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窃明 » 第八节 插曲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八节 插曲

作者:大爆炸
  第八节 插曲

  “退兵吧。”

  黄石说完这句话以后,几位关宁军将领都用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他,全以为自己听错了。双方看起来都是千余骑兵,敌我兵力相若,而黄石又是著名的“万人敌”,几年来总是以少胜多。这些关宁军将领正杀得高兴,还以为黄石会鼓余勇前进、摧破后金后卫的,所以就纷纷请战想跟着分杯羹。

  “我说,退兵吧。”黄石语气淡淡地又说了一遍,同时传令召回探马。

  对方人数虽然不多,但黄石知道既然有两位旗主在,那他们身边随行的肯定都是后金精锐。对方缓速移动,说明后面可能还有后援。此地距离宁远已经快有二十里地了,这次救援行动自己可以说得上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黄石用几句简短的话概括了一下眼前的情况,关宁军只要脑子冷静下来也能看出双方兵力的悬殊。黄石直截了当地告诉几位关宁军将领:“兵法有云:先求不可胜在己,再求可胜在敌。诸君忠勇可嘉,本将一定会奏明天子。但眼下敌势汹汹,诸君来日方长,又何必逞一时之意气呢?本将决意退兵,望诸君勉为其难。”

  听黄石说都没有把握,几位关宁军将领马上也就泄气了。再说黄石已经答应要把他们的功劳报告上去,几位将军也就别无所求了。不过礼尚往来,几位关宁军将领也都深通世故,这个时候自然是花花轿子人抬人。他们立刻纷纷附议黄石的决定,异口同声地表示他们也同意退兵,黄石的这个决定真是太英明神武了。

  敌前退兵是比追击更复杂的战术动作,现在虽然敌军离得尚远,还没有正式遭遇,不能算是敌前。可是黄石觉得跟关宁铁骑打交道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这次救援行动,到目前为止都非常不错,行百里者半九十啊。

  今天来的时候黄石没有想得太多,但现在他的心情渐渐冷静下来。黄石担心让关宁军这些菜鸟押后,他们心里一发慌又撒腿乱跑,那这千余骑兵就又成赶羊了。黄石可不想回觉华的时候受关官宁军地拖累,落个一路溃退,把自己冒着生命危险赢得的胜利白白丢掉。

  后金军尚在数里之外。他们侦查并判断敌情也需要一些时间,黄石和自己的内卫每人一匹马,离宁远也没有太远的路,总不至于回不去吧。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黄石不动声色地跟几位将军说道:“你们先退,本将亲自押后。”

  分配完任务以后,黄石就让关宁军立刻开始退兵,他对几位将领推心置腹道:“以本将思之。对面的建奴披甲当有三千数左右,其中骑兵大约有一半,但建奴此刻已是胆寒,所以我军只要整军而退,他们必惊疑不定而不敢急追。”

  说完后黄石停了停。让他们能理解自己的意思,跟着又笑道:“诸君只要缓缓而行,建奴就不敢进攻,本将的性命就托付给诸君了。”

  几位关宁将领同声叫道不敢。然后就分头领兵退去。形势当然不会真的像黄石说得这样严重,从这里到觉华不过是几十里路,实在不行黄石凭借马力也可脱险。不过黄石一向认为,成就感对提高工作积极性很重要,荣誉感在军队中更是不可或缺,所以哪怕是退兵行动,费些唇舌去鼓舞军心也是值得地。

  关宁军果然队列整齐地缓缓退去。一直呆在黄石身边的章明河环顾左右都是自己人,就忍不住愤愤不平地说道:“大人。我们东江军杀敌在前,撤退在后,什么苦活、累活都是我们的,却让他们这些废物白白分功。”

  黄石正要解释,却看见洪安通脸上有不以为然之色,就示意洪安通也说说看法。洪安通当即就侃侃而谈:“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若无这一千关宁军,单凭我们长生岛一百内卫和章大人的二十骑兵。力量就小多了。就算我东江军人人奋勇,这一路杀来。必然也要折损不少人手。”

  见黄石微笑着连连点头,受到鼓励的洪安通说得也愈发流利起来:“大人常说:‘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还经常教育属下:‘先把熊打死,再考虑分肉’。属下以为,要是今天我们让关宁军打头阵,或是留下他们断后,最后打了个败仗,死伤无数弟兄不说,更会前功尽弃,那才真是吃了大亏呢。”

  黄石说道:“洪兄弟知我肺腑也。”

  洪安通在马上欠身,语气里含着掩饰不住的自得:“大人谬赞了,全是大人往日教诲。”

  见黄石又望向自己,恍然大悟的章明河也笑道:“大人深谋远虑,人所不及。”

  黄石重重地点了点头:“此战章兄弟立功甚伟,叙功当以为第一。”

  南关之战后黄石虽然一直给章明河撑腰,但自从复州战后章明河输诚投款后,黄石就什么功劳也没有落下他过。刚才黄石毫不避讳地让洪安通说那番话,显然已经是拿章明河当作嫡系将领看待,这点章明河心里自然也是有数,他谦让了两句以后也就不再多说了,心头不禁又是一阵窃喜,深为自己当初选择投靠东江军感到庆幸。

  “回到长生岛后,本将会设法为选锋营再补充三百火铳,”黄石笑吟吟的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事可一、不可再,以后章兄弟务必要小心,千万不可再有类似事情发生。”

  “卑职明白,请大人放心。”

  这时关宁军已经离开了两里地,长生岛地内卫侦骑也已经大部回拢,一个探马送上最新的报告:“启禀大人,建奴千余骑兵仍然缓缓前行,离此地还有七里多不到八里的样子,建奴还派出了二十侦骑来拦阻我军探马,因此不知道建奴有无后援。”

  “嗯,我们再等一会儿。”黄石看了看开始西沉的太阳。他打算等后金主力靠近到五里内再开始撤退,他这百名骑兵留在这里,就能起到阻碍后金军侦查工作的作用,如果自己地部队被几十名后金探马就逐退了,那他地虚实也就一下子暴露了。

  今天的军事行动可以称得上是完美,除了一件小事,那就是没有找到赵引弓的妹妹、妹夫,

  从觉华出发前赵引弓曾恳求过黄石。希望他能略微照看自己地妹妹和妹夫。但黄石告诉他战场上瞬息万变,而且夫妻二人是一个书生和一个弱女子,遇到如狼似虎的敌军恐怕是凶多吉少。黄石给赵引弓打过了预防针,让他最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赵引弓也表示了理解,更明确表示他认同黄石应以大局为重,不必为他妹妹、妹夫自处险地。虽然赵通判这么说,可黄石还是希望能碰巧遇到他的亲人,无论如何这总是救下两条命。但眼下看来这个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

  数里之外,

  莽古尔泰紧握着他心爱的大铁盾,神情肃穆地策马缓行在本部之前。刚才皇太极劝他不要走第一个,但莽古尔泰担心士气太过低迷,所以坚持要打头阵来鼓舞军心。皇太极和莽古尔泰已经命令无甲兵和包衣火速撤退。同时皇太极还让派人传令给他的正白旗,让他们立刻来这里增援。

  刚才皇太极帮莽古尔泰做了一番推算,结论还是黄石本身没有这么多骑兵,长生岛地后援按说也不会到得这么快。他们最后的结论是:黄石的兵力除了嫡系救火营和半个神秘地新嫡系营外。还可能把宁远的七个营和觉华的四个营拉出来追击。早上那两个营的关宁军应该是贪功冒进,但这次应该是黄石率领的主力。

  如果真是全力出击地话,十个左右的关宁军野战营和两个东江军的野战营,战兵在两万五千人左右,这么庞大地兵力大约是后金披甲兵地两倍,肯定不是后金后卫地三旗能抵抗地,但既然明军能追得这么快,那他们显然没有带多少辅兵。

  莽古尔泰判断明军这次是轻兵追击。除了战兵的盔甲以外什么辎重都没有带,所以才能急行军追上后金的后卫,因此总兵力应该在三万人到三万五千之间,后金虽然披甲兵较少只有一万两千人,但莽古尔泰和皇太极都不太看好关宁军地战斗力,所以他们不认为明军有什么兵力优势。

  觉华一战证明了关宁军并非全然不堪一击,但两位贝勒认为十一个野战营的关宁军也只有坚守的本事,野战的能力则很差。顶多和后金的无甲兵、包衣还有蒙古牧民一个水平。虽然得出这个结论。他们也不愿去拼,除非后金高层集体脑子里进水。否则绝不会接受一个高交换比的战斗。

  真正令两个贝勒不放心的是,这几万明军里有黄石直辖的三千精锐。眼下让后卫地正蓝旗去死磕三千东江军显然不现实,就是加上正白旗他们哥俩也没有把握。再说黄石还带来了两万多关宁军战兵帮忙,有了东江军做核心,关宁军也就未必那么好打了。既然加上正红旗也不敢说一定看好,那莽古尔泰和皇太极就只好先用拖刀计了。

  如果能靠天气再把明军的实力削弱上一、两成,莽古尔泰和皇太极都有信心掉头击溃明军。所以两位贝勒下令立刻放火烧毁沿途所有城堡、驿站、民居,总之就是任何能避寒的地方都绝不能给明军留下……今天晚上正蓝旗和正白旗集体睡帐篷,对面的明军走得这么快,想来是没有带宿营工具的了。

  莽古尔泰和皇太极的计划就是坚壁清野,让追在身后的明军一路喝西北风,如果黄石识趣就会乖乖地回宁远去,如果他非要追击,那几天后他的军队也就冻得半死不活了。当然,拖刀计虽好但也需要准备时间,如果黄石现在就一猛子冲上来,那什么计谋就都泡汤了。

  为了营造一种有恃无恐地气氛,皇太极和莽古尔泰立刻统领正蓝旗缓缓向后方移动,皇太极地正白旗大旗也立刻打了起来,以便增强威慑效果。期间后金探马流水般来报。证实了对面的领军将领确实是黄石,他们还看见黄石领着一百左右地骑兵堵在连山前谷地的入口处,所以无法侦探到山脊背后的明军部署情况。

  听说黄石身边只带了一百人,莽古尔泰和皇太极就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们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迷惑和担忧。莽古尔泰掐指算了算:“五里大约是一个安全地距离,我们不如就停在五里外吧,如果明军有几千骑兵追来,我们这一千骑兵也来得及撤退。”

  “明军火炮的射程大约是一里地。黄石那厮的步兵跑得飞快,很可能已经到了。嗯,他的大炮也跑得飞快,算时间差不多也快该到了。”皇太极没有搭理莽古尔泰,自顾自低着头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半晌后突然抬头笑道:“五哥,既然虚张声势,那索性就虚张声势到底吧。”

  莽古尔泰偏头看了看总喜欢把话只说一半的弟弟。有些不满地嘟哝道:“有话快说吧,我听着呢。”

  站在山谷口的黄石遥望着北方,后金军大队在五里外就停住了,然后就跑出来了百名骑士,打着两面大旗缓缓驰来。一直走到距离黄石两里外才止步不前。黄石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正蓝大旗和正白大旗,喃喃说道:“难道是有埋伏,打算诱使我进攻?可惜我根本没这实力。”

  本已经离开了的胡一宁又带着七、八个卫兵折返了回来,他说已经有金冠负责领着关宁军撤退。用不上他,所以就回来和黄石共进退。黄石也不好勉强胡参将离开,就让他留下了。

  此时对面地莽古尔泰也正仰着下巴眺望过来,他看着飘舞在山口的红旗,长吁了一口气:“看来明军主力尚未到达,那黄石也在等待援军,不然就是想诱使我们进攻,这也是他的惯伎。”

  “起码要隔绝他的哨探。不能让他观察到我军虚实。”皇太极见黄石不敢紧逼上来,也是长出了一口大气,看来明军的主力还没有到,对方也是心存顾忌,现在能拖一刻就是一刻,为辎重队多争取些撤退时间总是好的。

  两位旗主带着一百多马力充沛的骑兵,这支部队人数少、行动起来灵活,无论是黄石用身边的人冲击。还是有大批马队从黄石背后地山谷中冲出。他们自信都可以应对。而且离着两里远,明军的火炮自然也没有了丝毫威胁。皇太极觉得这么做既可以鼓舞士气,也可以让一向反应谨慎的黄石更难下决定。

  黄石看见对面的两位旗主和他们的卫队都下马了,他把手一招,长生岛内卫也都跳下了马,和他们地主帅一起站在了平地上。

  “我们再小站片刻,然后就该逃命去了。”黄石对身边的胡一宁、章明河还有洪安通小声笑道,他们三人也都轻轻颌首,谁都知道不可能骗过敌军太长时间,他们迟早会派人来进一步试探虚实的,那就是黄石该走的时候了。

  黄石估算着关宁军应该已经走远了,就接着又嘱咐了一句:“等他们派探马靠近地时候,我们集体上马,缓步行过山脊,然后发力北逃。建奴胆气已泄,唯恐落入我军圈套,必然会仔细侦查一番,等他们搜索完毕的时候我们估计都快回到宁远了。”

  黄石说完后他身边的人也都笑了起来,然后把这个命令迅速传开,两军隔着两里地又对峙了片刻后,皇太极掉头对莽古尔泰说道:“我们的辎重应该已经撤远了,敌军也迟疑不决,再过一会儿等我们的人开始焚烧周围的房屋时,黄石就能看破虚实,所以我们还是见好就收,这便去吧。”

  神情肃穆的莽古尔泰缓缓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转身打算上马离开,看见对面的后金军开始上马后,黄石也挥手让自己人都立刻上马,准备开始跑路,就在黄石、莽古尔泰和皇太极都打算飞速撤退地时候,他们突然听见西面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尖叫声……

  “救命!黄将军救命!”

  黄石顺着那声音望过去,等他弄明白情况后,真是被吓得不轻,发出喊叫的是赵引弓的大妹妹。在官道旁不到一里外的荒野里。她正和一个男人拉扯不清,那个人身旁还捆着一个人,竟然好像是赵二姑娘。风把赵大姑娘的喊叫声断断续续地吹了过来。

  今天凌晨赵大姑娘跟着丈夫离开后,赵二姑娘先是去向哥哥报告,可是赵引弓公务缠身不可能分身去追,所以赵二姑娘就急忙自行骑马追去,想把姐姐、姐夫叫回来。两营明军里有不少步兵,所以赵二姑娘一路打听着幸运地追上了他们。正在她苦苦劝说姐姐回去地时候。前面的明军就已经溃退了下来。

  姐妹二人和赵引弓地大妹夫混杂在溃兵中逃走,她们地马也被溃兵抢走了,所以就在这个山谷里找了一个洞躲藏起来。但不幸被一个后金包衣发现,赵引弓的大妹夫为了保护她俩当场被杀,这对姐妹也被捆了起来准备带走。

  刚才明军杀来地时候,那个包衣连忙把姐妹二人拖回洞里,然后拦住她们不让她们有机会乱动。黄石一直担心后金军反击,所以没有让明军仔细清扫战场。结果这三人虽然就在黄石的眼皮底下,却一直没有被发现。

  那个包衣胡乱给赵家姐妹嘴里各堵了一块布以后,就一直把主要注意力放在外面的明军身上了,因此没有发现赵大姑娘一直在偷偷地做着小动作。经过长时间地努力,赵大姑娘终于成功地设法把自己脚上的绳子解开了。还弄出了嘴里的那块布,接着就扑上去狠狠一口把那包衣的手咬了个鲜血淋漓。

  趁着那个包衣一惊之间,赵大姑娘就跳起来冲出山洞呼救,这就是皇太极、莽古尔泰、黄石和周围人听到的第一声女子尖叫。

  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不过黄石还是很快看清了大致情况,他冷哼了一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赵家的人,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不知道到底是勇敢还是愚蠢!”

  黄石以前认为赵二姑娘是个行动敏捷的人,不过这次实在是太不知深浅了。在危险的战场上,一个女子根本就是来白送死地。如果黄石和赵二姑娘交换位置,面对姐姐这种情况黄石尽管心里着急也不敢出去寻找。只能随她碰运气了,寻找的结果只能是再搭上自己一条命。

  从洞里跳出来后,赵大妹一边拼命喊叫,一边向着黄石的方向跑来,那个包衣一把没有揪住她,连忙把还被捆得牢牢的赵二姑娘扛上肩就向反方向跑去。赵大妹回头看见这个情景后,顾不得自己双手还被捆着,又急忙掉头追去。

  那个包衣肩上扛了个人。脚下自然不利索。紧跑了两步的赵大妹一头撞将上去,三个人就在地上滚做了一团。“黄将军救命!”赵大妹竭尽全力地喊了最后一嗓子后。就死死地咬住了妹妹地衣服,再也不肯松口了。

  也就是一转瞬,洪安通就认出了对面的人,他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还有外人,就对黄石大声叫道:“大人,属下这便去救人,请大人先行一步。”

  见黄石没有立刻行动,洪安通又急叫道:“大人尽管放心先行,属下拼却这条性命,也一定保得赵小娘子平安归来。”

  一边的胡一宁还在发傻的时候,章明河却已经从洪安通和黄石身上看出了点眉目,他也朝着黄石一拱手:“大人,卑职自幼苦练马术,愿和洪千总一同前往救人。”

  “你马术再好,一匹马驮两个人也跑不快。”黄石扫了一眼几百米外地上地三个人,接着掉头看了看北面的后金马队,那百多后金骑兵都一动不动,黄石感到有一道阴冷的目光从对面直刺而来,窥探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