手来,对着阿辉就是一巴掌“我看你是在找死。”

  阿辉被这一巴掌打蒙了,用手捂住脸颊,又是委屈,又是不服地盯视着那个矮个子。

  矮个子见阿辉不买账的模样,又举起了手,被车上的高个子喝止住了“吉野君,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车上的高个子下了车,从裤兜里掏出几个铜板交给车夫“就拉到这儿吧!”

  “可是,先生,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呢!”车夫不好意思地拿着铜板。

  “也没多远了,我们走过去就可以了。”

  阿辉看清楚了,此人正是他们要铲除的对象——何晓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