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 第293章 防狼招式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93章 防狼招式

作者:心弦跳动
  如果只是钱财问题,她也不会计较,可现在的问题是:儿子中意的人显然不是她早已选定的未来儿媳。

  在这个问题上,她绝不能退让!

  “怎么了,都跟乌眼鸡似的?不就是一条手链吗,轩轩和梅子青梅竹马,送给她也没什么,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要留着自己戴?”

  郭老爷子背对着梅若和季文轩,此刻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各怀心思。梅若因那句“青梅竹马”有些羞窘,心里反思:她该和季文轩保持距离了,不能再像时候那样。

  季文轩则既欢喜又不满地说:“外公~~我都17岁了,别老叫我轩轩!”

  “爸,你不了解情况,就别瞎搅和了!”

  郭凤英也不满地瞪了郭老爷子一眼,然后嫌恶地睨着梅若,心里愤愤地想:男人都一个样,就喜欢这种外表柔弱的女人,也难怪,她的丈夫、她的父亲都更中意郝梅若。

  “我怎么瞎搅和了?”郭老爷子回瞪了女儿一眼,然后拍拍自己的肩,扭头对梅若说,“丫头,别管他们,快给爷爷捶捶,今早多睡了会,全身不得劲。”

  郭老爷子的话,让梅若略微自在了些。虽然她此刻恨不得立刻消失,可她知道,如果就这样离开,只会让事情更糟。所以,她强行将玉手链塞在季文轩手里,然后硬着头皮去给郭老爷子揉肩她打就跟郭爷爷亲,这样的举止最常见不过。

  见儿子僵立在那,横眉冷对,丝毫没有将玉手链给赵敏的样子,郭凤英赌气地说:“已经在脚上戴过了,还还回来干嘛?”

  她说着,解下自己手腕上的红色玛瑙手链,“敏敏,这串玛瑙手链也是你季叔叔从新疆带回来的。”

  “郭阿姨,我……”

  赵敏心情复杂地怔在那,此刻终于回过神,却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一直以为,她和梅若之间,季文轩喜欢的是她。首先,她和季文轩同年同月同日生,而梅若晚一天,单从这点,就说明她和他更有缘分;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季文轩对她从来都是温文有礼、体贴照顾,相反,他对梅若并不是太有耐心,虽然也很照顾,但稍有不如意便恶言相向。

  此时她才明白:他对梅若的不耐、霸道、甚至训斥,都是因为他更在意对方……

  郭凤英打断了赵敏的思绪:“阿姨知道,这手链对你来说算不上贵重东西……但这是我的一片心意。来,我给你戴上。”

  说到“贵重东西”的时候,郭凤英故意停顿了一下,并斜了梅若一眼,意思很明显:手链对赵敏来说不算贵重,却是她郝梅若承受不起的。

  梅若不傻,又怎会听不出这弦外之音?她杵在那,脸上的表情完全僵住,双手也有些不听使唤,脑子里嗡嗡作响。

  “我……我家里有事,先回去了。郭爷爷再见,郭阿姨、沈奶奶、敏敏,季文轩,再见!”

  她说着,脚步僵硬地往门口跑去,等屋里的人反应过来,她已经消失在门口。

  “郝梅若!”

  “轩儿!”

  季文轩想追出去,被季母叫住。对上母亲从未有过的严厉眼神,再看着一脸茫然、无辜的赵敏,他再也迈不开步子。

  “阿姨,这手链……不适合我……”

  赵敏终于出声,制止季母。

  郭凤英既懊恼又泄气地停下动作。那条和田玉手链是照赵敏的尺寸做的,可这玛瑙手链给她自己量身订做的。她手腕细,她戴正合适的手链、戴在骨架偏大的赵敏手上自然有些勉强。

  她刚才是气糊涂了,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市是一座山清水秀、资源丰富的山城,二十年前,这里还只是个县城,后因驻扎,水电、有色金属的开发,迅速发展成一座规模不的新兴城市。

  流经市的翠江,是本省第二大河,由于河床的地势险峻,修建在市的水电站年发电量达几十亿千瓦,是本省重要的电力资源之一。

  此时此刻,梅若坐在水电站大坝上游的浅滩边,抱着膝盖掉眼泪。

  这里离随园区好几公里,从季家出来之后,她没有回家,而是一口气跑到了这。

  从很开始,有心事的时候,想哭的时候,她就会来这搬进随园区之前,驻军的家属区离河很近不同的是,以前,她的难过是因为那个没有温暖的家,是因为父母的冷待,而这次……

  一直以来,季家对她来说,是最温馨、最愿意去的地方,比赵家更具吸引力。跟赵父的冷酷寡言、赵母那微不可察的敌意相比,季家的人对她都很好。季叔叔、郭爷爷就不用说了,郭阿姨待她也还好。当然,她对赵敏更好。

  正因这样,半时前发生的事,对梅若来说太突然,也太意外。她怎么都想不到,罗汉玉手链是季文轩私自送她的,更想不到,季母会那样刻薄地说她……

  怪她欠考虑,昨晚不该收下手链。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季叔叔带回家的首饰,怎么可能是廉价的玩意?

  泪珠滑下脸庞,滴落在水面,扭曲了倒映在水里的那团身影。梅若抬手想去抹泪,面前突然伸过来一包纸巾。

  她诧异地扭过头,还盈着泪水的眸子里映出她最讨厌、最不想见到的那张脸。

  “你怎么在这?”

  问这话的时候,她窘恼地揩掉眼泪。

  见她不接纸巾,祝允明也没勉强。他不紧不慢地在她旁边坐下,望着水面说:“我看见你从区跑出来,就一路跟了来。”

  昨天那样被她甩掉,他很不甘心,所以今天又找了来。正犹豫是在区门口守株待兔、还是直接找上门,就见她眼睛通红、步履凌乱地从东区跑出来。

  想到自己的狼狈都被他看到了,梅若恼羞成怒:“你……你跟着我干嘛?”

  祝允明扭头瞅着她,眨了眨眼,答非所问:“我记得,你以前跑步从来不达标的,今天怎么跑这么快?害我差点没追上。”

  梅若瞪了他一眼,脸转向河面,决计不搭理他。反正,当年她最难堪、最耻辱的处境都被他看到过,不在乎这一点了。

  祝允明丝毫不在意她的冷待,又说:“你刚才从谁家出来?赵家还是季家?”

  他听隋义说过,赵、季两家都在东区。这一路上,他一直在想:她到底是从谁家出来的?看她的样子,显然是受了委屈。

  “……不要你管!”

  明明打定主意不搭理他的,可他的话,让她忍不住回了一句,语气蛮横的。

  她想不通,为什么他总能一下子戳中她的痛处。

  “是赵家吧?赵敏的妈妈给你脸色看了?”

  祝允明凭着自己对赵、季两家的了解,猜测地说。

  “别瞎说!”梅若下意识地否认,然后又气鼓鼓地说,“关你什么事?”

  她说完,“嗖”地站起来,准备离开。奈何,她从就有轻微的贫血,起身猛了顿觉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地往水里栽去。

  祝允明忙双手拉住她,“哎,怎么了?……头晕?”

  梅若撑着额头,待眼前恢复清明,立刻甩开他的手:“不要你管!”

  这一句,到底气势弱了些。不过,她瞥了一眼某张欠揍的脸,心底的那丝歉意顿时没了:如果他不来打扰她,她至于起身过猛么?

  祝允明无视她的不友善,只疑惑地追问:“难道是季家?季文轩他……欺负你了?”

  最后一句,他的声调明显拔高,让人很难不明白他说的“欺负”指什么。

  可偏偏,梅若就是没理解他的意思。她瞪眼看着他,讽刺地说:“祝允明,你以为季文轩跟你一样吗?他才不会欺负比自己弱的人!”

  “……那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祝允明略松了口气,疑虑却更大了。

  “我都说了,不关你的事!祝允明,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狗拿耗子’?”

  梅若以为,自己的话够损的了,祝允明该气得直跳才对,可出乎她的意料,对方竟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还咧嘴笑着说,“你的意思是,我多管闲事?不对吧,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咱俩同桌好几年,怎么也该修了五百年。你我这样的关系,怎么能说多管闲事?”

  除了无语,梅若别无对策。她也懒得瞪他了,转身准备走人。

  “郝梅若!”祝允明再次拽住她的手,脸上难得的正经,“我不知道你在季家遭遇了什么事,只想跟你说一句:不要为别人的不当或卑劣行径而委屈自己!这世上没人能剥夺你快乐的权利,包括你父母。”

  对上他认真、诚挚的目光,梅若彻底怔住。

  从来没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因为,没人真正清楚她在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就连她的赵哥哥,也只是以为她的父母缺乏责任心。

  也没人看得到她内心的煎熬、知道她有多不快乐,在所有人眼里,她一直是成绩优异、性格乖巧的好学生。

  她微张着嘴,却说不出话,眼底除了一丝不确定,还有涌动的酸涩和泪水。

  祝允明索性说道:“我知道,你在家过的不好,你爸爸根本不配为人父!还有你妈妈,没有责任心,没有爱心……”

  “你胡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梅若打断他,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此刻的激动,是因为委屈、还是被人窥探了隐私的羞愤。

  “我没胡说!你家里的情况,我都知道,很早就知道了……”

  祝允明扶住她的双肩,除了安抚,还担心她跌到水里。

  九岁那年,目睹她父亲打她耳光的时候,是他人生中最震撼的一次。他怎么都想不到,现实生活中会有当父亲的那样对自己的女儿,而且还是一向伶俐、乖巧的女儿。

  从那时起,他就知道她是不幸的。之后的很多细节,更让他猜到她在家的遭遇。

  “……那件事,我很抱歉。我没想喊我妈来,是李老师怕担责任、硬是通知了我妈和你爸。我也跟我妈解释了,是我招惹你在先,我没想到你爸会那样……”

  梅若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早就在眼眶打转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她打开他的手,失控地吼着:“不要说了!我不想听这些,也不想看到你!”

  她只想离开这里。奈何,此刻她身在浅滩中央的大石头上,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根本看不清通往岸边的石桩。

  “心!”祝允明拽住差点踩空的她,将她抱在怀里,“梅若,你别激动!我说这些,不是要打击你、或者让你难堪,我是……”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他从来没有羞辱她的意思,的时候,他也不清楚自己的心思,就是喜欢捉弄她,喜欢激她跟他斗嘴,大了才慢慢明白:他只是希望她能多看他一眼,多理他一会。

  可是,明白又有什么用?转学之后,他连见她一面都难!

  理了理思绪,他接着说,“我只是……希望你能更快乐。摊上这样的父母,是很不幸,但没必要因为他们的不堪,影响你的梦想、你的人生态度。”

  “……你已经高三,等上了大学,就能自由支配自己的人生。到时候,那些不快的事,那些不值得你尊重、亲近的人,都可以统统抛在脑后。”

  “……我知道你一直很坚强,可我觉得,你还可以更洒脱、更快乐一些。人的一辈子是为自己活,别人对你好,你就对别人好;别人对你不好,你大可以无视、甚至反击,就算暂时没有能力反击,也不必委屈自己、影响自己的心情,因为那不值得。”

  梅若完全被他的话震住,都没意识到自己此刻被他从身后抱着。他的话,正中她的心事,更让她心里豁然一亮。

  她也希望自己更乐观、更洒脱,可是,父母的冷漠、赵母的敌意、还有刚才季母的羞辱,都是她心头的刺。她越是渴望得到他们的肯定和关怀,越是想和他们好好相处,那些不融洽越是让她觉得委屈、难过,也越让她茫然、无措。

  这样的她,又怎么可能快乐?

  如今听祝允明这么一说,她突然明白:既然他们都不在意她、排斥她,她又何必在意和他们的关系呢?

  祝允明继续说:“你可以像对待我那样对他们!你对我,不是一向都很不客气吗?”

  说到这,他突然有种膨胀的自豪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是真实的、毫无保留的从不保留她的不快和厌烦。

  随即,他开始发呆,忘了往下说。这是他第一次如今亲密地贴近她,臂抱间的温软触感,让他情不自禁地箍紧了胳膊。

  他胳膊上的力道,终于让梅若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她本能地用上了赵笃教她的防狼招式:脚下狠狠一踩,同时胳膊肘猛地一掼。正处于神魂弛荡之中的祝允明完全没防备,噗通一声落水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