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文学

首页|书库排行
/ 繁体版
当前位置:雅文文学 » 窃明 » 第五十一节 虎威
温馨提醒:“雅文文学”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五十一节 虎威

作者:大爆炸
  第五十一节 虎威

  在黄石原本的历史上,努尔哈赤攻打辽西时在身后留下了两蓝旗做向东防御,也就是大约有三分之一的野战兵力负责监视辽东毛文龙(全八旗有二百三十一个牛录,两蓝旗共八十二个)。而在这个时空东江军面对的仅有一个镶蓝旗而已,因此辽东的战斗比黄石原来的历史更没有悬念,后金从凤凰城到连山,从连山再到抚顺的整条防线都被东江难民武装摧破。

  陈继盛、孔有德等人出宽甸,悬师千里攻向辽中平原,毛文龙则率东江大队难民为后劲,在明军压倒性的兵力优势面前,地方八旗军和汉军完全无力抵抗。镶蓝旗作为唯一的后金野战集团,和历史上一样被如洪水般涌来的东江难民武装冲击得节节败退……如果不是更糟的话。

  没有了正蓝旗的协助,镶蓝旗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进行抵抗,济尔哈朗刮干净箱子底才拼凑出来的防御部队先败于咸宁堡,被孔有德突破太子河;后败于逢集堡,全军溃散退回沈阳,让明军强渡浑河后毫无阻碍的直趋沈阳城下,途中所费时间比原本还要少了一天。

  站在城头的济尔哈朗可以望见浑河上的渡口,大队的明军正从浮桥上蜂拥而过,这洪水一直流到沈阳城下才被城池分开,沿着两翼把城市包裹起来。济尔哈朗极目远眺,河对岸的滩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明军的人头,他们似乎还在砍伐树木,试图准备更多的渡河工具。

  天启五年来,济尔哈朗不止一次听到努尔哈赤透露出想迁都沈阳的意思,大批的旗丁、工匠也不断从辽阳向沈阳转移,似乎正式迁都就在眼前。但今年辽南的局面急转直下,长生岛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已经让后金军队泥足深陷了,所以迁都问题也就一拖再拖。

  除了提前一个月以外,整个辽东的战略形势和兵力优劣仍和原本地历史相仿佛,所以后续发展也仍然行进在必然的轨道上。三天前,济尔哈朗已经发出了紧急撤退警报,沈阳以东所有的烽火台都被点燃,上万旗丁抛弃了牲畜、房屋和农庄逃向沈阳。不过还是有些人没能及时逃入沈阳这座大要塞,这些旗民自然也遭到了同样的下场。孔有德把他们搜杀一空后,还将尸体堆在沈阳门前向济尔哈朗示威。

  入夜后,沈阳城周围的火光密如繁星,后金守军也全城动员,城墙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无数火把将城上、城下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城内也戒严起来。街道各处都点上火把,连那些十二三岁的小孩,六十几岁的老人,也配发武器,在全城各处巡逻着。提防城内汉民的不满,各家里也紧急地把包衣和阿哈的武器和铁器收缴,天知道这些奴才会不会反噬主子。全身披挂的济尔哈朗扶着城垛,看着下面的篝火汪洋。打着哆嗦气恨恨地说道:“东江军真比老鼠繁殖的还快,怎么打都打不完,一次更比一次多。”

  城下突然传来了大炮的轰鸣声,这是陈继盛的大队刚刚赶到了,本次出兵东江右协把他们的几门小铜炮也拉上了,虽然对付一般地小堡垒效果还可以,但却根本轰不开沈阳这样的大城城门,所以陈继盛就把它们拉到城旁的山头上架好。向城内胡乱开起火来。

  内城也偶尔传出几声房子屋顶被击穿或轰塌的凑趣声。东江难民武装的火力强度当然不强,也不会构成什么重大伤害,只是沈阳五年来没有遭到直接攻击了,无论是惊魂未定地逃难旗丁,还是居住在城内的八旗贵人,都被这连续不断的炮火轰击搞得惶惶不安。

  听着不时划破黑夜的凄厉孩童嚎哭声,济尔哈朗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凤凰城方向那里早就传来消息了。同胞哥哥阿敏说他正在防御掩护辽阳地防线。在东江军的压力下暂时也无力增援沈阳。他让济尔哈朗想办法靠自己的力量保卫沈阳,并争取进一步击退毛大游击队长。但无论是济尔哈朗还是阿敏本人,两兄弟都对后一个目标已经完全不报希望了。

  通向辽阳的报警烽火也已经点燃,加急的求援文书也已经在奔去辽西的路上了,济尔哈朗低声埋怨了一句:“莽古尔泰就知道抢、抢、抢,本来说好了打完旅顺就回辽东的,结果就一去不复返了。”

  其实在济尔哈朗心里,他估计即使莽古尔泰的正蓝旗在,也未必能顶住毛文龙这十几万“雄兵”齐出,不过总会比眼下这个局面强点吧。

  外面又是几声炮响,沈阳城内也燃起了一处火光,济尔哈朗望着黑夜中地辽阳方向,一溜的烽火如同笔直的光剑,直向西北刺去:“本来出兵就是为了抢右屯的粮食,结果越走越远收不住脚了,唉,也不知道汗王几天才能赶回来。”

  入夜前,黄石又一次召来了关宁军的六位将军,告诉他们只有最后一次上船的机会了,黄石马上就要命令小船离岸,如果他们不走的话就走不成了。六个人就又开始了痛苦地挣扎,鼻子眼睛都快拧成一团了,黄石觉得他们这次眉毛鼻子实在是不够用了,就找了个借口离开,把他们留在厅里私下商量。

  觉华的银库统共就这么大点儿地方,黄石离开正厅后不愿意在院子里吹风,结果就在库房里碰上了赵引弓,后者正端着账册仔细盘点着库存地五十万两白银。其他地几个文官看见黄石进来后,都急忙站起来打招呼,唯有赵通判只是挑了一下眼皮,就一言不发的继续忙着手头地工作。

  这情景让在场的人都觉得有些尴尬,自从黄石来过银库后,赵引弓就风风火火地组织人手点银子,自然谁都明白他是对黄石不放心。岛上的其他官员也都觉得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就算黄石真把银子搬走了,眼下也不是找茬打架的时候。何况这黄军门明显是仗着圣眷不讲理的,大伙儿认为要打击报复也得等打仗结束后再去内阁告黑状。但赵引弓却长叹说:“库银都是国家所有,保卫它们是我的职责所在。”现在制造矛盾地正主就在眼前,他赵引弓还在那里一五一十地点银子,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黄石倒是很洒脱的似乎什么也没看见,他把刚才对那几位将军的话又说了一遍,然后问屋里的文官们愿不愿意撤离。

  “我们不走。”蹲在地上检查一个箱子的赵引弓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语气淡淡的仿佛就跟说不去吃早饭一样,他把刚点好的箱子轻轻合上。在手里的账本上轻轻挑了一个勾,伸胳膊就去拉另外一个箱子,嘴里却毫不停留地说道:“本官守土有责,黄军门不必多说。”

  走回屋里里以后,又是领衔地姚与贤拍着胸脯对黄石说道:“末将等计议已定,都要与黄军门共进退,决不做临阵脱逃的鼠辈。”

  黄石的目光从另外几个人脸上扫过,大部分都是忧虑与希望并存的紧张表情。但也有两人躲在后面不停地流汗,其中一个人更是喉结反复上下滚动,不停地吞咽着口水,看向黄石的眼神里充满了乞求之色。

  但姚与贤抢在黄石张口询问前大喝了一声,还同时用力地推了那人一把。怒气冲冲地质问道:“我们才刚刚说好了要同生共死,怎么?一杯茶的时候还没过,就要反悔么?”

  被问的那人脸色惨白,结结巴巴地吭哧道:“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好了,”姚与贤回过头来,对着黄石昂然说道:“黄军门让小船离开吧,吾等誓与觉华共存亡。”

  天启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经过全岛男丁两天的拼命工作,觉华岛地防御体系已经基本构建完成。宁远前天响了一天的炮声,到昨天下午就变得很稀疏了。今天一早黄石就按照天启的要求,把尚方宝剑系在腰间,登上了为他搭起来的指挥台,俯视着前方的野战工事。

  这个指挥台高三丈三尺,底部是砖石和土垒,顶部是木制地梯塔,最上层是一个能容纳十人的平台。黄石站在这个平台上。不仅能把整条防线尽收眼底。更能把冰面的几里远景看个分明,同时还能得心应手地从两翼的瞭望台那里得到情报。

  内卫军官已经把黄石地大旗插上了指挥塔顶。丈六的大旗上写着一列镏金大字:“东江又副总兵”,这个旗帜上的称号和陈继盛的将旗有一字之差,“又副总兵”说明他是第二名获得副将称号的东江军官,这也清楚地表明了黄石的身份。

  棱堡、水平护墙和三道矮墙已经修好,最外面一道外墙基本就在冰、岸的结合位置上,每两道外墙之间大概都有二十米左右的空隙,内侧紧靠棱堡地第三道矮墙距离锐角棱堡的顶点大约有十五米远。

  大批的岛上男丁正在摆放棱堡水平护墙间的拒马和木栅栏,还在栅栏底部培上土,夯实来加固栅栏。后面还架着铁锅,辅兵们正在融化冰水准备浇灌加固这些栅栏和拒马,只有中间三十米的栅栏没有加固,这是要给步队留着的大门。再往后二十米就是新建的大批草屋和木屋——长生军士兵的住宅区和避寒处。

  除了被服以外,这些屋里也都准备好了布匹、木炭和烧水器皿。一旦士兵在战斗中负伤,他们马上就能被转移到这些野战营帐中,军医胡青白还亲自检查过了所有地地火塘,并且严格要求火塘要随时点燃,在这种季节里作战,严寒能把最微不足道的小破口变成致命伤。

  在黄石地印象里,历史上觉华关宁军连凿了三天三夜的冰,无数的人冻死、冻伤、冻掉手指,精疲力竭之时被后金军随随便便一个冲锋就崩溃了。所以自从昨天上午修好了三道矮墙后,黄石就下令让四个营的关宁军也进入休整状态。这虽然稍稍拖慢了工程进度,但今天早上那七千关宁军官兵也大都恢复了体力,可以精神饱满地投入作战了。

  将旗一下下挥动着,数里长战线上的旗帜也纷纷应旗,望着身前的上万官兵,如密林般的枪戟旌旗。真让黄石有种豪情充溢胸腹,几欲破体而出之感。应旗结束后,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太子少保、所向披靡的无敌军神——黄石左手扶着尚方宝剑,右臂抬举在身前,缓缓转动着身体向四周地将士们招手致意。下面仰望着他的数万战兵、辅兵顿时齐声发出欢呼声,就连岛中的军户、妇孺和商人,也尽皆激动万分,还有不少人已经被这气氛感动得热泪盈眶。

  巳时才过。两翼的哨塔就几乎同时发出了警讯,不久,黄石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排黑色的人影,这条黑线摊在冰层的安全地带,正冲着长生军的阵地而来。敌军从冰面上还未散去地薄雾后慢慢露出,就如同一道墨迹似的,缓缓从黄石眼前白纸一样的背景上透出。

  当敌军进入了阵地前五里地后,黄石也从板凳上站起身。走前两步扶住栏杆眺望过去,雾中的敌人隐隐约约,看得不太真切,黄石自嘲地笑了一下:“要是有热像仪该多好啊,不。就算给我个望远镜也不错啊”。他身后的瞭望手和传令兵也绷紧了神经,一个把眼睛蹬到最大想把敌人看得仔细点,一个随时准备传达命令,将部队从避寒处派到防御工事上。炮垒里的炮手也抓住了绳索。随时准备掀开火炮上的蒙布。

  但备战的命令始终没有下达,黄石看着停在几里地外地敌军大队,看着他们逡巡在外侧矮墙百米外的游骑身影,发出了一声冷笑:“建奴怎么现在胆怯如此了,见到我的旗号连火力侦察都不敢么?”

  领军前来的正是镶黄旗蒙古左翼武讷格,努尔哈赤崛起后,这个蒙古人慕名带着十二人的强盗团伙投奔后金,高兴地努尔哈赤给了他丰厚的奖赏。从那以后。投奔后金的蒙古强盗越来越多,到这个时候已经有三千多兵,这些蒙古人被努尔哈赤分为蒙古左翼和右翼,其中隶属镶黄旗的蒙古左翼就是交给武讷格指挥地。

  这次蒙古左翼跟随努尔哈赤进攻辽西,而蒙古右翼则留在辽东防备毛文龙,武讷格原本非常满意这个安排,因为这次进攻中后金军收入颇丰,他的蒙古左翼装备率也大大提高。一路上后金军抢劫连连得手。更有不少蒙古牧民闻风来投。希望能在后金军里混口饭吃,现在武讷格的手下已经有了两千多蒙古人了。

  昨天听说觉华是宁远的物资转运中心。有大把的粮食布匹,而且现在海面已经冻结实以后,努尔哈赤就派武讷格来取这些仓储,听说岛上有四营关宁军后,努尔哈赤还特别拨给了武讷格两黄旗的甲兵八百人。今天一早,武讷格就信心十足地带着这三千来骑兵来攻觉华,路上还想着要好好把手下的盔甲配齐,自己再多抢一个小娘,再截留点钱粮布帛什么的,直到他看见了黄石地大旗……

  派出去的探马一个接一个的灰溜溜地跑回来,拨给武讷格的这两黄旗八百甲兵有五百曾参加过复州之战,他派过去的探马都是以前面对过黄石军旗的士兵。这些探马异口同声地证实了对面的敌人——正是三年来负有盛名的东江镇长生岛官兵,而且还是他们地大头目黄石亲自领军。

  发现敌军后长生岛地内卫派出了探马,其中一个人还在矮墙外斩杀一敌,那个内卫把首级挑在枪尖上,沿着整条战线耀武扬威地转了一圈,这种英勇行为更引发了明军的大片彩声,一如南关前哨战时地场面。

  这些内卫侦查后也转回黄石的指挥塔下大声汇报,确认了对方的旗号后,黄石微微颌首,对身旁的传令兵轻声说道:“列队,骂阵。”

  不久以后,武讷格一伙儿就听见了从远方传来的喊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喊声也变得越发的强烈,从敌阵的中央一直蔓延到两翼的山头。

  此时,这几天一直紧紧站在黄石身后的姚与贤也奋力挥舞着拳头:“武讷格,是来送死的么?”

  这声震耳欲聋的大吼就在黄石脑袋边炸响,让他身子也是一偏,姚与贤尴尬地后退了一步,姚参将才站了稳脚步,下面又是万军的齐声呐喊:“武讷格……”

  更用力的沉胸吸气后,姚与贤再次锰地踏上一大步:“是来送死的么?”

  “……来送死的么?”

  “……送死的么?”

  两翼山岚的回声语调中也充满了讥讽和不屑……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