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帝妃毒嫁有凤还朝 » 第312章 情深不寿 慧极必伤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312章 情深不寿 慧极必伤

作者:姬九狸
  国师沉默良久,她脸上狰狞可怖的伤疤滴血一般的诡异扭动着,生生破坏了她身上祥和安然的气质。

  “他该是恨透了我,那人答应了我会放他安全离开,我竟天真的信了,得知他遭人追杀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命运弄人,谁也没料到会是这般结果。

  谷柒月缓缓的阖眸,若是枯木师父知晓,他恨了几十年,怨了几十年的心结,全都是假的,又该如何面对?

  “我不会将这些告知师父。”

  她抬眸,神色郑重,“往事封存,好不容易一切重归于平静,我不愿他再伤神伤心,余生在悔恨中度过,我若猜的没错,国师时日无多了。”

  唤她前来,是为了将多年前的误会解开么?

  轻渺几步上前,抓着她的胳膊,厉声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好端端的,什么叫时日无多。

  “国师脸上的伤是为毒所伤,毒血淤积汇集在脸上,我曾经在师傅的手札中看到了关于这样的症状,是花颜殇。”

  她视线在国师脸上的疤痕上一一扫过,停留在眉心的位置,那处,有一条细微的紫线,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

  “等那条紫毒线蔓延到眉心正中的位置,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闻言,轻渺几步走到国师的身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眉心的位置,果真看到了谷柒月所说的紫色毒线。

  “不愧是师兄教出来的弟子,连花颜殇都看的出来,不错,正如你所说,我时日无多了。”

  国师面色平和,无波无澜,到了她这种程度,生死已经无法撼动她们的心境了。

  “师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轻渺摇头倒退了两步,眼眶微红大受打击,“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要瞒着我。”

  国师慈爱的看着她,“渺儿,为师……”

  “别说了!”

  轻渺暴呵一声,双手捂着耳朵,忽然转身往外面跑去。

  谷柒月抬脚欲追,却听国师淡淡的道:“不必担心,渺儿的性子我清楚,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消息罢了,让她安静的待会吧。”

  突闻亲人即将离世的消息,任谁都做不到无动于衷。

  少了一个轻渺,屋内的气氛骤然变得微妙了起来,谷柒月有件事情想不明白,她向来不喜欢藏着掖着。

  “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国师解惑?”

  国师温和如初,坦然自若的坐着,也不因为狰狞可怖的脸被看了去而觉得不安和自卑。、

  在她圣洁的眸光下,怜悯就是一种亵渎。

  “为何要毁了自己的脸。”

  国师望着她的目光有些诧异,她以为小丫头会问关于容王,或者是她自己的事情。

  思忖片刻,“枯木师兄离开的那夜,他再次闯入了我的院子想要行禽兽之事,我逃离后没多久就被抓了回去,盛怒之下,言语激怒了他。”

  国师掀开了袍子,露出两条歪歪扭扭的腿,造型十分的奇特,仿佛柔软的没有骨头一样。

  “他为了防止我逃跑,捏碎了我的腿骨。”

  说起来云淡风轻,唯有经历过才会懂得那时的伤痛有多沉重。

  “为了不再受辱,我饮下了新研制出来的花颜殇 ,自毁容貌,变得丑陋不堪,他因此大受打击,就再也没有踏入我的院子,直到……”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姑娘身上有他曾经的影子,就想要将那些被深埋的痛苦和罪孽都说出来。

  她没有时间了,此生再见不到那个人,能见到这孩子也足够了。

  “直到什么?”

  谷柒月下意识的追问道,她看的懂国师的目光透过她,似乎在看着另一个人。

  不由得生出一些怜悯之心,几十年的痛苦,她是如何生不如死的活到现在的。

  “直到有一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国师的声音低了下去,缓缓的阖上了眸子,声音难掩悲痛,微微的发抖,“是那个男人的。”

  什么?

  谷柒月蓦地瞪大了眼睛,运气也太差了吧,一次就中?在那样的关系和情况下有了孩子,鬼知道她会有多绝望。

  她忽然有些能理解为何国师要与她说这些,秘密藏了太久,临死之际,想要有个寄托罢了。

  “那个孩子呢?”

  相信国师并不是很愿意生下她,那孩子是耻辱的烙印,是痛楚,是仇恨!

  “他知道我有身孕之后,昼夜须臾不离的守着我,直到分娩,是个女孩 ,而我有了越多的机会可以报仇雪恨,终于在某日,他抱着那孩子的时候,趁其不备,杀了他!”

  一段痛苦的结束,是另一段痛苦的开始!

  伴随着那个孩子的降生,一切又有了新的变化。

  “那个孩子,我曾数次想要杀掉她,最后还是未能忍心,将她留了下来,带在身边,又不愿以母女相称,最终……”

  话已经说的够明白的了,“是轻渺,对么?”

  这个答案,出乎意料!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轻渺和国师居然是这样的关系,心中沉重的很,口舌干燥,艰难的问了一句,“轻渺她,不知道吗?”

  国师淡淡的摇了摇头,“何必让她知道呢,如你所说,维持现状便好,何故徒惹伤心。”

  谷柒月不知她是否因为先前的话而耿耿于怀,解释道:“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我不会让他晚年难安,我只是想要保护他。”

  国师轻笑,“我知道……”

  竹屋之中,二人对视了良久,相视一笑,那日,她在国师府呆到深夜才回去,她院子的灯还亮着。

  见她回来,姬怀瑾落下最后一子,命人收了棋盘,“今夜早些休息,明日还要赶路呢!”

  她应了声,目送着他离去,棠氰忙着跟上,转身笑了一句,“王爷对小姐的心思属下都感动了呢。”

  谷柒月随手丢了一个果子砸了过去,笑骂了一句,“长本事了,还敢来打趣我了。”

  棠氰抬手接住,“多谢小姐赏赐,属下告退。”

  人退出了院子,谷柒月洗漱之后歇下,满脑子都在想着国师后来告诉她的话,辗转难眠。

  次日盯着浓厚的黑眼圈上了马车,南王亲自将他们送出了皇城,她撩开帘子看着渐远的城楼,心中说不出的酸楚和担忧。

  “月儿,国师与你说了什么,你从国师府回来之后就魂不守舍的。”

  姬怀瑾看着怔怔的望着窗外发呆的谷柒月,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

  谷柒月将国师与枯木师父之间的纠葛说了一遍,姬怀瑾也甚是唏嘘,“南国尚未立国之前便是圈地称王,彼时他们的国师亦是享受举国最高的待遇,一脉相承,十分神秘,未曾想枯木谷主竟然是那一脉的弟子。”

  想了想,谷柒月又接着说道,“国师还提起了容王,送了他八个字的判语,‘情深不寿,慧极必伤’,道我当远离他,否则……”

  “否则会害他性命!”

  国师的话又在耳边响起,她被揽入怀中,靠在姬怀瑾的肩膀上。

  “我们回雍国,容王此生会平安顺遂,安然平和。”

  姬怀瑾早闻国师大名,她一生的卜算从未出过差错,不论这个,往后,月儿与他也是没有过多的机会接触了。

  她闷闷的点了点头,风吹起车帘,不远处的山头上,一抹红衣翩飞

  是季渊容!

  “王爷,为何不与陛下一同去送别呢?”

  贴身的书童不解的看向远方缓缓行进的马车。

  “她太心软善良,何必让她自悔呢。”

  季渊容极浅淡的琥珀色瞳孔中渐渐的浮现一个红衣明媚的女子,浅笑吟吟,“容哥哥……”

  他笑,举目远眺,“她好便够了。”

  书童瘪瘪嘴,再不说话。心中嘀咕着,京中爱慕王爷的女子比比皆是,为何偏偏喜欢这么一个女子?

  看不懂归看不懂,他可不敢说什么。

  归途漫漫,姬怀瑾特意吩咐人准备了一些戏本子,奇巧的玩物和她喜欢的零嘴,前几日还好,勉强能打发时间,日子一久,她就待不住了。

  “好无聊啊!”

  她靠着马车车壁,将书盖在脸上,仰面呻吟着、

  姬怀瑾闻言,停下笔,将刚处理好的消息放在一边,“你想作什么?”

  总算是得到了想要的话,她立即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眼中尽是狡黠之色,“雪卿,从南国回雍国的路程照这么个走法,得有一月有余,再这么躺下去,我都要发霉了。”

  她抱怨了几句,望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要不我们单独走吧,赶在使臣仪仗抵达雍都之前回来不就是了?”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徘徊了好几日,总算是让她逮着机会了。

  她一脸期待,姬怀瑾凤眸里清晰的倒映着她的脸,破碎的流光划过,刹那明亮了几分。

  “蓄谋已久了?”

  谷柒月干笑两声,没有直接拒绝那就是有戏,她再接再厉,“你看我们之前在雍国的时候,你整日忙于朝政,我又要应付那些人,根本没时间好好的玩乐,眼前不正是个机会么?”

  他抿唇不语,谷柒月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了,声音极尽魅惑:“雪卿~~”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